经济导刊
分享:

欧阳君山:王岐山为什么强调“不平等”问题

欧阳君山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2015.09.26 20:30:34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现行市场经济再楚楚动人,但一个两极分化不可避免,已足以让中共对现行市场经济——更遑论所谓新旧自由主义——永远持保留态度!这甚至与中共的主义与问题无关,在中华大地,无论江山谁主,也不管什么意识形态,都不可能不警惕两极分化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现行市场经济再楚楚动人,但一个两极分化不可避免,已足以让中共对现行市场经济——更遑论所谓新旧自由主义——永远持保留态度!这甚至与中共的主义与问题无关,在中华大地,无论江山谁主,也不管什么意识形态,都不可能不警惕两极分化。说一千道一万,两极分化就是中华民族的邪路!王岐山强调不平等问题,决非一时兴起,而是有备而来,甚至有可能大有来头,反映着中共在治国理政上的新动向。

——题记

 

老王跑题了么

 

就在舆论还没有完全消化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公开明确谈论中共“合法性”问题的时候,“无界新闻”921日推出一篇略显反弹琵琶的关连文章,标题十分抢眼,叫《王岐山最让老外震撼的话,竟然不是“中共合法性”》;来头也不少,被采访的对象叫马丁·雅克,乃连续两年参与“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的学者嘉宾——没错的,就是2009年以《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成名天下知的英国学者。记者问:“和王岐山的见面会上,他谈了哪些内容?”雅克先生在回答中提到:“他讲话给我最大的冲击,是他多次强调了‘不平等’问题。在我看来,这是他讲话的中心论点。他说必须解决不平等问题,如果不解决,中国社会无法继续下去。”虽然王岐山在见面会上的讲话至今没有全文公开,但应该可以肯定,雅克所言属实,而且与之前对见面会的解读文章《重大突破!王岐山首论“合法性”》也不冲突,“合法性”是首提,“不平等”是重点。

 

舆论普遍对王岐山开谈中共合法性感觉意外,这可能有点莫名惊诧了,拙文《王岐山没有说破的中共“合法性”》已分析指出,作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谈论中共合法性就像医生谈论人的生老病死一样自然而然,合法性问题完全属于党建范畴。倒是“不平等”真有点跑题,虽然可以从“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的主题即“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自然延伸到不平等问题,但纯粹从学术讲,不平等问题更多属于社会范畴,不与反腐败及“从严治党”直接相关,严格讲,不在党建范围之内。具体不清楚王岐山在见面会上是怎么“跑”到不平等话题的,可能是从“执政党的使命”自然延伸过来,也可能是从中共“合法性”自然延伸过来,还可能是回应某一位嘉宾在对话会上提出的相关说法或问题,但不管哪一种情况,王岐山大谈不平等问题,应该都不是一时兴起,而属于有备而来,要不然不可能“多次强调”,而且“非常认真”,“说话非常有权威”,更不太可能让雅克感觉“给我最大的冲击”。

 

不平等消减执政合法性

 

那王岐山为什么有备而来重点谈不平等问题呢?首先,这应该反映了王岐山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尤其是中纪委书记的职业敏感,社会不平等特别是两极分化,破坏社会可持续发展甚至社会稳定,消减执政合法性,甚至威胁政权稳定。在中华历史上,一个王朝之所以由盛而衰乃至最后倾覆,原因首先往往在于官僚机器的臃肿乃至失控,但就社会层面而言,症结主要在于社会不平等加剧,两极分化愈演愈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现代西方世界,由于政治平等一定程度上的实现,更主要的是经济不平等,虽不至于威胁政权尤其是社会稳定,但也导致政党轮替,有时候也招致社会乱局,典型如2011年在世界金融中心纽约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因为社会不平等消减执政合法性甚至威胁政权稳定,作为中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居安思危,为不平等问题敲响警钟。

 

基尼系数已经高危

 

其次,这也反映了王岐山对当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了然于心,的确是社会不平等已发展到相当危险的程度。拿经济不平等来讲,1978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317,国家统计局2000年公布的全国基尼系数为0.412,已越过0.4的国际警戒线。在长达8年的空窗后,国家统计局在2013年元月一口气发布了过去10年的基尼系数,其中最近的2012年为0.474,高于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基尼系数平均值0.44(2010)。按多家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测算,中国的基尼系数早已超过警戒值0.5。西南财经大学2012年底公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结果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的基尼系数高达0.61。还有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为1%左右。正因为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并愈演愈烈,《人民日报》2015年元月曾刊发《一些贫者从暂时贫困走向跨代贫穷》的报道,引发各方关注和热议,经历丰富的王岐山不可能对当下的贫富分化胸中无数。

 

小平同志的严防死守

 

第三,这还反映出王岐山对社会主义理想的内在认同。平等是人类理想的重要内涵,更是中华传统大同理想与马克思共产主义理想的鲜明特征,乃中国共产党人的实践进取目标。可由于社会主义实践的曲折与挫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国情出发,中共在政策上把效率摆到了更加优先的位置,用小平同志的话讲,“发展才是硬道理”。但这并不是对平等目标的放弃,更不是中共改弦易辙,“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只是发展阶段的定位,并非社会主义性质的改变。纯粹从政策上讲,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小平同志虽然强调了“发展才是硬道理”,但也高度警惕两极分化,早在1985年就明确告诫:“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地走了邪路了。”把两极分化上升到“失败”甚至“邪路”的高度,足见小平同志之严防死守。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用小平同志自己的话讲,“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大约在“南方谈话”后一年半,小平同志对弟弟邓垦不无忧虑地指出:“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问题至今已相当严重,从居高难下的基尼系数看,也包括从局部如系关民生的房地产市场看,中国是不是已社会主义严重不足乃至偏离社会主义了呢?反正网上有一种声音比较流行:不要“中国特色”,只要“社会主义”!从这一意义上,王岐山强调不平等问题,不只反映了对社会主义理想的内在认同,更反映出直面现实的勇气。

 

两极分化是市场经济顽疾

 

第四,这可能也反映王岐山对现行市场经济的某种深层隐忧。不平等尤其经济不平等是如何形成的?王岐山虽然“多次强调”不平等问题,但从迄今为止的媒体报道看,并没有涉及问题背后的原因。从经验层面讲,经济不平等与现行市场经济如影随形。这几乎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即自由主义供认不讳的,被誉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就明确表示,哪里有巨大的财富,哪里就有巨大的不平等。市场经济后来经历了一系列调整和完善,而且融合了凯恩斯主义,引进了政府“看得见的手”,但仍然不能避免两极分化。以遭遇过“大萧条”的美国为例,20139月,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国巴黎经济学院和英国牛津大学的众多经济学家联合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1%的最富有人群在2012年的收入占全民年收入的19%以上,创下1928年也即大萧条以来的最高纪录,两极分化的风光“今朝更好看”。在市场经济模式上,中国不同于美国,戴着一顶“社会主义”盖帽,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尽管被批评为自由度不足,而且保留大量国有企业,但改革开放以来基尼系数大幅上升的事实证明,自由度不足且仍有大量国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能遏止两极分化,而且两极分化似乎来得更快。先作为计划经济的亲历者,后作为改革开放市场化改革重要的参与者,王岐山实实在在见证了现行市场经济导致两极分化的事实及过程,这可能正是他多次强调不平等问题背后的深层隐忧。

 

中共凭什么紧抓国企

 

总之,王岐山非同寻常地强调不平等问题,决非一时兴起,而是有备而来,甚至有可能大有来头,反映着中共在治国理政上的新动向。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领导集体敢作敢为,各方各面气象一新。在经济领域,一方面,市场化改革得到大力推进,标志如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决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市场化改革也得到反省甚至梳理,某些方面表现出审慎甚至保守,典型如今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虽然该文件强调国有企业“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但按自由市场本身的逻辑,国企的确与自由市场有不合之处,这大抵也属于国际社会主流看法。可中共为什么仍然要求“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呢?原因应该在经济之外,典型就是现行市场经济导致两极分化,世界上似乎还没有哪一个国家既推行市场经济而又避免两极分化。这可能正是中共紧抓国企不放的底气所在,国企或许存在效率问题——按一些经济学家的计算,国企的效率极其低下——但一般而言,特别是相对外企民企而言,国企至少有助于克服不平等,不会带来马克思所批评的“一边是财富的积累,一边是贫困的积累”,至少难以把绝大多数人抛弃,更不可能让极少数先富起来的人移民一走了之!

 

201212月,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和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联合发布《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数据显示,个人资产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超高净值企业主中,有27%已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个人资产超过一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的人士不是在考虑投资移民,就是已快完成移民手续。如果极少数先富不带后富,反以移民一走了之,为什么要把机会拱手让给极少数?就是不论两极分化,这也是批评中共紧抓国企不放的人士必须回答的问题。《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开门见山:“国有企业属于全民所有,是推进国家现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怎么讲呢?如果现行市场经济能够避免两极分化,国企存在的理由就更加稀薄了,症结在于两极分化不平等!从这一意义上讲,中共坚持紧抓国企,实际上属于代表普罗民众的自然反应。

 

两极分化是中华民族的邪路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现行市场经济再好再美再楚楚动人,但一个两极分化不可避免,已足以让中共对现行市场经济——更遑论所谓新旧自由主义——永远持保留态度!这甚至与中共的主义与问题无关,在中华大地,无论江山谁主,也不管什么意识形态,都不可能不警惕两极分化。说一千道一万,两极分化就是中华民族的邪路!原华西村带路人吴仁宝先生的座右铭说得好:“家有黄金数吨,一天也只能吃三顿;豪华房子独占鳌头,一人也只占一个床位。”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财富过度集聚都是资源的浪费,甚至人生意义的扭曲——不排除王岐山对不平等问题的强调包含有对人生意义的深厚寻思。

 

舆论最近热议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共产主义,团中央有关媒体还与某“大V”打起嘴仗来。实际上,共产主义乃中共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这是《中国共产党章程》在总纲中明确规定的。从现实讲,缩减社会不平等已然是中共迫在眉睫的任务——这或许也是习近平重提共产主义的主要用心,因为平等正是共产主义的重要内涵。王岐山说得对,必须解决不平等问题,如果不解决,中国社会无法继续下去!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3年10期

总期号:293期

2023年09期

总期号:292期

2023年08期

总期号:2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