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世界政治的评价体系需要有“中国标准”

张树华 来源:《经济导刊》2015年8月 2015.10.19 21:30:42
这些年,国际上一些国家或非政府组织热衷于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政治评价或排行。由于西方大国主导着话语权,这类政治评价或排行多是反映西式“民主”、“自由”的政治价值观,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则常常面临“被排名、被贬低”的尴尬局面。

这些年,国际上一些国家或非政府组织热衷于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政治评价或排行。由于西方大国主导着话语权,这类政治评价或排行多是反映西式“民主”、“自由”的政治价值观,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则常常面临“被排名、被贬低”的尴尬局面。

201412月初,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发布2014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报告。该报告罔顾事实,不计中国强有力的反腐倡廉行动和效果,将中国的排名大幅下调20位,从2013年的世界第80名降至2014年第100名。几天后,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也发表年度报告称,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排名中,中国、叙利亚和伊朗三国表现最差。上述三国在65个国家和地区的网络自由度排名中垫底,中国倒数第三。

综上,实有必要根据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研究发布中国版的“世界政治发展(力)评价报告”。

西方评价指标体系的“傲慢与偏见”

二战结束以来,国际上针对各国政治发展状况进行评估的研究与实践活动在西方悄然兴起。上世纪50年代,随着科学行为主义方法在美国政治学界的兴起,以经验研究和量化研究为主的实证研究方法开始在西方政治科学界广泛流行。一系列相关的政治评价指标、指数和排行榜等相继产生,如“世界各国自由度”、“民主指数”、“全球和平指数”、“全球幸福指数”、“失败国家排名”等等。

尽管国际上各类评价指标、指数及排行名目不断增多、花样不断翻新,但当前国际政治测评领域仍呈现出一种明显的扭曲状态,即西方唱“独角戏”,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持续性“失语”。这种以西方国家价值观体系和政治现实为依据的评价体系,是不能真实反映世界政治发展面貌。例如,20146月,总部位于澳大利亚悉尼的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了2014年度“全球和平指数”排行榜。在全球162个国家和地区中,日本持续几年被纳入“全球最和平国家”之列,居第8位,高出中国100位,再次成为“亚洲最和平国家”。同样是20146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与和平基金会发布了2013年世界“脆弱国家指数”排行榜。也许是受国际舆论特别是非洲发展中国家的谴责,《外交政策》杂志2014年将这份自2005年起每年发布的“失败国家指数”改名为“脆弱国家指数”。在178个国家中,中国获得79.0分(满分为120分),排在第68位;日本则排在157位,远离“脆弱和失败”,与其他西方国家一起处于稳定、成功国家之列。很明显,上述两份排行榜都无一例外地显示了西方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排斥和否定。

无论是评价指标的选取、发布机构的属性、还是发布的动机等,现有的西方评价指标体系无不带有浓厚的西方思想传统和政治利益。以英国《经济学人》旗下“经济学人情报社”发布的“民主指数”为例,它以选举进程和多元化、公民自由、政府运作、政治参与、政治文化等五个方面为考察维度,在全世界167个国家和地区的受访者中展开问卷调查,最终以010分的民主指数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现实的民主状况进行量化测评。根据这一指数,中国大陆2012年的综合得分为3.00,排名第142位,创该指数2006年首次发布2.97分之后的“新低”,这无疑是对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政治发展取得重大进步的选择性失明。实际上,无论是强调选举进程和多元化,还是突出公民自由、政治参与等因素,这些指标无一不是以西方的价值观为理论预设。可想而知,以上述设定的变量来考察非西方国家,其结果必然难以反映各国真实的政治发展状况。

西方“排行榜外交”的实质

当今世界,思想政治领域的较量与斗争日趋白热化。在西方各类所谓“客观”、“中立”的政治排行的表象背后,折射出的是日益激烈的国际话语权较量以及更深层次的政治斗争。

目前,国际政治领域的排行至少呈现出以下三大特征:一是有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属性和战略意图;二是多以西方政治模式为样本,借用选举、多党竞争等民主、自由、人权为指标来评判;三是西方世界掌握了评价标准制定权和话语权,多由非政府组织、媒体和大学、研究机构一起发布。这实际上是西方世界打着学术研究和客观评价的幌子,利用“民主、自由、人权”等片面性指标对世界各国进行政治排名,借以塑造自己道德的“高尚”和政治的“优越”,贬低、影响甚至操纵他国政治。借助上述政治评价和排行榜,西方大国混淆国际舆论,推行所谓“排行榜外交”,借机向非西方国家搞“民主人权输出”,最终实现其地缘政治利益和远期的战略意图。

简而言之,政治评估与政治排行,是继“大棒外交”、“胡萝卜外交”以及利用全球媒体推销“普世价值”的“扩音器外交”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掀起的又一轮“软实力较量”。它反映了话语权的较量,成为国际间争夺软实力和政治影响力的重要战场。

2006年,为应对西方幕后频频策动的颜色革命浪潮,俄罗斯总统普京及时提出了“主权民主”的口号。与此同时,俄罗斯官方组织外交部直属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联合社会规划研究院和《智囊》杂志,及时推出了俄罗斯版的《当代世界政治详图》。俄罗斯学者一反西式的政治评价方法,建立了100多组初级数据库,运用大约60组量化的客观统计参数,通过对“国家主权性指数、国际影响力指数、内外威胁指数、生活质量指数以及民主制度基础指数”五组综合数据,对世界上192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进行了比较排行。之后,俄罗斯外交部将该成果的俄、英版本提交联合国,其目的就是反击西方大国在国际政治中的政治偏见和“双重标准”。

研究制定“中国版”的世界政治发展评价体系

目前,国际上恰恰缺少类似的对世界各国政治进行全面性和综合性评价的指标体系。为全面展现东西方国家的政治特色和优势,争夺国际政治话语权,展示中国的软实力和政治竞争力,迫切需要通过全面、客观与科学的比较研究和数据分析,对全世界各国政治发展的历史和现状进行科学考察与评估,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制定出富含中国特色并兼具国际解释能力、强调综合性政治发展力和竞争力、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世界政治发展(力)评价和测量体系”。

我国有必要整合相关研究力量和资源,权威社会科学机构、有关高校和媒体,收集和处理相关数据,结合国际已有的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制定并定期发布中国版的《各国政治发展(力)指数评估报告》,以进一步扩大我国社会科学的创新力和影响力。研究和及时发布中国版“国际政治发展(力)评价排名”,以冲破西方垄断政治话语的现有格局,提高中国学术的“思想力和影响力”,占领世界学术理论和政治评估与舆论传播的制高点。

近两年来,国际上对西方政治弊端的反思越来越多,对西方大国大肆向外推销民主的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强烈。我们完全有理由更加自信地阐释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针对国际上流行的各种版本的“政治、民主、人权排行榜”,中国学术界应重点研究中国政治发展中的“政治发展力”和国际间“政治竞争力(保障力)”,提炼和归纳中国的政治经验和思想价值,增强思想自信力和理论说服力,让新的政治发展评价体系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包容性和更强的理论适应性。中国版的世界政治发展评价体系应注重考察政治进程的“发展性、稳定性和功能性”,以“全面的、科学的政治发展”为目标,重在比较和分析世界各国的“政治发展力”和“政治竞争力”,通过对各国政治的“主权性、民主性、稳定性、制度性、有效性、法制性、廉洁性”等参数进行主客观评价,客观全面地展现出一个时期里世界各国人民在政治舞台上的发展与进步。

精彩句子:

尽管国际上各类评价指标、指数及排行名目不断增多、花样不断翻新,但当前国际政治测评领域仍呈现出一种明显的扭曲状态,即西方唱“独角戏”,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则持续性“失语”

政治评估与政治排行,是继“大棒外交”、“胡萝卜外交”以及利用全球媒体推销“普世价值”的“扩音器外交”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掀起的又一轮“软实力较量”。它反映了话语权的较量,成为国际间争夺软实力和政治影响力的重要战场


* 张树华,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民主化悖论:冷战后世界政治的困境与教训》的主要作者。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

2022年02期

总期号:2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