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冷战与美国的霸权

鲍盛刚 来源: 2022.04.25 10:14:06



已故美国社会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沃伦斯坦认为,对美国而言,前苏联解体是个灾难!伊曼纽尔分析到:“虽然许多评论家欢呼1989年是美国统治下和平的开始,但我的论点正好相反,它标志着美国统治下和平的终结。冷战才是美国统治下的和平。冷战结束了,因此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现在已经终结。”他说:“我知道没人这么说,他们只是说这对美国而言是个巨大的胜利,但它确实是个灾难。”那么,他为什么这样认为,而目前种种迹象是否表明,美国为了再次伟大,再次回到美国统治下的“和平”,正在把世界推向新冷战?

冷战是美国霸权的基础

对于冷战的认识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乔治·凯南的版本,一个是尼古拉斯·斯皮克曼的版本。前者可以称之为“苏联行为的根源”,后者可以称之为“美国行为的根源”。前者认为冷战源于前苏联的扩张本性,美国的“遏制”战略是对前苏联的反制,冷战是美苏两大阵营的对抗与博弈。后者则认为冷战源于美国的全球战略,目的在于建立一个分裂与平衡的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格局,阻止出现国家或国家间的联盟,形成一个主导性的势力,从而威胁美国的安全。所以,冷战的结束,对于美国来讲未必是一件好事。显然,两者比较,后者更能说明冷战,也更能够说明目前美国的行为与战略意图。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面临再一次的战略选择,是选择“孤立”还是“干预”?对此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认为,这两种政策不仅代表了为保护美国安全与利益而推行的两种不同计划,而且也代表了意识形态观念与政治同情方面的深刻差异。他认为,如果美国选择再次退回到“孤立”的防御政策,认为浩瀚广阔的大西洋和太平洋为美国提供了“一道抵御来自欧洲或亚洲侵略的坚不可摧的屏障”,那么这种观点是一种危险的错觉。美国应该选择“干预”政策,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并将此看作是确保普遍和平与美国自身安全的手段。因为不墨守成规、与时俱进是判断好政策的标准。斯皮克曼有一句名言,概括表达了他的战略思想,即“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统治了欧亚大陆;谁统治了欧亚大陆,谁就掌控了整个世界的命运”。而要控制边缘地带,就要控制欧亚大陆的两端,不能允许在欧亚边缘地带出现国家或国家间的联盟,威胁美国的安全。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欧亚大陆两端的主要国家处于对立与相互牵制的状态。所以,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是美国霸权存在的先决条件,它既是一个地缘政治框架,也是一个地缘经济框架。斯皮克曼将此战略称之为“和平地理学”。

冷战是美国霸权的基础,没有冷战,就没有美国的霸权。首先,冷战确立了美国霸权的地缘政治框架,打造了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在欧洲,让俄罗斯与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相互争斗,相互牵制,美国自己则以平衡者、和平自由的维护者自居,并制造了一个所谓自由世界与专权世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对抗的假象。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则让中国、俄罗斯与美国盟友日本、韩国、菲律宾等相互对峙、抗衡,其逻辑与美国在欧洲的所为如出一辙,目的也是为了打造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分裂但平衡的亚太体系。

冷战确立了美国霸权的地缘经济框架,确立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经济体系,冷战成了美国经济繁荣的催化剂。当时美国总统杜鲁门信心十足,趾高气扬。他被告知,美国的好时光因为冷战可以维持到1952年甚至以后更久的时间。冷战的需求如果加以充分利用,几乎没有穷尽。

冷战既是对外的,也是对内的。对外建立和维护了美国的霸权,对内则维护了资本主义的统治。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一书中写到:事实上,战争的特点已经改变,说的更准确点,发动战争的理由在重要性顺序上已经改变。在我们当今这个时代,战争是由统治集团向着自己的国民发动的,而且战争的目的不是为了去攻陷或者防止被攻占领土,而是保持社会结构不变,变成统治集团为了自身利益玩弄民众的把戏。重要的是保持民众的精神状态是恐惧、仇恨、无限敬仰和欣喜若狂。换句话说,他们应该具有和战争状态相适应的心理状态,战争是否发生没有关系,需要的只是保持战争状态。此时的战争从根本上讲,已经改变了性质,战争即和平。

美国企图再建一个分裂的欧亚大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20年,是美国的“黄金时代”,因此有人将20世纪称之为“美国世纪”。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二战后的最大危机弥漫在大洋彼岸,将美国与西方从大萧条中解救出来的凯恩斯主义,40年后却成为通胀与失业的罪魁祸首。前苏联的尖端科技似乎开始领先美国。越战的“沼泽”不仅埋葬了财富和生命,也让美国社会处在撕裂的边缘。日本与德国经济崛起,最关键的是“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这个让美国霸权赖以存在的基础发生了动摇。一时间,美国衰退论、美国世纪终结论成为时髦的话语。

1981年,70岁的里根入主白宫,开创了“里根经济学”,以全盘新自由化代替了凯恩斯的国家干预理论,由此开启了美国经济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革命”。那么,真的是新自由主义拯救了美国吗?现在看来与其说是,不如说正是新自由主义再次导致了目前美国的衰退与危机。由此,特朗普曾经评论到,新自由主义是傻瓜经济学。事实证明,让美国走出困境的是里根时期的“星球大战”计划,这一计划无异于发动了一次新冷战,因为它重新团结了盟友,拖垮了前苏联,压制了日本。更为关键的是,美国重建了一个以其为主导的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这既是美国霸权赖以存在的地缘政治框架,也是地缘经济框架,从而使美国“再次伟大”。1991年前苏联解体,世界合二为一,人们欢呼“历史的终结”。后来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讲到,前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地缘政治的悲剧。但是,目前在美国也有许多学者认为,冷战结束对美国来讲也是一个灾难。

现在美国有媒体认为,二战结束,最后的赢家是德国与日本,而不是美国,因为德国与日本在战后的经济复苏与崛起动摇了美国的霸权基础。而冷战结束,最后的赢家是中国与俄罗斯,中国与俄罗斯成了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又一次面临地缘政治的挑战。事实上,关键就在于冷战结束后,“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这个美国霸权赖以存在的基础发生了变化。此种情况人们并不陌生,类似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而目前种种迹象表明,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让世界重新回到美国统治下的“和平”,美国正在试图把世界重新推回到冷战。

当下美国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利用乌克兰危机和台湾问题,挑起欧亚大陆两端的冲突,再建一个分裂但平衡的欧亚大陆。这既是美国霸权赖以存在的地缘政治框架,也是美国得以繁荣的地缘经济框架。那么,事态发展果真会如此吗?难道在这个世界上,如俾斯麦所讲,上帝会只偏爱美国吗?

(编辑  杨利红)



* 鲍盛刚,原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现就职于加拿大海外集团。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7期

总期号:278期

2022年06期

总期号:277期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