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观察者网专访今日俄罗斯总裁:危机时刻,这家媒体最让西方害怕

德米特里·基谢廖 来源:观察者网 2015.09.16 15:12:58
【涌向欧洲的难民潮震动了西方世界,相当一部分民众如梦初醒,方才开始了解中东、北非的乱局及其原因。然而,也有些人早已通过一家新锐国际媒体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简称RT),知道

【涌向欧洲的难民潮震动了西方世界,相当一部分民众如梦初醒,方才开始了解中东、北非的乱局及其原因。然而,也有些人早已通过一家新锐国际媒体——“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简称RT),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着“阿拉伯之春”如何在西方的干涉下一步步演变成“阿拉伯之冬”。

当年,正是这些不同的声音,使“今日俄罗斯”脱颖而出,其下属的电视台在美国都有8500万用户。西方的态度也从轻视,转成了舆论“围剿”。今年7月,英国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甚至冻结了“今日俄罗斯”的账户,据媒体透露,其理由是该社总裁德米特里—基谢廖夫(Dmitry Kiselev)被英国当局列入制裁名单。此事还引发了俄罗斯外交部和大使馆的抗议。

面对当今纷乱的世界局势,作为国际媒体应该如何报道?从西方掌控的国际舆论场中突围、让西方“害怕”的“今日俄罗斯”是如何获得成功的?观察者网就这些问题专访了“今日俄罗斯”总裁基谢廖夫。】

今日俄罗斯总裁基谢廖夫

观察者网:十年前,“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成立;两年前,普京签署总统令,让俄罗斯新闻社和“俄罗斯之声”电台与“今日俄罗斯”重组成立新闻集团。在短短的时间内,你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回望过去,在“今日俄罗斯”刚刚起步时,你们如何在全球舆论场内立足?当时的策略是什么?

德米特里:RT初创的时候,主要的目的是讲述更多关于俄罗斯的故事,向世界报道俄罗斯——因为在这之前,国际媒体关于俄罗斯的报道大都是非常有限和片面的。但有趣的是,那些吸引我们观众注意力的,是一些被其他媒体所忽略的故事,比如占领华尔街;或者是从不同角度对一些国际新闻事件所做的报道,比如利比亚和叙利亚的“阿拉伯之春” ——一直被标榜为“民主的胜利”,却很快转变成暴力和不稳定。当时,RT是唯一意识到该区域的稳定存在长期威胁,并从这个角度进行报道的国际媒体。

最终,我们的同行们,包括西方的一些同行,开始认识到RT新闻的质量。RT是仅有的三次被提名国际艾美奖的俄罗斯新闻频道(2010年、2012年和2014年),RT还获得了蒙特卡洛国际电视节最佳24小时新闻节目的奖项。

观察者网:半岛电视台也曾以独特的声音扬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似乎也有所变化。2011年,当时的半岛电视台台长汉法尔,还因为被指与美国国防部情报机构经常接触、删除美国的负面内容,而被迫辞职。在西方主导的媒体环境中,“另类的”媒体是否很难坚持下去?面对压力,“今日俄罗斯”如何继续维持自己的本色与原则?

德米特里:其实RT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恰恰是因为我们很好地抵抗了被盎格鲁-撒克逊的媒体格局所同化。反之,RT说出了相反的声音,对于主流媒体的统治性论调是一种强有力的补充。我们争取到故事发生的第一线去,给予被西方主流媒体忽略或忽视的声音一个发声的平台。我们也试图整合多样的、新生的媒体平台,比如社交媒体,去吸引最想要获得新鲜信息和意见的受众。这也是为什么RTyoutube平台(youtube.com/RussiaToday)以25亿的点击量成为排名第一的电视新闻频道。RT的网站(rt.com)以包括英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和俄语在内的多个语种发布信息,每个月都有超过3200万的独立访客。这个数据打破了任何一个非盎格鲁-撒克逊媒体的纪录。

就在昨天,“今日俄罗斯”还与其他俄媒采访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阿萨德表示,欧洲没有针对难民危机的根源采取行动,“如果你们担忧难民问题,那就请停止支持恐怖分子”。

观察者网:乌克兰危机以来,似乎不少西方媒体和政客,在不同场合表达了对“今日俄罗斯”的不满甚至“敌意”,7月的冻结账户事件可谓是一个高峰。你们如何看待这一局面,会怎样应对?

德米特里:任何已经形成的游戏规则都不喜欢遭到挑战。我们能看到的是,那些攻击我们的,往往是怕失去其影响力而无比焦虑的个体,不管是媒体还是政客。似乎越来越多的西方人也意识到,对于国际性的大事件,全世界都渐渐不再轻信他们那些一面倒的论调。可是他们不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关键——这些论调本身,反而去攻击这些与他们论调相反的媒体平台。

观察者网:那么俄罗斯国内的民众怎么看待“今日俄罗斯”?国内是否有不同的声音?

德米特里:RT 是俄罗斯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国际媒体,却并不用俄语进行播报。但是,RT使用其多语种播报的优势和遍布世界的记者网络,也为俄罗斯观众带来一些在我们的平台之外很难获得的信息。

观察者网:“今日俄罗斯”对于非西方国家的国际媒体而言,是非常成功的榜样。您对中国同行有什么建议吗?

德米特里:任何一种声音,只要可能产生足够强的竞争力,都会在发声的过程中与主流声音产生碰撞。而且,对于中国来说,西方媒体已经表达了他们对CCTV和新华社的顾虑。最重要的,是要提供独特的产出,或者声音,而且要能够最直接地吸引目标受众。

“今日俄罗斯”著名的宣传画。上图:只有恐怖分子会制造恐怖?下图:谁是更大的核威胁?


作为在“今日俄罗斯”工作的、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之一,孙谦这个“局内人”也有自己的观察。她认为,RT是一个从头到脚重新打造的电视台和新闻通讯社。这种方式抛却了旧有体系的羁绊,使RT得以在障碍最小化的环境中迅速成长。

对内而言,因为一切可以从零开始,所以不必经过繁复冗长的协调和改革过程,不必如履薄冰、唯恐“踩雷”,规避相关的利益集团;而对外,也不必背着既定的名号,受制于已有的格局。

像中俄这样的国家,原有的国际媒体,往往已经被西方受众、同行和政客贴上“国家宣传机器”的标签,不信任感已经存在。而RT是一个脱离原有体系重建的媒体,可以卸下历史遗留的不公正的“包袱”,以俄罗斯本土上第一家国际媒体的形象面世,让西方世界的受众更容易接受。

而且,RT建立于互联网时代,所以是基于新媒体技术和平台的媒体,大量使用了社交媒体的力量:比如youtubefacebookRT的视频新闻社Ruplty,提供了大量珍贵而独家的视频素材,也是完全基于互联网技术建立起来的,传送、收集视频以及直播,都建立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

相应地,RT也任命了非常年轻的总编辑。玛加丽塔·西蒙尼扬出生于1980年,被任命为RT主编时,仅25岁。无论东西方媒体,都非常注重经验和资历,主事的往往是“老谋深算”的资深人士,RT这样做算是兵行险招。然而,也正是这样一位年轻的80后主编,为RT注入了全新的血液与新一代的思维方式。

“今日俄罗斯”能杀出重围,在于把握了时代的脉搏:一方面是西方由盛转衰,背离事实的元叙事与宣传手段越来越难笼络受众;另一方面是新媒体的巨大能量得到了挖掘。“今日俄罗斯”或许是成功的先行者,但在这样的时代大潮中,挑战西方话语的国际化媒体无疑会越来越多,还世界一个真容。

(采访:“今日俄罗斯”编辑孙谦;文字整理:孙谦、观察者网岑少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3年10期

总期号:293期

2023年09期

总期号:292期

2023年08期

总期号:2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