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普遍呈现两个极端现象的共存:一方面是公众对民主制度的普遍冷漠,另一方面是西方社会的激进化。政治冷漠的同时又出现&#...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429日刊发《当代民主危机:西方的认知》一文,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此文为文章概要。

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普遍呈现两个极端现象的共存:一方面是公众对民主制度的普遍冷漠,另一方面是西方社会的激进化。

发达国家的选举投票率一直不高,民众并不认为民主与自身利益有很高的相关性。

20世纪60年代后很长一段时间,而西方社会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最近西方社会激进化的主要原因,在于西方所面临的经济危机。欧洲的希腊和西班牙的社会运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都是激进化的体现。

民主衰落的最直接原因在于中产阶级(被视为当代大众民主的支柱)的衰落。西方学界普遍认为“没有中产阶级便没有民主”。

民主需要政治参与,需要民众一定程度的政治热情,从这个意义看,政治冷漠是民主的敌人。但如果政治参与过度,民主又会发生危机。

政治冷漠有其背后深刻的原因。政治冷漠的同时又出现“街头斗争”,民众选择街头斗争而非正常的、制度化的途径(例如参加选举)有很多原因,主要的因素是民众不再相信这些既定的制度参与途径,仍然具有能力解决民主所面临的问题,满足社会的需求,所以要另辟途径。

另一方面,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民主或者已经失去了其进步的动力,或者沦落为政客操纵的民粹主义。

在埃及,伊斯兰主义运动在推翻了旧政权之后,试图重新把国家转型为宗教政治。

在泰国,民主没有使得国家的各个社会阶层更加整合,相反在分化着社会,使得国家经常处于无政府状态。

在乌克兰,民主只是腐败寡头政治的轮流执政,与民众没有多少关系;分裂的政治力量更使得国家面临外力的干预,导致国家的分裂。

西方的一些主流学者指出,今天的民主政治面临来自各个方面的威胁,导致“民主的倒退”:

一是非西方世界的“竞争性权威主义”和“模拟民主”,即“非自由主义民主”越来越多。很多国家使用民主的制度和话语,来维持实际上的统治者个人权力或者统治集团的权力。

二是来自“权威主义”的政治威胁。中国的崛起和中国模式(被表述为“市场经济+权威主义政治”)的形成是主要原因。这种模式对很多仍处于贫穷状态的发展中国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中国模式提供了有别于西方民主的另一种选择,被认为是对“西方民主的威胁”。

三是来自西方国家民主制度的衰落,支撑西方传统民主的基础在当代社会已经不再存在。上述“中产阶级的衰落”是一个主要因素(作者认为,中产阶级问题只是表象,西方民主衰落具有更深刻的根源)

四是西方国家没有能力把其价值观和外交政策有机地结合起来,即“民主扩散过程的政治动力危机”。二战后,西方民主之所以能在全世界扩散,同西方(尤其是美国)的经济、军事和政治优势分不开。今天西方的“价值观外交”已力不从心。美国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动因之一是“推行民主”,但那里的民主没有一线巩固的希望,而美国因国力衰退,正努力从这两个国家撤出。同样的原因,美国不愿意有力干预叙利亚,对乌克兰局势一筹莫展等等。美国正倾向于更“内向型”。一旦“民主输出国”缺少输出能力和动力,现存的“非西方民主”也会出现问题。

五是来自对民主的简化。无论是西方内部还是非西方国家,民主越来越简化成为“选举”。选举本来只是民主的一个部分,民主还有比选举更重要的要素,例如道德价值、文化传统、精英共识等等。但现在的民主过分强调选举,忽视了民主的其他价值观和法治。

上述因素也可以分为三类:西方民主内部的问题,非西方民主所面临的问题,和民主从西方向非西方传播和扩散过程中的问题。对西方学者的这些意见,可以有不同的意见和评估,但的确可以促成和深化人们对21世纪民主所面临的挑战的认识。

(摘编自:郑永年:《西方如何看待当代民主危机》2014-04-30来源:《参考消息网》)

(编辑  远山)

 

郑永年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19年09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7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6期

总期号:2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