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面对美国压缩中国战略空间的企图,中国应以新的建设性思维,把我们的政治影响力、经济影响力、外交影响力向西推进,打破美国战略...

2012年初以来,美国正式实施战略东移,将其全球战略重心由欧洲转向亚太。这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最为重大的一次战略结构调整。它不仅对当代国际战略格局带来重大冲击,也给中国安全环境带来极大不确定性。在新的安全环境下,实施战略西出,是中国应对新的挑战,平衡美国战略东移,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重要选择。

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我国地缘安全环境面临的新挑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一直把全球战略重心放在欧洲,以苏联为主要对手,以欧洲为主要战场,以“空地一体”为主要作战方式。美国实行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就是将其全球战略重心由欧洲转向亚太,以中国取代苏联为主要对手,以西太平洋取代欧洲为主要战场,以“空海一体战”取代“空地一体”为主要作战方式。

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并不是单项政策的调整,而是以军事战略部署重心调整为基轴,建构一整套新的战略体系,即:以中国为主要假想敌,以西太平洋为主要战场,以空海军为主要作战力量的“空海一体战”战役作战体系;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南北两大战略支点的军事同盟体系;以西太平洋岛链为依托的军事基地体系;以西方价值观为内核的政治渗透体系,以及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为载体,以排挤中国为目的的经济遏制体系。

美国之所以认定中国为其主要战略防控对象,实行战略重心转移,力图建构新的战略遏制体系,并非中国的行为侵犯了美国的核心利益,也并非中国对美国主动发起了挑战;恰恰相反,中国有充分的诚意并一直以最大的努力谋求建立正常的、健康的、相互尊重的中美关系。而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偏见与围堵,从根本上来说,源于美国根深蒂固的霸权思维和中美之间深刻的结构性矛盾。一个是地缘战略结构矛盾,美国的战略历来是以边缘学派为理论基础,以欧亚大陆为主体的全球战略。中国在欧亚大陆东部边缘地带的存在本身就是美国推进全球战略的一个天然障碍;第二是“币缘”战略结构矛盾,人民币影响力的上升和国际化趋势触及了美国金融帝国的“命根子”,即美元霸权的绝对统治地位;第三是意识形态结构矛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成功,终结了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唯一合法性”。而“民主价值观”是美国霸权合法性的精神支柱,是美国维持道德教主地位的思想基础;第四是战略力量结构矛盾,即新兴大国与既有大国的矛盾,由于长达10余年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严重透支了美国的战略资源,加之深刻的金融危机动摇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地位,中美战略力量对比发生了显著变化。尽管“美强中弱”的基本态势并未改变,但美国开始产生有可能成为“老二”的战略焦虑,并迁怒于中国。总之,不是中国挑战了美国,而是美国不愿意承认中国的发展权,不愿意承认中国走有自己特色道路的选择权,不愿意承认中国平等的国际地位。

依据新的战略东移蓝图,美国加快了战略调整步伐。关岛已建成为亚太地区新的战略枢纽,60%的核动力潜艇、60%的先进战机,以及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中的6艘将逐步部署到亚太地区。在全面强化东北亚、关岛、澳新、夏威夷、阿拉斯加等五大基地群的同时,美重点加强了环南中国海的军事部署。美军首次进驻澳大利亚达尔文港、美濒海战斗舰部署到新加坡樟宜基地,并力图重返菲律宾苏比克湾和越南金兰湾。美频繁派出海空军间谍舰机,无所顾忌地到中国近海海域进行抵近侦察。与此同时,美还积极插手和利用各种地区矛盾。在中国与周边国家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中,美国或明或暗、几乎毫无例外地支持、纵容与中国有争议的一方,以牵制中国。美国战略东移对中国的战略挑战早已不是概念设计,而是具体作为;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现实危险。

战略西出:在战略被动中争取战略主动

美国压缩中国战略空间,这是中国新时期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中国对这个问题绕不过,躲不开,退不回,也不能闭上眼睛假装没看见,只能正视。

美国把中国作为全球遏制对象,一个必然后果就是加速把中国推向全球政治舞台,迫使中国在全球的“大棋盘”上下棋,将以全球视角,应对国家安全环境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战略挑战。

应对挑战,通常有两种思路,两种办法。一是直接路线,一是间接路线。尽管美国霸权疲态日露,但必须承认,美国超级军事强权的地位远未丧失,中美战略力量对比“美强中弱”的基本态势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聪明的拳师,面对直扑而来的对手,总是避其锋芒,先退让一步。中国历来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争取完全的主动”的优良战略指导传统。你战略东移,我也可以战略西出。世界之大,不是美国一只手就可以完全遮住的。

当然,所谓战略西出不是效法美国以军事力量向西扩张,不是重蹈历史上大国争霸的覆辙,而是以新的建设性思维,把我们的政治影响力、经济影响力、外交影响力向西推进,以正能量平衡或对冲美国霸权的负能量,打破美国战略围堵的企图。

在美国的全球地缘战略结构中,欧亚大陆是美国战略上的核心地带,是美国战略中的“世界岛”。美国大举东移,必然造成西部的相对空虚。我们战略西出,重点就是向“世界岛”欧亚大陆的西部推进,向美国霸权的薄弱地带推进。

战略西出大体有两条路线,一是西北方向,一是西南方向。人有任、督二脉,西北、西南两大战略方向就是中国世界大棋局中的两大“经络”,打通西北、西南任督二脉,凝练精、气、神,气血充盈,则百脉皆通,全局皆活。

战略西出的西北方向

西北方向,重点是进一步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实现中国和中亚国家的全面战略升级,以及充分发挥上海合作组织在促进地区安全与发展中的建设性作用。

中俄互为最大邻国,都是主要新兴市场国家,都是维护世界和平、安全、稳定的重要力量,共同构成欧亚大陆的主体部分。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组关系,是新型大国关系的典范。在深刻复杂变化的当今世界,中俄两国对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承担着更大责任。一个高水平、强有力的中俄关系,不仅符合中俄双方的利益,也是维护国际战略平衡和世界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为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提供正能量。

中国与中亚国家是友好邻邦,有着长期的传统友谊。随着中吉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5个中亚国家都建立了战略级别的关系,从而实现了中国和中亚地区国家关系的全面战略升级。习近平主席的中亚之行提出共同建设惠及30亿人口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加快建设“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修建连接吉尔吉斯斯坦北部和南部的公路干线,进一步加强和密切了“中国-中亚”国家的务实合作。“中国-中亚”国家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是促进地区稳定的重要因素。

上海合作组织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种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基本内容的“上海精神”作为相互关系的原则,以及不结盟、不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对外开放的原则,体现了全新的战略思维。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促进各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打击包括“东突”在内的“三股势力”,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对于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具有重要意义。

战略西出的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主要是巩固与发展中国与南亚次大陆、中国与东盟、中国与西亚非洲的友好合作关系。

在南亚,中国与巴基斯坦是全天候的伙伴。拥有1.8亿人口的巴基斯坦是世界第六人口大国,扼守印度洋和中亚要津,而且中国西部大开发战略同巴重振经济的发展战略紧密结合,市场潜力巨大,巴基斯坦是中国西出过程中值得信赖的重要伙伴。中印是战略伙伴和友好邻邦。两国在国际事务中有许多相同或相近的立场,都主张加强发展中国家在重要国际组织中的代表性和话语权,都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反对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印中关系已远远超出双边范畴,对地区乃至全球的和平、稳定、发展有重要影响。

在东南亚,中国与东盟于201011日正式建立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拥有19亿人口,2012GDP已超过10万亿美元,开发潜力无限。中国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东盟也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双方的政治互信不断深入,在许多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上相互支持,务实合作进展迅速,尤其是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抗击重大自然灾害当中,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友好合作关系的民意基础是牢固的。在新的国际环境下,一如既往的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一如既往的坚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通过友好协商和对话化解分歧;一如既往的支持东盟在东亚合作中的主导地位,促进中国-东盟宽领域、深层次、高水平、全方位的合作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特别是积极探讨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可能性,为中国东盟战略合作提供法律和制度保障;尽快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谈判,建设“新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区,进一步提升双方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力争到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到一万亿美元,让东盟国家更多地从区域一体化和中国经济增长中受益;加快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共同推进泛亚铁路这个旗舰项目建设;加强本地区的金融合作和风险防范,积极制定区域金融合作的未来发展路线图,打造亚洲货币稳定体系等,这些举措对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深化地区互利合作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积极信号。

中国和非洲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中非真诚友好经过了半个多世纪风雨的考验。中国的发展离不开非洲,非洲的发展也需要中国。新世纪以来,非洲已经成长为“希望的大陆”、“发展的热土”。中国没有在非洲殖民的历史,也从不干涉非洲内部事务;中国通过对非援助和投资等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中国是非洲真诚和无私的朋友;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在非维和行动,帮助解决地区冲突。这些都是中国与非洲发展新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动建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重大优势。

西部大发展:向欧亚大陆西出的地缘战略依托

战略西出,我们的前沿出发阵地在哪里?就在中国广阔的西部地区。中国西部范围包括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面积为68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71.4%2011年年末西部人口3.62亿人,占全国的27.0%。西部地区自然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大,战略位置重要。西部既是东部的纵深腹地和稳固的战略大后方,也是西出阳关的战略通道, 是欧亚大陆商贸走廊和欧亚大陆的财富交汇点,是连接“世界岛”的大陆桥,是我国向欧亚大陆战略西出的地缘战略依托。

由于自然、历史、社会等原因,长期以来,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成为我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国家发展战略中的一个短板,制约着我国的战略选择权和行动自由权。21世纪初,我国作出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战略决策,经过13年的努力,成就斐然。13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西部地区交通、水利、能源、通信、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仅2000年至2008年间就累计新开工重点工程102项,投资总规模达1.7万亿元。青藏铁路、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国道主干线西部路段和大型水利枢纽等一批重点工程相继建成,完成了送电到乡、油路到县等建设任务,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愈来愈多的民族聚居地区和边境地区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走上繁荣之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对于进一步落实东西部平衡的区域发展战略、全方位开放的国家发展战略、全球布局的国家大战略有重大意义;对于改善国家安全态势,优化国家安全结构,提升国家安全质量,牢牢掌握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的战略主动权也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西部的跨越式发展,大大增强了国家综合国力和战争潜力,增强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支撑能力。

西部的跨越式发展,促进了西部社会稳定,削弱了“三股势力”的社会基础,巩固和发展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增强了民族凝聚力,为维护国家战略全局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祖国的统一和长治久安奠定了重要基础。

西部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以枢纽机场为中心的轮幅式支线航空网络系统、高速公路系统、公路国道主干线系统在内的铁路、公路、机场、天然气管道、电网、通信和广播电视网等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使西部广阔地域的战场环境得到实质性改善,提升了应对突发事件的战略机动能力。特别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标志性工程——长达 1956 公里(其中新建1110公里)的青藏铁路,纵贯青海、西藏两省区,成为沟通西藏、青海与内地联系的战略大通道,同时也成为西部腹地路网骨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东西兼顾,陆海平衡:强化东线战略防御

作为国家的整体战略,不能顾此失彼,必须东西兼顾,陆海平衡。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海洋强国战略,壮大海洋经济,创新海洋科技,强化高科技条件下的海上防卫作战能力。要把国家的主权与安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建立在雄厚的国家综合实力上。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作为美国亚太战略体系的重要支点,曾经为祸亚洲、偷袭美国的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势力,在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的大背景下,趁美国战略转移之机,借船出海,借尸还魂,在复活军国主义的道路上“暴走”,并把矛头直指中国,已经再次成为亚太地区军事危机的策源地,危害亚洲和平与稳定的祸乱之源。

当年,为了彻底粉碎邪恶凶残的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为了铲除日本发动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战争的根源,根绝危害亚太地区与世界和平的毒瘤,世界反法西斯正义力量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文件中确立了一系列对日战后处理的重要原则。包括:1、解构日本军国主义国家机器,“永久剔除”“欺骗及错误领导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2、公开审判与惩处日本战犯,特别是惩办罪大恶极、双手沾满无辜人民鲜血的甲级战犯;3、废除日本国家军队并剥夺其对外战争权,使其不再拥有对外为非作歹的能力;4、严格界定日本国家主权管辖范围。“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无条件“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然而,由于冷战突起,世界格局重组,日美由敌国瞬间变成同盟,对日战后处理也半途而废。军国主义政治势力没有受到根本触动,军国主义思潮未受到根本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癌细胞的病灶并未清除。今天,这些蛰伏多年的势力,趁机而起,全面展开翻案活动。以“国有化”中国领土钓鱼岛为突破口,制造事端,反攻倒算,挑战国际正义,企图推翻战后国际秩序,重建“帝国军队”,梦回“帝国乐土”。自称“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继承了(甲级战犯)岸信介的遗传”的日本首相安倍充当了这股黑色风暴的“急先锋”。他宣称,要将“唤起日本的民族自豪感”作为他“毕生之事业”,把修宪扩军作为他的“历史使命”。他上任之日,就情不自禁地高唱昔日军国主义战歌《君之代》登场,在议会振臂三呼“天皇陛下万岁”,专门选择登上与昔日灭绝人性的731细菌部队代号相同的“731”号军机。他公开以“右翼军国主义”自居,声称,“日本修宪无须向邻国解释”,“东京审判是同盟国的审判,不是对日本的审判”,“日本殖民侵略的定义尚无定论”。安倍内阁的副首相麻生公然叫嚣要效法纳粹修宪,以彻底摆脱宪法第九条关于对外战争权的束缚,为以战争手段推行海洋扩张战略松绑。与此相配合,日本近年来抛弃专守防卫方针,加快打造海空进攻型军事装备。以昔日侵华海军旗舰“出云”号命名的准航母22DDH直升驱逐舰刚刚下水,又发射具有远程弹道导弹功能的“艾普斯龙”新型固体火箭。防卫省公开扬言要击落中国正常巡航的无人机,在甲午战争12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丧心病狂地叫嚣重享“甲午荣光”。

对此严峻事态,我们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做好一切准备。坚决以除恶务尽的决心、意志和能力,粉碎任何挑衅。坚决捍卫中国国家主权与安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这也是稳定中国战略全局,以正能量平衡负能量的题中应有之义。

 

乌克兰危机是东西方博弈的继续,是欧亚大陆地缘政治较量的继续,更是石油美元与石油卢布博弈的继续。乌克兰危机对美国实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是一个重大牵制&#...

当前的乌克兰危机,至少有三重含义:

一是东西方博弈的继续。苏联解体,美国并没有因为“历史的终结”而善罢甘休,而是变本加厉,对苏联遗产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穷追猛打,进一步榨取冷战红利。200311月以来,美欧在独联体国家加紧政治渗透,培育政治精英,扶持“反对派”,以“街头政治”的形式,推行“民主化”战略,不断策动“颜色革命”,在后苏联空间建立亲西方联盟,最近又在乌克兰再次发动以制俄、反俄为目的的政变,引起俄罗斯的强烈反弹。

二是欧亚大陆地缘政治较量的继续。欧亚大陆是美国全球地缘战略中的“世界岛”。乌克兰地处欧洲大陆地缘争夺的战略要点和风暴眼,也是俄罗斯的“命门”基辅罗斯一直被奉为俄罗斯历史的发端,基辅城被称为“俄罗斯诸城之母”。克里米亚则是俄罗斯面向黑海和地中海的咽喉,克里米亚南端的深水不冻港塞瓦斯托波尔,东邻亚速海,扼制刻赤海峡,是俄罗斯的软腹部和南大门。一旦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美国地中海舰队就会长驱直入,黑海就成了北约的内湖,俄罗斯的“软腹部”就暴露在北约之下,对俄罗斯西南部安全形成巨大威胁。被逼到墙角的柔道高手普京反手一击,闪电般地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俄罗斯拿下这一战略要点,其重要战略价值是不言而喻的。特别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是,冷战后,历来都是西方由西向东挤压,这次风向变了。欧亚大陆第一次出现由东向西的战略逆向运动。克里米亚易帜,飘下了美国霸权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第一片秋叶。

三是石油美元与石油卢布博弈的继续。美国霸权有三大支柱:一是无人匹敌的美军,二是横行霸道的美元,三是“常有理”的话语权。核心是美元霸权。维持美元的霸主地位,盘剥全世界,保障美国金融大亨大发横财,这是美国霸权的极终目的。在国际经济交往中,俄罗斯的最大优势是能源,在巨额的油气交易过程中,俄力求用卢布而不是美元结算。这无疑触动了美元霸权敏感的神经。20世纪80年代,美国为了解除日元对美元的威胁,就曾痛下杀手,迫使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今天,美俄在乌克兰的较量,实质上也是石油美元与石油卢布的博弈。

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讲,乌克兰危机将是持久的、深刻的。对美国实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是一个重大牵制。这是中国难得的战略机遇,应当牢牢把握。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会重新将其全球战略重心撤回欧洲。这是因为,世界政治经济重心正无可挽回地由西向东转移,在美国看来,俄罗斯代表着过去,而中国则代表着未来,是美国需要认真对付的最大对手。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东移或“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成为美两党基本共识和美国国策,无论美国政府如何更迭,在具体执行过程中,随着情况的变化,在执行力度、执行节奏以及具体内容上会有所变化,但总的方向不会根本改变。

从历史上来看,大国相争,矛盾的解决几乎没有逃过战争的宿命。在世界近现代史上,老大和平禅让的先例还没有出现过。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必然激化地区矛盾与冲突。但由于中美相互依存度的加深,以及中国战略反击能力对美形成的不对称性战略平衡与等效威慑,中美摊牌的可能性较小。而中小规模的军事冲突或摩擦则难以完全排除。特别是美对中国经济渗透与政治颠覆的软战争以及唆使与中国有历史争端的周边国家对中国的代理人战争,将会呈升温之势。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不断壮大国力与军力,坚持自主、自强、自卫,始终把中国的命运牢牢掌握在中国自己手里。

(编辑  东源)

 

彭光谦

少将,中国国家安全副秘书长。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19年09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7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6期

总期号:2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