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自缚手脚的水务改革

毕福泉 来源:《经济导刊》2014年06期 2014.06.24 18:24:19
为了眼前和局部的利益,某些地方政府把事关广大公众长远和切身利益的城市供水系统控制权抛在脑后,甚至签订确保乙方稳赚不赔的条款,“把自己卖了还要给别人数钱”。

前不久发生的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件,给广大城市居民带来“用水安全”的忧患,更让公众知道了威立雅这个法资跨国水务公司。实际上,目前中国许多城市的水供应系统,已经全部或部分被外国资本控制。

从报道来看,兰州水污染的情况是清楚的,原因就是自来水公司的自流沟超期服役。这条自流沟服役近60年,却得不到修缮,可供水方威立雅却将责任推到“1987年、2002年两次事故,渣油渗漏溶解了自流沟的变形缝”。身为供水公司,自有责任修缮管网,但威立雅却要求市里出钱,否则就要“把管网改造的成本反映在水价上,水价要翻几番”。这下市政府压力就大了。当初,市政府为引进威立雅这样的“世界500强”兴奋不已,将其称之为“城市公用行业市场化改革中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步”,没想到今天竟如此被动。

作为公用事业的城市水务如何市场化

兰州今天遇到的问题,其实也是我国城市水务改革的缩影。

城市供水系统(水厂、供排水管网、污水处理)是典型的“公益性”行业,按道理应该留在国企范畴内。过去,水务都是城市直属企业,经营只能保本,设施投资由政府负责。水价、设施改造等事宜要服从政府的指令和政策,为了公众利益,必须承担必要的亏损和社会责任。

本世纪初,城市公用事业也被卷入全国的城市化和市场化改革浪潮。由于城建需要大量公用设施投资,许多城市就用“盘活存量资产”来筹集公建资金。但市政设施多具有自然垄断性,水务“市场化”在实践中就是“股份化、私有化”。一旦水务被资本(或外资)控制,成为私人的“独家买卖”,政府就要向企业“买服务”。但是,买的总是没有卖的精,“卖”的又总想赚大钱。这样不禁让人生疑,供水服务的质量和成本,比“市场化”前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更值得提问的是,我们的社会广泛存在着“盲目崇拜洋人”的潜意识,对外资企业可能发生的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情况,敢不敢管,能不能管?

扩大开放中的水务市场化

中国水务的市场化是在扩大开放过程中推行的。20世纪90年代,“洋水务”开始进入中国,当时水务的开放领域仅限于水厂和污水处理厂,合作方式也以BOT(建设—经营—转让)和合作公司的方式为主。2002年,国家计委等部委联合发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城市供水业务对外资开放。建设部发文鼓励社会资本和外资参与市政公用设施的建设,发布了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鼓励水务行业的市场化运作。此后,许多城市以此为名,将包括水务在内的市政公用设施向民资和外资开放。

于是,包括苏伊士、泰晤士、威立雅、柏林水务等在内的巨型跨国水务集团纷纷进入中国,竞相收购各城市水务资产。至2007年,苏伊士集团已在中国参股15个城市的自来水公司(青岛、上海化工区、三亚等),在青岛的中法合资公司占青岛供水总量的90%;法国通用水务公司收购了上海自来水浦东公司50%的股权;法国威立雅在获得深水集团45%股权(当时被称为全球第二大水务并购案)后,在与“中法水务”竞标中胜出,获得兰州市水务45%的股权(据报道其标价17亿,远超中法水务的4.5亿和首创股份的2.8亿)。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称:当前外资水务的供水总能力占全国总能力的8%,占市场的4%。据此估算,近亿中国人都是由外资供水。

当时,跨国水务公司高溢价竞购水务资产,让地方政府不胜欣喜,因为此举适应改革潮流“盘活”了“存量”,支持了城建资金,提高了GDP。但是中国水协会长李振东尖锐地指出:“外商今天高溢价收购供水资产,明天都要成倍地赚回去。一届政府的政绩,将成为今后历届政府的严重隐忧,最终都会转嫁给老百姓。”果然,外资进入城市水务领域之后,各地水价节节上涨。当然,这里不排除因水资源短缺和成本提高的合理因素,但外资实际的成本如何,利润如何?为什么涨价后还会发生兰州水污染这样的事件?

威立雅主席:中国是对非本地技术最开放的国家

威立雅是世界最大的水务集团。2013年底,威立雅中国的水处理总能力约为1322万吨/日,在中国排名第二。兰州水务引进威立雅后,市国资委拥有水公司55%股权,并派出董事长。但是,法方拥有“一票否决权”,这就架空了中方的绝对控股权。威立雅只派出几个高管,在不增资、不提升技术和更新设备的情况下,屡屡提升水价。因为当时合同的水价条款明确规定:水价根据CPI、汇率等因素进行调整。外资不承担风险,只享受收入(人民网甘肃频道:呼吁收回自来水控制权)。

除了水价持续上涨之外,许多外资与地方签订的合同中,还规定“中方须定向购买外商关联企业的技术服务、管理咨询服务及成套设备”,而这是严重违背中国招投标法规的。外资不仅高薪挖走国内人才,还要求“自来水厂每年花1000万去买外资的管理经验”,而我们其实只需花100万就可以请来“最好的咨询公司”(《西安自来水公司反对威立雅收购国有资产》)。

另外,威立雅还与地方签订了有偿转让协议,“向兰州供水集团注资10亿元,30年经营期满后……最终转让给兰州政府的价格也不会低于10亿元”,实际上30年内这笔投资完全可以回收数倍(威立雅涉嫌向自来水管道排污外资搅浑中国水务,人民网)。为了眼前和局部的利益,某些地方政府把事关广大公众长远和切身利益的城市供水系统控制权抛在脑后,甚至签订确保乙方稳赚不赔的条款,“把自己卖了还要给别人数钱”(江涌:跨国“水龙王”搅浑中国水务市场)。

今天,中国坐拥近4万亿美元外汇,但在美国想买任何实质性产业均被美国会否决;在法国中国人要开一家超过300平方米的超市都要经过中央政府批准。所以,威立雅董事会主席弗莱罗说:“中国是吸引和善待我们的市场,是对非本地技术最开放的国家。”

幸运的是,中国毕竟在各领域、各阶层还有为数众多的识大体、敢担当的有识之士。2007年,中国水协上书国务院,力陈跨国公司收购中国水务可能造成的陷阱和隐患。2007年发改委和建设部展开联合专项调研,次年,跨国水务公司在华的收购狂欢草草收场。但是,中国水务埋下的跨国资本隐患却不是短时间可以化解的。

(编辑  碣石)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3年10期

总期号:293期

2023年09期

总期号:292期

2023年08期

总期号:2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