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学习邓小平“两个飞跃”思想,加快乡村振兴步伐

郑新立 来源: 2020.01.15 09:25:56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目标和城乡融合发展战略。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发挥我们的制度优势和政治优势,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学习邓小平关于农村发展“两个飞跃”思想,积极实施城乡融合发展战略。在运用市场机制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城市带动农村,党支部带领合作社发展,走集体化、集约化发展道路,是加快乡村振兴步伐的必由之路。

 

“两个飞跃”思想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40年前的改革发展从农村开始,当时对“怎么改”的意见很不一致。1980531日,针对有人担心实行包产到户会影响集体经济,邓小平在和有关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指出:“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我们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可以肯定,只要生产发展了,农村的社会分工和商品经济发展了,低水平的集体化就会发展到高水平的集体化,集体经济不巩固的也会巩固起来。关键是发展生产力,要在这方面为集体化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1]

 

     由于小平同志的支持,小岗村土地承包到户的改革迅速形成燎原之势,一举解决了困扰我们几十年的温饱问题。

    小平同志对中国农村发展道路的思想是深思熟虑、高瞻远瞩的。10年之后的199033日,他在与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说,“中国社会主义农业的改革和发展,从长远观点看要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这是一个很大的前进,要长期坚持不变。第二个飞跃是适应科学种田和生产社会化的需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集体经济。这是又一个很大的前进,当然这是很长的过程。”[2]

 

      19927月,在审阅十四大报告时,邓小平又重申了“两个飞跃”思想,指出:“关于农业问题,现在还是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在一定的条件下,走集体化、集约化的道路是必要的。”“农村经济最终还是要实现集体化和集约化。”[3]

 

  在“两个飞跃”思想的指引下,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保持了稳定,为农业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农村稳定发展了,我们才有条件把改革的重点转移到城市;乡镇企业崛起,为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压力、动力和条件。小平同志关于农村“两个飞跃”的思想为中国的改革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大贡献,成为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现第二次飞跃的条件已经具备

 

  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我国工业化、城市化已经取得巨大进步,在沿海地区、平原和浅丘陵地区,开始着手推进小平同志所说的农业的“第二次飞跃”,条件逐步具备。

  首先,城市经济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帮助农村发展。十九大提出了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和农村发展的不充分是主要矛盾的集中体现。城乡差距拉大的主要原因是农业的劳动生产率远远低于全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提高农业的规模化、集约化水平,是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根本途径。而改变以家庭小规模经营为主的农村经济,走集体化道路,才能为发展规模化、集约化农业创造前提条件。

  其次,工业已拥有为农业提供现代技术装备的能力。我们工业增加值居世界第一位,工业生产能力总体上处于过剩状态。发展现代农业需要的绝大部分机械装备和化学材料,国内都能生产,少量不能生产的可通过进口来解决,只要农业提出需求,就能满足供给。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第三,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短缺需要发展规模化经营。农村现在虽然还有2.2亿劳动力,但绝大部分是老人和妇女,精壮劳动力都已进城打工,许多地方出现土地撂荒现象。发展集体化、集约化农业,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和农民收入水平,才能吸引高素质的劳动力从事农业,逐步培养职业农民队伍。

  第四,提高农业国际竞争力需要发展社会化大农业。2018年,我国农产品进出口逆差达574亿美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增加一些进口是必要的,问题在于优势农产品出口竞争力亟待提高,靠小规模经营的农户,不可能保证农产品质量,更不可能创造品牌信誉,无法提高出口竞争力。利用我国劳动力资源丰富的优势,扩大劳动密集型产品和特色农产品出口,必须把农民组织起来,通过农业合作社,形成集体合力。  

    

  农业合作社应当有多种形式

 

  发展农业合作社,应适应农业发展的需要,从我国实际出发,借鉴欧洲一些国家的经验,采取多种形式。

  ——种养加销一体化的综合性合作社。以一种或几种农产品的种植、养殖、加工、销售为纽带,组建全产业链的合作社。如果把供应链金融、冷链物流等也纳入进来,并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之上,就能建成区块链形式的合作社,其生产和营销网络可以覆盖全球市场。参加合作社的农户可以以土地、牧场承包权入股,与其他拥有资本、技术、管理资源的社员共同组建股份合作制的公司。社员既可以被聘请为合作社的职工,直接参与合作社的生产经营,也可以只做合作社的股东,通过社员大会参与合作社的经营决策和监管。主要管理人员应当采取聘任制,可以从社员中产生,也可以向全球招聘,实行任期目标责任制。这类产权明晰、责权明确、利益联接、经营灵活的合作社,应当作为我国目前合作社发展的主要形式。

  ——提供各类专业服务的合作社。围绕农业和农产品的加工、销售、机耕、灌溉、施肥、灭虫、除草、良种推广、果树修剪、设施建设、产品保鲜等专业化服务,拥有服务能力的人员组建专业服务公司,或由相关农户参与组建专业服务合作社。一个农户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参加一个或几个合作社,社员与合作社订立协议,享受合作社的服务,确保交售给合作社的农产品符合质量标准要求,参与合作社的利润分配,形成利益共同体。

  ——以“合作社+公司”代替“农户+公司”。多年来,我们推广“龙头企业+农户”的组织形式,实践证明这种形式并不成功,原因在于以农产品加工销售为主的龙头公司与农户之间没有建立起利益联接机制,在农户交售农产品给公司时,常常产生价格、数量、质量上的博弈,特别是在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时,公司与农户的合同很难履行,产品质量更难以保证。龙头公司应当通过合作社与农户打交道,并通过吸收合作社入股等形式,建立起公司、合作社、农户之间的利益联接机制,这是三者利益共享,共同发展的取胜之道。

  ——农户之间资金互助类合作社。这是金融类的专业合作社,由农户按村或者乡自由组合而成。农户将自己平时闲置的资金交给资金合作社经营,并作为社员享受合作社的低利借贷服务。国家对这类资金合作社的借贷服务应给予税收减免等鼓励政策。资金合作社也可与综合性合作社和专业服务类合作社结合起来。在“合作社+公司”模式中,公司也可对合作社的社员提供低息或者无息资金支持。

  所有新建立的各类合作社,都要执行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制度和质量标识制度,按照有机食品、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的不同等级,用不同颜色的标签和二维码醒目地显示出来,便于消费者在市场上自主选择。这是增强我国食品公信力和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关键。同时也只有普遍建立起合作社,才能建立农产品品牌,创建更多的质量信得过的名牌产品,我国的农产品才有可能打入国际市场。  

  发展合作社需要统一思想认识

 

  通过集体化推进农业现代化,为农业的第二次飞跃创造体制条件,目前面临的困难不是实践上是否可行,而是首先要解决好思想认识问题。

  (一)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是否需要再等上百年?发达国家完成从小农户到规模化过渡,经历了一二百年的时间,我们发挥后发优势,这个时间可以大大缩短。改革以来,我们仅用40年就取得了西方国家200多年工业化的成就,这个奇迹在农业和农村的发展上完全可以复制。最大的担心是,农业规模化经营后剩余的劳动力到哪里去。我认为,出路有三:一是合作社促进农业分工发展,农民从主要从事种植养殖业转移到从事与农业有关的二、三产业,将扩大农村的就业容量;推进城镇化特别是重视发展第三产业,将创造大量新的就业机会;新成长劳动力受教育时间的延长,将缓解就业压力。近10年来,城镇化的速度并没有随着工业化增速的下降而减缓,普遍存在招工难现象,特别是技术工种、社区服务、环境清洁等工作招不到人,农业劳动力向非农转移的任务仍未完成。通过采取综合性措施,用10年左右的时间,在适宜机械耕作的地区实现农业的规模化经营,解决城乡差距拉大的矛盾,是完全有条件的。

  (二)以现代产权制度为基础的合作社与以前的“穷过渡”有着本质区别。不少人认为现在搞集体化时机仍不成熟,与对人民公社化所带来的灾难记忆有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殊不知,今天我们要鼓励发展的合作社,是建立在现代产权制度的基础之上的。对耕地的“三权分置”,使农户对承包地拥有承包权即用益物权。以承包权入股,取得合作社的分红,可以把承包者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从事收入更高的工作,也可以被合作社聘任,成为合作社的股东加职工。中共中央、国务院最近印发的关于保护各类产权的文件,应能消除对于“左”的政策的担忧。

  (三)合作社要坚持进出自由、民主决策的原则。合作社与股份制的区别就在于,合作社实行一人一票,股份制实行一股一票。农户参加合作社,必须坚持自愿原则。合作社的章程应规定社员进退自由。合作社的重大经营决策,包括投资方向、利润分配、管理者的任免等,都应经过民主讨论后由社员投票决定。合作社的财务必须透明,聘请有资质的会计事务所审计。

  (四)财政对农业的补贴要直接补给合作社。现在,各级财政对三农的补贴很多,但是监督管理不严,使用过于分散,降低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有些补贴对象需要调整,如把农产品加工的补贴补给了龙头企业,把种粮的补贴补给了承包人而不是实际的种地人。应借鉴法国的经验,把财政给农业的补贴直接补给合作社,用于鼓励合作社采用先进技术,购置农业机械,培训技术人才等。用财政资金支持合作社发展。

(五)发展农村基层党支部对合作社的领导作用。办好合作社,离不开基层党支部的领导。目前,各地都有一些坚持集体经营致富的先进典型,其共同特点就是有一个战斗力较强的党支部。党支部的成员可以在合作社兼任领导职务,一些规模较大的合作社,还应单独设立党支部。重视培养和发展年轻党员,重视把致富能人培养成党员,把党员培养成致富能人。要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以党支部带领合作社,以合作社带动农业农村现代化。

                             (编辑  杨利红)



* 郑新立,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执行会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年谱.上》第641642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2] 《邓小平年谱.下》第1310-1311页。《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55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

[3] 《邓小平年谱.下》,第1349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01期

总期号:250期

2019年12期

总期号:249期

2019年10期

总期号:2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