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供应侧重构形势下的国际石油市场

戴家权 来源: 2019.11.04 13:42:20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简称WTI)和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上市交易,国际石油定价权从石油输出国手中再次转移到西方国家手中。原油因其巨大的工业价值,成为公认的最佳金融投资标的之一;原油已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大宗商品,交易规模巨大,场内和场外各类衍生品的日交易规模近2万亿美元。我国原油进口增长快、规模大、金额高。2008-2018年,我国原油进口量由1.8亿吨增长至4.6亿吨,进口金额由1293亿美元升至2403亿美元,在我国外贸总进口金额中的占比由10.5%升至11.3%


美国再度成为最大产油国是全球原油供应侧的重大改变


页岩油革命逆转美国原油产量下行趋势


20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原油产量一直保持增长态势,在1970年产量达到964万桶/日的峰值之后开始回落,2008年降至500万桶/日。页岩油革命导致美国原油产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并成为近年来世界石油供应增长的主要来源。根据BP公司数据,2008-2017,世界石油供应增长958万桶/日,同期美国原油产量增长435万桶/日,占世界石油供应总增量的45.4%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增至1095万桶/日,创下历史新高,比2008年翻了一番。


美国页岩油成本相对油价水平维持低位,经济性良好。目前美国页岩油井口盈亏平衡油价集中在35-50美元/桶,尽管2018年以来总体成本有一定幅度回升,但在当前油价水平下仍有良好的经济性。其中,周期性成本主要包括压裂成本(40%)、钻机租金(15%)、技术服务(9%)、输油管材(9%)、土地成本(6%),随国际油价波动而波动。结构性成本是指技术创新及效率提升带来的成本下降,如减少钻井、完井时间。


美国非常规油气是全球上游投资增长的热点。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全球油气上游投资大幅削减,2017年后随油价回暖出现小幅回升,但仍比2014年高点低约3000亿美元。美国非常规油气是近年全球上游投资增长的主要来源。2018年,美国非常规投资较2017年增长了19%


中期美国原油产量仍有较大增产潜力。随着油价回升,美国上游投资活动将保持活跃,预计2022年前美国原油产量可保持增长趋势,2017-2022年增长220万桶/日,同期天然气液(NGLs)将增长120万桶/日。


世界石油供应格局发生深刻改变


2018年,美国超越俄罗斯,再度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目前,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三国石油产量占全球供应总量的近四成,已成为左右全球石油市场供需形势以及油价走势的主要供应博弈方。当前,美国不但是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崛起的原油出口大国。美国在全球政治、经济强国的地位又为其提供了更多影响石油市场的手段,例如制裁伊朗和委内瑞拉等传统产油国等。因此,随着美国在世界石油供应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其对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力也大大增强。


“减产联盟”成立,传统供应方合作力度前所未有


在本轮油价下跌之初,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放弃“限产保价”策略,想借低油价之力,清退产量快速膨胀的非常规资源,从而巩固长期市场份额。然而,美国页岩油、加拿大油砂和巴西深水等非常规石油产量在短暂下降后很快反弹,使传统产油国的市场份额和财政收入“双失”。2016年底欧佩克策略转向,由保份额回归保价格,并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联合减产协议。由于“减产联盟”的有效合作,世界石油市场基本面逐渐向平衡的方向发展。


世界石油地缘政治不稳定性增大


美国能源独立使石油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显著增大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测,到2020年末,美国将成为石油(原油和原油产品)净出口国。美国能源部长佩里表示,“能源独立对美国已经不是一个口号,而是一个已经实现的事实”。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将增加其通过增加或减少油气出口左右全球市场的筹码,也将会根据其国家战略的需要,改变其维护全球油气供应(主要油气产地)和运输通道(例如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稳定的传统角色,甚至会主动挑起地区局势动荡。特别是在局势最为敏感的中东,能源独立使美国拥有了摆脱中东石油羁绊的资本,处理中东问题更加灵活。一方面,美国改变战略收缩策略,倾向于通过非战争手段控制中东,不再继续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另一方面,对于伊朗等敌对国家,美国可以加强制裁而无需顾虑世界石油市场发生震荡。


美国能源独立对我国能源进出口带来负面影响


受美国制裁影响,伊朗和委内瑞拉两国原油产量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如果我国从伊朗、委内瑞拉的进口全部中断,中断规模最多为6000万吨/年,相当于我国从俄罗斯的进口规模。如果波斯湾禁航,我国原油进口中断量约1.44亿吨。届时全球主要原油进口国将争相寻找替代来源,在全球三分之一原油贸易受到影响情况下,可寻求到的替代量将受限。此外,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在美国加税的能源产品清单中,润滑油、汽油、柴油、煤油、燃料油、石脑油等均已加征25%关税。在中国加税的能源产品清单中,改性乙醇、LNG、除原油外石油类能源产品均已加征25%关税。


中长期全球石油需求稳定增长,中国进口需求仍将增长


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预计GDP增速为3.7%,石油需求增速面临放缓压力。


中国石油需求的增长对全球需求贡献大。2000-2018年,世界石油需求年均增速约为1.2%,中国石油需求增速约为5.1%。同期,中国石油需求在全球石油需求中的占比由6.1%提升到13.5%


中期来看,世界经济增速在3%-4%区间。同时,能效提高、油价中枢上移抑制石油需求。预计世界石油需求总体维持平稳增长,2018-2022年年均增长120万桶/日。发展中国家处于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特别是亚洲和非洲部分国家人口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的潜力巨大,是世界石油需求增长的主要来源;发达国家能源转型步伐加快,石油需求总体趋降。预计2035年,中国石油需求达到7亿吨峰值水平。国内原油产量保持2亿吨水平,我国原油进口仍有相当数量的增长。


中长期国际油价逐步提升,对我国宏观经济和外汇平衡影响大


从供需基本面看,近几年上游投资下降将导致供应能力增长有限,世界石油增产重心在非欧佩克国家,世界石油供需将呈紧平衡状态。2022-2030年,非欧佩克国家石油生产达到峰值,世界石油增产重心从非欧佩克国家向欧佩克国家转移;欧佩克国家需要石油收入发展本国经济,“限产保价”策略可能延续。


在地缘政治方面,美国能源独立使地缘局势复杂化,供应中断风险增加。金融方面,美元升值再贬值的过程将先后对油价形成利空和利多,投机因素导致油价短时间内持续偏离基本面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近两年,我国原油进口外汇支出增长过快是导致贸易顺差下降的重要原因。2016-2018年,随着油价回升,我国原油进口金额由1165亿美元升至2403亿美元的历史高位,净增加1238亿美元。同期,贸易顺差下降1588亿美元,贡献占比78%。按4亿吨/年的原油进口量计算,国际油价每上涨1美元/桶,我国原油进口每年就要多付出近30亿美元。


低油价总体有利于促进我国国民经济增长,降低物价水平。据测算,理想情形下(即总需求上升且传导机制畅通),油价水平降低1美元/桶并保持1年,可拉动GDP上升0.03%。若50美元/桶油价持续2-3年,可拉动GDP增长约1.0%。若国际油价在50美元/桶以上,年度水平同比上涨10%,将拉动国内CPI上涨0.1-0.15个百分点。


新时期需要新作为保障我国能源安全


加强与传统油气资源地区的合作


美国油气进口减量,资源国迫切需要寻找新买家,我国也有拓展更多进口来源的需求。我们应利用全球最大油气买家的优势,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合作,并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从资源和供需潜力看,未来中东、中亚-俄罗斯和非洲依然是全球油气出口规模最大的地区,且这些地区对外部市场依赖程度和出口稳定性都高于美国,仍然是我国油气进口重点地区。


加强油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


我国应进一步加强油气全产业链的体系建设,一方面,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和储气库建设,提升应对紧急状况的能力。另一方面,应稳定国内原油生产,加大天然气开发,加快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等替代能源的发展,降低对油气的过度依赖。此外,应基于底线思维,开展国内油气需求细分排查工作,做好在极端情况下的供应保障预案。


提升我国国际油气市场定价权


用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已于20183月在上海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这是提升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影响力的第一步。有关方面必须采取一系列措施,增强市场参与者的信心,吸引更多的境内外投资者,进一步提高交易量、流动性和价格可接受度。加快推出汽油、柴油、天然气等更多用人民币计价的期货交易品种,鼓励国内企业以上海价格作为国际油气贸易基准价。


(编辑  季节)




2019810日,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经济导刊》杂志社召开的“新形势下的中国能源安全保障问题”研讨会上的作者发言摘编。

* 戴家权,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19年09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7期

总期号:期

2019年06期

总期号:2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