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我眼中的农村疫情防控

田孟 来源: 2020.07.15 11:25:34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时刻都在发生变化,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广大民众的心。疫情爆发初期,城市地区、特别是作为疫情首发地的武汉市引起了公共舆论的特别关注。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农村的疫情防控状况也开始成为社会关切的重要方面。

农村的疫情防控工作进展如何?在这里,笔者谈一谈自己的观察和经历。

从武汉返乡

我与妻子于元月17日乘坐高铁从武汉返回家乡,计划年后直接回单位上班。

早在20191230日,我便已经注意到了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此后一直关注有关新闻报道,因此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并不陌生。

返乡前夕,我注意到有关报道称,新型冠状病毒具有“不排除有限度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的特征。当时的心态是相对轻松的,总觉得这个新病毒离我很远。我当时认为,尽管高铁站的风险很大,但只要做到快速进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上车之后,我基本上就解除了对此次肺炎疫情的警惕。到了怀化南站,我们乘坐汽车到了J县,一路上并没有感到异样。直到20日至21日,有媒体报道称:武汉市已经有十余名医务人员被感染,而国家也将此次爆发的新型冠状肺炎列入了法定乙类传染病、并按照法定甲类传染病进行防控,我们这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我们立刻到药店买了一些口罩,并尽量避免外出,在家中自主隔离,随时测体温。由于体温一直正常,且未出现干咳、气短等症状,在此期间我们参加了几次家庭聚餐。

我们计划于元月23日从J县回到M县。此前,湖北省已经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专家钟南山、曾光等也建议民众“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除此之外,武汉市也在23日“封城”。诸如此类的“重磅消息”让我们进一步意识到了此次肺炎疫情的严重性。为避免给家乡父老乡亲和自己造成不良影响,我们没有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而是乘坐私家车到达M县老家。在此期间,我们全程戴了口罩,且没有与其他人接触。

23日以前,我们主要是通过官方渠道和主流媒体了解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情况,对疫情的防控也都是随着自己所获得信息的变化而做出改变,具有典型的自发性。

村民小组长

就在我们回到M县老家的那一天,湖南省针对此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启动了重大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应急响应。到家的当天晚上,我们就亲身体验到了何谓“Ⅰ级应急响应”。

我们大概在23日下午4点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村民小组长便来到家里,登记近期返回本村人员的基本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现住址、返乡前地址(特别关注武汉)、返乡日期、检测情况(身体是否出现不适)等。

我们村是一个有1600余人的山区大村,下辖4个村民小组,也是4个自然村。各自然村之间相距很近,单个自然村的居住较为集中。我们家所在的3组有250余人,以田姓为主。村民小组长50多岁了,他热心助人,是大家公认的大厨,远近的红白喜事,几乎都请他义务掌厨,由此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现在以种田为主,偶尔开三轮车,搞运输挣钱。他对于整个村民小组的情况了如指掌。即使像我们这样刚从外面回来、尚未走出家门的,他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掌握情况。

村民小组不仅是村内各种信息的汇聚地,也是顺利开展工作的重要机制。尽管出发点都是为农民好,但很多扶持农民的好政策并不一定能立刻得到民众的理解和信任。这就需要依靠村组干部在群众中的威信,做好解释沟通工作,消解群众的暂时不理解和不信任。比如,这次因为疫情而进行的人员登记工作,有些农民不一定能理解,因为他们对疫情的情况不了解,也不希望自己被“特别关注”,需要通过村民小组长的耐心解释,才能打消他们的疑虑。

村民小组长的工作方法也极具群众性,不是刚硬地执行政策。小组长到我家之后,并不直接切入主题,而是先聊了一会儿家常,在我这个本村人看来,这就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怀,之后才切入主题,表明来意:由于疫情,按上面的要求,他来做一个返乡人员基本信息的登记。他还道了不好意思,因为过年前夕到别人家里谈疾病是忌讳。不过大家都是本村人,能够理解。

由于我们对疫情的了解较多,所以很配合他的工作。我问他:如果遇到有人不配合怎么办?他说“猴子不上树,多敲几次锣”,多解释解释,也相当于宣传了国家的政策,让老百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解释了几次也说不通,就直接问他:“你信不信我?信我就把这个表给填了”。一般情况下,说到了这个份上,再不愿配合的村民也会配合的。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信息往往是真实的,这与城市社区有较大区别。城市社区是“陌生人社会”,由于社区干部与社区居民不熟悉,缺乏信任感,可能会有意识地谎报电话号码、返乡时间等重要信息。从这个意义上说,城市社区疫情防控工作的推进要比农村困难得多。由于城市社区往往缺乏农村“熟人社会”这个重要资源,故而亟需构建出一种不同于农村、能够适应城市社区特征的新型工作推进机制。

填完信息后,村民小组长的主要任务是向农民传达政府的最新政策,发放与疫情防控有关的宣传册等等。目前,我们家先后收到的宣传材料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知识》、《关于有效防控新型肺炎疫情的十条禁令》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密切接触者居家隔离消毒技术要求》。据村民小组长介绍,这些材料他每家每户都要送到。

此外,村民小组长还需要对农民某些不合时宜的行为进行及时的劝阻。比如,当时我们小组有几户要办乔迁新居的酒席,他们年前就已经下了请帖。但遇到现在这个形势,从安全的角度考虑,就应该把酒席取消或推迟;但农村的特殊性在于,取消酒席不仅涉及主人家的“面子”,还涉及因为没有做成事而造成的“忌讳”问题。这个时候,就需要村民小组长上门去做耐心的说服工作,打消他们对疫情的侥幸心理。

上述这些工作,尽管费时费力,但最终能够办成又很妥帖,这就是村民小组长开展工作的基本方式和独特优势,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意外的响应

采集信息后的第二天上午,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声称自己是J县公安局的民警,询问我一些基本情况。报告完毕之后,他还嘱咐我别外出,如果出现身体不适,就到附近医院或乡镇卫生院检查。

从这个意外的电话来看,在省里启动了“Ⅰ级应急响应”之后,包括各级部门、各个渠道都在进行流动人口的信息采集工作,从县、乡镇、行政村,最终落脚到村民小组;此外还有交通、公安(包括交警、铁路警察等)和卫健部门等系统。各个口径收集信息的能力、收集信息的方式有很大差异,其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重复和差错。但这些信息帮助政府提升了疫情防控的基础能力,为后续各项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要实现县域范围内各个部门的动员,离不开党委和政府的统筹和推动。从省、市两级一直向下,县级和乡镇也先后成立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县委书记亲自调度疫情防控工作,不断压实责任,推动全县各个部门行动起来。

在村一级成立护卫队,成员主要包括第一书记(驻村干部)、村干部、小组长和村医等。护卫队的成立属于村民自治的范畴,不少地方出现了“封路”行动。 我问过:“封路”或“封村”的行为,是政府的安排,还是农民的自发行为?一些在基层工作的朋友告诉我,这大都是村里的自发行为,体现了农民群众对疫情的重视程度,但同时也要为医务、消防等人员应急救护预留通道。在村护卫队的基础之上,有些地方还创造性地利用微信群(不需要直接接触),每天上报各种相关情况,以确保安全。

据我观察,政府和有关部门采取的行动,主要有:对高速路口和车站等特殊地段的车辆及人员的排查,对广场、农贸市场、娱乐活动场所等公共场所的清扫、消毒和关停,传统集市、圩场的取消和劝导,对娱乐场所等容易出现密集人群的地方的管理等。此外,通过党建引领,发挥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积极响应和大力宣传政府的号召和倡议。

“警察的响应虽然只是一个插曲,但却使我意识到:此次疫情防控的背后,很多人在默默地付出;而推动这些部门及相关人员行动起来的,是我们的国家体制。这个体制体现出独特的优势和强大的力量,当然也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乡村医生的守护

在警察响应之后,我们迎来了乡村医生的响应。我们村的乡村医生已经快80岁了,在村里有近20年的执业经历。按照上级安排,他依照名单逐一上门排查。乡村医生的职责是给每一位排查对象提供水银体温计、口罩(还提供了一瓶150毫升的酒精和1包棉签)等物品;并且进行首次体温测量,并做好登记。

乡村医生与村民小组长的角色很相似,具有很强的“群众性”。一般来说,乡村医生是农村中比较受尊重的人,他们对村里的情况也比较了解。但与村民小组长不同的是,乡村医生主要对与疾病相关的情况(如病史)非常熟悉,他们的工作内容更具专业性。乡村医生进门之后往往直接切入主题,不会拉拉杂杂讲太多其他不相关的事情。据他介绍,在合乡并村之后,全镇还有5个行政村没有村医。这些无村医的村,是由乡镇卫生院派出医务人员到村里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全镇乡村医生中,有两位已经近80岁,本地村医老龄化较严重。

乡村医生的主要任务是为从武汉来的人员测量体温、每天2次,并且在规定时间内(下午两点)上报到乡镇卫生院。首次测体温需要亲自上门,并送上体温计(每人1支)和口罩(每人1个)并指导使用,劝导重点对象及其家属居家隔离,尽量不要外出。此后,可由重点人群自测体温、自报情况,乡村医生也可以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获取信息。

乡村医生的工作虽然很细微,但却非常重要,是农村三级医疗卫生组织体系的“网底”,是医疗卫生事业的“桥头堡”和“前沿阵地”,也是落实卫生防疫工作的重要抓手。然而,现在我国村级医疗卫生事业基础比较薄弱,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不高。

近年来,我在全国多地开展农村医疗卫生事业的专题调研,发现不管是东部还是中西部,全国乡村医生队伍的情况都不容乐观。湖南省作为一个中部省份,也不例外。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开始,湖南省启动了“本土化乡村医生”培训计划,专门为村卫生室培养医务人员。尽管标准稍低些,但实践证明,它比较符合湖南农村的实际情况,有效调动了民众参与“本土化乡村医生”培训的积极性。7年来,为基层输送了超过5000名乡村医生,部分村医毕业后回到村里执业,部分人拿到了执业助理医师证。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毕业的年轻“乡村医生”与老村医们一道,守护着农村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线。

家乡的观察也让我想起了调研期间遇到的那些没有乡村医生的“空白村”。我联系了孝感市的一个村医,他告诉我,2019年,通过派遣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到村里开展巡回医疗,全县摆脱了“空白村”。在此次防疫工作中,他们的主要做法是把每个村分成几个片区,由村干部和党员群众分片负责。每个村的乡村医生(包括巡回医生)负责对所在村进行技术指导。但也有一些地方,苦于乡村医生的缺乏,只能启用村组干部、积极分子等其他非专业人员。

此次疫情暴露出,我国基层医疗卫生事业还存在很多薄弱之处,“强基层”依然任重道远。

乡镇卫生院的行动

此外,我们还经历了一次乡镇卫生院的响应行动。

乡村医生给我们首次测量体温时,我是36.5℃,妻子是37.2℃。按照我们的理解,37.2℃在安全范围内。但没想到,第二天,镇卫生院的院长带领两位副院长和公共卫生科的主任驱车来到我家,亲自为妻子做登记,并再次测体温。

因为要负责全镇的疫情防控工作,乡镇卫生院医生的身份角色和工作方式更具专业性和直接性。他们的来意很明确,方式也较为直接:重新确认了妻子的基本信息,然后进行体温测量,体温测量的结果是36.9℃。

在我们经历的这次事件中,乡镇卫生院的作用是对乡村医生的初步排查结果进行确认、完善和纠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乡镇和村两级是互补关系:没有乡镇卫生院的指导,村卫生室就是盲目的;而没有村卫生室的落实,乡镇卫生院就是无力的。在村医比较健全得力的地方,乡镇卫生院的职能就能更好地发挥,解决那些村卫生室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在村医缺乏或不得力的地方,乡镇卫生院就需要冲在第一线。

我们自己的响应

面对此次疫情,我们自己也做出了响应。回到老家之后,我们坚持自主隔离,坚决不外出;每天随时给自己及家人测体温,观察自己和家人的情况,并详细记录下来备用。

最难做的工作是说服父母等长辈。有不少好友向我抱怨说:过年期间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说服自己的父母戴口罩,有些子女甚至向父母说了一番“狠话”,但效果却很一般。

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给自己的父母和长辈做工作,需要考虑到他们的接受能力和最终的效果。此外,也可以试着寻找一些能改变父母想法的关键人物。例如,村民小组长、村干部、乡村医生等等,就属于这种关键人物的范畴。

我个人也遇到了这种情况。家父最初对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够重视,经我们介绍后虽有所改观,但在村中好友的多次邀请之下,还是去了别家串门。母亲出面之后,他才回到家中继续隔离。但两天之后,又想要出门。当时,我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家父对中医药有浓厚的兴趣,于是拉着他一起研究我国各地最新发布的新冠肺炎防控的中医药方案,这才有效缓解了“燃眉之急”。家庭内部的响应属于更为微观的层次。现在,我意识到疫情防控工作的长远方向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观念,这是非常微妙但又极为重要之处。疫情面前,我们能做的,就是管理好自己,并积极地帮助身边的人。生活治理是一项需要做更多群众工作并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开展下去的特殊工作,它不仅在目前的疫情防控中具有基础性价值,而且应该在疫情结束后继续坚持下去。

小结

农村如何开展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以上主要介绍了三条线索:

一是通过利用县、乡、村、组四级行政组织的全覆盖特征,对全人口的基本信息进行有效采集和管控;

二是通过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防疫组织的专业优势,对全人口特别是重点人群进行医学监测和服务;

三是我们自己行动起来,从自己做起,从影响身边的人做起,为疫情防控筑牢微观的根基。

实际上,基层还有很多关于疫情防控工作的机制创新,为社会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同时也为实质性推动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与智慧。在这里,我想呼吁社会学的研究者积极参与到相应的研究中来,科学助力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

(编辑  宋斌斌)



* 田孟,武汉大学社会学院。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

2022年02期

总期号:2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