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中美关系转向新的阶段

来源: 2020.07.21 10:22:05

 

中美关系,错综复杂,但只要抓住“纲”,就会一目了然。中美关系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过程中,遇到的最重要的国家关系,我们要紧紧抓住中美关系的本质特征。中美关系对中国社会将产生全面和深刻影响,在中美博弈斗争中,中国面对可能发生的法律围剿风险,需要国家意志和法律思维。

 

中美关系从“战略合作伙伴”转变为战略竞争对手

一、中美关系从“战略合作伙伴”转变为战略竞争对手,具有几个基本特征:第一,从部分合作转向多方面博弈;第二,矛盾冲突逐步升级;第三,中美博弈军事冲突的风险逼近;第四,中美关系的变化直接关系中美两国的国家命运。

美国白宫于 2020 5 20 日发布的《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全面公开把中国作为最主要的敌人。美国提出,这是社会制度和价值观的斗争,实际上是美国及其盟友捍卫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美国的立场是,不惜代价,打垮中国,决不允许中国崛起,超越美国。中美博弈是一场持久战。最终取得胜利的一方,取决于国家意志和人心向背。

二、中美之争和历史上“老大老二之争”具有不同的本质和特点,也不是西方学者所称的“修昔底德陷阱”。历史上,美国在与英国、德国、日本、欧洲的斗争,都是通过政治和经济手段打垮对方。只要对方心甘情愿做小弟,斗争就会从激烈转为和缓,甚至长期和平共处。美国对苏联,则是从内部进行和平演变,“五马分尸”,肢解苏联。美国对中国,则是全方位打击,穷尽一切手段,不把中国打垮决不罢休。

纵观中美关系,美国几十年来一以贯之的战略,是全面遏制中国崛起,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和平演变和全方位公开打压,改变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由此,中美关系的本质,不是老大老二的经济关系,而是两种社会制度,两种发展道路,两种发展模式的博弈。中美关系已经转向新的发展阶段,已经从和平演变,上升为全方位打压中国,开始显现不惜代价的“亚战争状态”。

三、美国的本质是帝国主义。列宁说,帝国主义的本质是垄断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中美的矛盾已经不是中小企业同大型企业、技术落后的企业与技术先进的企业进行竞争。正如列宁所说,“现在已经是垄断者在扼杀那些不屈服于垄断、不屈服于垄断的压迫和摆布的国家和企业了。”[1]长期以来,很多善良的人们,忽略了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这个本质。中美关系发展到这个阶段,美国的一切不靠谱、不讲理、长臂管辖、霸凌主义,种种疯狂都是其本质使然。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美国是垄断的资本主义;寄生和腐朽的资本主义;霸权的资本主义;垂死的资本主义。“美国第一”和“美国优先”都体现出美国霸权和垄断的帝国主义本性。

四、中美关系将处于长期缠斗状态。中美在合作中有打压,打压中有合作。美国打压中国的形式将更加多样化,打压的手段更加赤裸裸。打压的频率将更加密集。美国对中国全方位打压的“亚战争”状态将成为中美关系的主要方面。

五、对美国政治制度本质的再认识。第一,“美国第一”的概念,几十年来没有改变。美国要中国长期屈居全球产业链条的低端位置,成为美国的附庸;美国使用种种打击手段迫使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以消除对美国的经济霸权、金融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政治霸权的任何潜在威胁。第二,世界新冠疫情给中美关系激化提供了催化剂。美国的所谓群体免疫,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资本至上的典型表现。美国甩锅抹黑中国,不仅是美国转移目标的斗争手段,而且是帝国主义本质决定。第三,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退群”和单边主义,特别是世界疫情的爆发,加速了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区域化的世界格局多层次变化。但是,我们决不能据此认为美国是在“退却”,本质上是美国意图将中国与世界经济割裂开来,阻止中国融入世界市场,以维护美国在国际事务的主导地位。事实上,世界经济秩序仍然是在美国的主导之下。第四,中美博弈将会全方位展开,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舆论战、资源战、法律战和军事战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可能掐断中国的资源通道,扼住中国发展的咽喉。美国在时机成熟时,也不会放弃运用法律战对中国进行打击,因为这是成本最低,操作性最强,对中国经济直接损害最大的斗争手段。第五,中美博弈将是长期的斗争,最终胜负取决于两个国家的内功:制度优势和人心所向。所以,美国会抓住一切时机,对中国在舆论上、经济上、政治上进行渗透和分化,软的一手和硬的一手会交替使用,甚至同时使用。对此,我们一定要有充分思想准备。

 

中国正在进入新的战略调整期

世界疫情无情地催化了所有国家的内在矛盾,催化中美斗争加速表面化、激烈化,并对中国社会产生全面和深刻的影响。它促使我们对西方治国理论的反思,对“小政府大社会”的反思,对自由经济的反思,对西方三权分立民主化的反思;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更深刻地体验到中国社会制度的优越性。这次中国武汉成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各省市支持武汉抗击疫情,42000多名医护人员,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些医护人员全部来自公立医院。中国发展经济不是为了满足GDP指标,而是为了满足人民需要。

中美关系转向新的发展阶段,促使我们更加重视研究美国、向美国学习先进的东西。中美两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十分巨大,中美关系仍然是中国优先考虑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科技、金融等方面还占有很大优势。只有敢于研究自己的对手,善于向自己的对手学习,才能真正变得强大。

 

    海外市场大洗牌,是危机,更是机遇

一、对中美博弈要有清醒认识。我们现在很多人对于美国对中国政策的本质转变,美国将在何种程度、采取何种手段打压中国的认识,还没有脱出“美国是讲道理”的思维定式。特朗普上台以来,退群、脱钩、围剿、另起炉灶,战略轨迹非常清晰,体现了坚决打垮中国的决心。特朗普对中国的战略一以贯之,斗争策略是“扮猪吃虎”,以不靠谱的表象蒙蔽了很多善良人的眼睛。

二、中国海外市场将面临大洗牌。中美“硬脱钩”,已是美国的既定方针。“硬脱钩”将是一个长期过程。当然中美经济硬脱钩对双方都会产生很大伤害,但美国决策者更偏重政治的考虑。他们认为,目前世界经济一体化为中国提供了崛起的机会,为了遏制中国,美国显然企图另外建立一套体系,将中国排斥在世界市场之外。美国要不惜一切遏制中国发展,要将中国海外市场生产链条断裂,海外经济的政治风险和经济不确定性加大。海外市场将受到巨大损失,但目前国内市场规模还很不够。我们要下大力量建立国内经济循环圈,“旧力将尽,新力未生”,要准备过一段时间紧日子。

三、中国将建立“双经济循环圈”,抓住创新模式的历史机遇。中国经济要健康有序发展,应该研究建立“世界经济循环圈和本土经济循环圈,双经济循环圈,相互契合、滚动发展”的创新模式。如果过于偏重世界经济循环圈,我们的生产链条将会越来越长,越来越分散。在国际竞争的大背景下,政治风险和经济不确定性将会日益增强。只有充分利用本土经济循环圈和世界经济循环圈的优势互补,最终建立“双经济循环圈”,我们才能进退有据,不畏风险。

 

夺回中华文明在意识形态的主导权

中美斗争,是制度之争,道路之争,是国运之争,也是意识形态之争。美国政府文件也明确表示,中美之争“是捍卫资本主义制度和价值观的斗争”。一个民族存在的本质特征是民族文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经济振兴是基础,精神振兴才是灵魂。所以,中美斗争的新阶段,我们要发扬中华文明在意识形态的话语权、主导权。

在中美斗争新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必然要和西方价值观“脱钩”。多年来,国内热衷传播西方文化,其中很多因素实质上是西方殖民文化。我在承办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之后,曾积极呼吁尽快制定《英雄烈士保护法》,而相关学术界就是否应当制定英雄立法问题,两种观点针锋相对。反对以英雄立法保护英雄名誉的主要观点是:第一,对全体公民不公平;第二,破坏了好不容易形成的社会民主氛围;第三,将会撕裂社会舆论;第四,绝不会被西方强国所承认;第五,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我当时表示:用法律保护本国英雄名誉,是世界各国的通例;美国是利用多部法律保护本国英雄的国家。俄罗斯在前苏联解体后,痛定思痛,也制定多部法律保护俄罗斯的革命英雄。反对用英雄立法保护英雄名誉的主张,居然被某些人鼓吹为“西方民主文化的精髓”。某些“公知大V”在中国传播的所谓西方文化,实质上并不是西方文化的优秀内容,而是西方的殖民文化。

中美斗争新阶段,也为我们提供了改变社会奢靡风气的历史机遇。我们全国上下都要有过一段紧日子的思想准备。我们要再次提倡艰苦奋斗,绝不允许骄奢淫逸的社会风气弥漫于我们的社会空气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我们艰苦奋斗;中国要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仍然需要艰苦奋斗。

 

   法律围剿的风险时刻存在

一、美欧法律围剿的风险,随着中美斗争形势时隐时现。我们一些人士认为,美国起诉中国根本不可能,因为违反了“国家主权豁免”原则,甚至根本不会立案。实际上,国家主权豁免论在美国司法制度中根本不算什么。美国的司法专横和长臂管辖,可以为了贯彻美国的政治需要,扫清法律上的一切障碍。对中国的法律围剿是成本最低、直接打击中国的“剜心一刀”。法律围剿的风险时刻存在。

我们应该澄清一些认识误区:第一,认为美国起诉中国将违反国际法,南海仲裁案我们就不应诉,结果不了了之(其实,南海仲裁和美国诉讼完全不是一回事);第二,美国起诉中国将违反国家主权豁免法,美国起诉中国根本不可能立案;第三,如果美国敢动我们的1万亿美债,我们也有反制手段,冻结美国在中国的资产;第四,历史上的美国疫情扩散到世界,没有受到追究。为什么现在美国要追究中国的责任?这些认识误区,源于对美国本性的模糊认识,需要国家意志和法律思维澄清之。

二、美国的思维,至少有以下几点:第一,美国将以国内法起诉中国。美国的理由有可能是,侵权行为在中国,侵权结果在美国,将以判例决定在美国的管辖权;第二,美国可以曲解和绕过主权豁免原则;第三,诉讼是民事行为,和美国政府无关;第四,执行中国海外资产,有法律依据,符合美国的法治原则;第五,美国惯常的司法专横和长臂管辖,可以扫清一切诉讼的法律障碍。所以,确实不排除美国在适当时机起诉中国,并执行中国海外资产。目前我国对可能发生的法律围剿风险的认识明显不足。

三、面对美国可能发起的法律围剿战,我们需要国家意志和法律思维。我们面对的法律围剿,本质上是政治战,是总体战。但是我还要强调,应对美欧法律围剿,首先是法律战,法律战是总体战之纲。

                                   (编辑  季节)



* 赵小鲁,北京律师协会监事会监事长。

 

[1] 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人民出版社,201412月第一版,第23页。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06期

总期号:期

2020年2-3合刊

总期号:251期

2020年05期

总期号:2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