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超主权数字货币金融野心与现实挑战

李礼辉 来源: 2020.09.14 14:38:05

 

 

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刚面世时,全球金融市场几乎是静默无声的。10年后的20196月,由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登场,则给全球的金融圈带来了巨大的震撼。这是因为,Libra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不受华尔街控制、不受中央银行控制,可以覆盖数十亿人的全球性货币和财务基础设施。

 

几种类型的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可以区分为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和超主权数字货币。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国家主权背书、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构成了法定数字货币,或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最近,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开始小范围试点,这是全球第一个进行试点的法定数字货币。

我国法定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投放体系和央行中心管理模式,保持现行的货币市场运行机制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将采用账户松耦合加数字钱包的方式,可以替代流通中的现金,可以脱离银行账户实现端对端的价值转移,可以实现“可控匿名支付”。

虚拟货币是公有区块链社区的价值标记和激励工具。有些虚拟货币可以与法定货币交易,形成交易价格,也就具备了金融工具属性。虚拟货币的技术性缺陷来自“去中心化”的公有区块链架构。在这种架构下,全网验证需要超大规格的数据同步,各个节点的运行能力需要达标和均衡。因此,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至今仍然尚未解决交易效率和规模化问题。虚拟货币的经济性缺陷在于,缺乏足够的实体资产支撑和信用背书,价值不稳定,投机性太重。

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必须具备如下品质:具有公众信任机构的信用背书;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台;具有可审计的金融资产支撑;具有行政许可的市场准入。

近几年,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陆续进入金融市场,包括高盛的数字货币SETLcoin,摩根大通的数字货币JPM Coin,瑞士联合银行主导的13家跨国银行计划于2020年推出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多功能结算币等。这些金融机构推出的数字货币,主要用于范围有限的金融交易。

 

Libra具有颠覆性潜力

 

Facebook准备推出的数字货币Libra,一开始宣称的目标十分高调:不受华尔街控制,不受中央银行控制,覆盖全球各个角落。这也许足以吸引大众眼球,但也足以引起金融监管的担忧和权势资本的恐慌。这就使Libra一开始就备受监管压力。

那么,Libra到底具有哪些颠覆性的潜力?Libra白皮书1.03个重点。

一是行业巨霸联合创始,覆盖巨大客户群体。

LibraFacebook牵头,现有联合创始机构21家,包括线上支付、电信运营商、线上旅游、线上打车、电商平台、流媒体音乐平台、线上奢侈品平台等,可以为Libra提供足够的信用背书,拥有覆盖全球的超过20亿的客户群体。

二是应用数字技术,构建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

Libra应用联盟区块链的分布式对等架构,应用隐私计算技术保护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应用Calibra数字钱包,提供可以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点对点、端对端的交易和转账平台,不再需要银行,不再需要第三方支付机构。

三是以硬资产做支撑,维护独立数字货币的价值。

Libra协会成员的投资和用户购买Libra的法定货币,都将成为储备金,用来支撑Libra的价值。Libra用储备金进行低风险低回报的投资,与低波动率实体资产捆绑,以保持价值稳定。

Libra选择在瑞士注册,但能否得到各国金融监管部门的许可,关键在美国。面对金融监管机构、中央银行以及政客的担忧和质疑,Facebook将会如何寻求冲破重重障碍的可行路径?这10个月来,Facebook双管齐下,似乎取得了一些进展。

其一,将Libra提升为国家的经济金融战略。在法规之外,还有什么足以打动美国政客和政府?那就应当是国家的经济金融战略。20191023日,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长达6小时的听证会上,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一再强调,Libra并不是试图创建全新的主权货币,只是要建立一个全球支付系统,而且在储备金中美元占最大比例;这将扩大美国的金融领导地位,以及在世界各地的民主价值观;如果美国不进行创新,全球的金融领导地位将没有保证;中国在技术创新方面已超过美国,部分支付基础设施也将领先于美国,因此美国必须建立更加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其二,严格遵循美国的金融监管法规。Libra要达到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门槛,必须解决一些重大问题,主要是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商业运行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金融合规管控的实现路径和可信度。

201910月,笔者曾经提出:如果美国试图保持金融霸权地位并夺取数字货币全球主导权,有可能对Libra给予附加限制性条件的行政核准。例如,要求Libra锚定的法定货币篮子中增加美元比重以符合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要求Libra遵循关于反洗钱、反恐融资、反逃税的法律规范。

2020416日,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2.0,在满足美国政界要求、适应金融监管规则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前进了一大步。

第一,强化美元的货币霸权地位。Libra网络将新增一类数字货币:锚定单一法定货币的数字货币,如≈USD/美元、≈EUR/欧元、≈GBP/英镑等。与此同时,发行全球性数字货币≈LBR,按照固定权重构成货币篮子,类似于IMF的特别提款权SDR

Libra协会认为,对于在Libra网络上没有单一数字货币的国家,≈LBR是中立而且稳定的替代方案,可以作为支付和结算工具。

Libra数字货币体系中,实质性的依托是美元。Libra或将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进美元货币霸权的工具。

第二,强化金融合规标准。20196月,Libra白皮书1.0宣称应用有中心的联盟区块链架构,但说明将在5年后采用去中心化架构。20204月,白皮书2.0则表示,将保持中心化的技术架构。

Libra协会承诺,将制定金融合规和全网风险管理的综合框架,建立反洗钱、反恐、遵守制裁和防范非法活动的严格标准,打击各类金融犯罪。

Libra协会承诺严格执行市场准入制度,负责对协会会员和指定经销商进行全方位的尽职调查,调查涵盖合规信息证明、经济能力证明,并且验证程序节点技术能力。对于破坏Libra网络完整性和安全性的会员,将予以剔除或驱逐。

Libra协会承诺充当金融情报机构FIUFinancial Intelligence Unit)的角色,执行金融情报监测功能,全天候监视Libra网络的活动,当检测到可疑活动时,依法向主管部门提交信息和报告。

如果说,FacebookLibra,在20196月还只是一张有点惊世骇俗的发展草稿,那么,现在就应该是一套可供施工建设的工程蓝图。从现有进展看,Libra有可能获得批准。

我们应该关注的是,Libra可能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超主权数字货币极有可能颠覆与重构全球货币体系及传统金融模式,即超越国家主权,僭越中央银行,跨越商业银行。

一是可能冲击主权货币地位。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地位本质上取决于公众的信任,法定只是加强了公众信任。贝壳成为原始货币并非出于法定,而是由于公众认可的等价属性。弱小国家如果遭遇重大经济困难,主权货币就有可能失去国民的信任,就有可能被超主权数字货币所取代。发达经济体的主权货币一般不会退出货币舞台,但可能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锚定对象,货币地位有可能主次更替。

二是可能重塑货币霸权地位。超主权数字货币的霸权地位,将由覆盖范围、用户规模和实体资产规模来决定,全球有可能出现几个势均力敌的超主权数字货币系统。全球流通的超主权数字货币也许不再有明确的国别标签,最为重要的是公众认可的全球性商业信用和全球性数字信任。

三是可能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Libra一旦形成覆盖全球各个角落的金融基础设施,就可以从支付清算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投资、保险、资产交易等领域,渗透平民大众的经济生活,在进化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的同时,全面争夺金融业的市场。

四是可能影响“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一带一路”国家大多数经济实力偏弱,货币体系容易受到超主权数字货币的冲击。这些国家的货币市场,一旦被美国资本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占领,就可能排斥数字化人民币的进入。这将影响“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积极应对挑战,抓住发展机遇

 

上述这些挑战将集中表现在未来的货币、金融领域,但植根于现实的全球性金融格局和技术格局。很多人津津乐道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金融业取得举世瞩目的进步,近10年来我国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就。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保持清醒和警惕。这是因为,美国仍然把握全球性金融体系的主导权,美元仍然占据全球性货币霸权的地位,而且,美国等西方国家拥有数字技术的控制权和主导权。

例如,在数字技术领域,我国是数据资源大国和数字化市场大国,但却是软件弱国。从已经普及的电脑、手机,到正在深度研发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其操作系统、源代码和算法程序的知识产权,几乎都是美国和日本控制的。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底层技术上,我国目前缺乏自主产权。我国的区块链应用项目大多采用开源区块链底层平台,进行适应性调整开发。

对国外操作系统和开源程序的广泛应用,势必导致技术依赖风险。201911月,美国和日本达成数据协定,将禁止国家强迫企业公开数据信息;协定的重要支柱之一是,原则上禁止国家强迫企业公开“源代码”和“算法”。612日,被美国商务部列入管制名的哈工大、哈工程等高校的师生发现,学校购买的来自美国的正版软件MATLAB——理工科研必备数学软件,已经被取消激活。

我们应该积极应对挑战,紧紧抓住未来发展的机遇。

第一,数字货币将成为金融业数字化变革的基本工具。我国应该立足于数字金融健康发展,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抓紧制定区块链金融监管、数字资产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法定数字货币发行等数字金融制度。统筹规划、逐步建立数字信任机制。

第二,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有必要进一步完善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实现路径,完善底层技术架构和应用场景设计。

第三,数字金融势必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国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统一标准。

第四,数字技术是全球数字经济平等竞争的基石。即使是大国,经济上的闭环运行一般只会降低经济资源配置的效率,增加经济运行的总体成本,并影响国民消费的品质。但如果在关键技术领域受制于人,一旦遭遇大面积封锁,就可能造成经济失速、全球化进程受阻。因此,在高端芯片、航空发动机等硬件制造领域,在操作系统、核心数字技术等软件开发领域,我国只有补齐短板,才有可能与西方发达国家真正建立平等、互利的关系。

                                  (编辑  季节)



* 李礼辉,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中国银行原行长。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09期

总期号:257期

2020年08期

总期号:256期

2020年7期

总期号:2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