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新冠疫情加剧美国社会的不平等现状

李静 程恩富 来源: 2021.01.06 10:29:37

 

内容提要: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美国在贫富分化、种族不平等、医疗和健康不平等、教育不平等等经济社会问题进一步加剧。美国在应对疫情及其加剧社会不平等两方面表现出系统性失败。

关键词:新冠疫情  社会不平等  私人垄断资本主义  新自由主义  政治经济学理论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面临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今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无论是美国、日本、英国等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20年几乎都将出现程度不同的经济萎缩。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为-4.4%,美国经济增速为-4.3%[1]美国等大多数国家要想使经济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很可能要经历一个漫长、坎坷且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拥有全球最强的经济和科技实力以及最为丰富的医疗资源,然而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却出现治理失控、乱象丛生的现象。截至北京时间1211日,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的统计显示,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1600万,累计死亡病例超29.7万,两个数字均居全球首位,新冠疫情成为“美国的滑铁卢”、[2] 疫情持续蔓延导致美国经济形势不断恶化,社会矛盾和冲突凸显,国内财富和收入差距等各种社会不平等状况进一步恶化。

新冠疫情凸显美国社会经济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严重地扰乱了社会经济活动,凸显了美国早已存在的各类经济社会问题。具体而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新冠疫情加剧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和阶层固化

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的餐饮业、娱乐业、零售业、交通运输业及旅游业等行业遭受重创,许多企业纷纷裁员、破产或关闭,由此导致失业人数屡创新高。据统计,今年以来,美国已有超过500家较大规模企业申请破产,达到10年来的最高点;与此同时,有更多的中小企业则直接关闭。[3]

 

随之而来的是全美失业率激增,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20204月,美国失业率高达14.7%,较3月的4.4%增长了两倍多,是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5月以来,尽管美国失业率已从13.3%降至10月时的6.9%,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高位。截至117日当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70.9万人,这一数字已较前期有所下降,但仍约为新冠肺炎疫情前每周平均水平(22万左右)3倍多。[4]

 

一系列数据均表明,当前美国就业市场仍处于困境。

另一方面,社会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集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站(CNN917日报道,美国政策研究所最新一份关于财富不平等状况的报告显示,从318日到915日,643名最富美国人总共“聚敛”了8450亿美元资产,其财富合计增长了29%。报告指出,迅速增加的财富使美国最富有人群的净资产总额从2.95万亿美元增加到3.8万亿美元,而数以百万的美国人现在的收入却低于疫情前。[5]

根据彭博社108日的报道,美国最富有的50人现在拥有的财富总值近2万亿美元,比2020年初增加了339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最贫穷的1.65亿人(超过美国一半人口)的财富之和。[6]

 

美联储近日也对2020年上半年美国财富状况进行了评估。其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的财富分布在种族、年龄和阶级之间存在明显差异。最富有的1%美国人的净资产总额达到34.2万亿美元,而最贫穷的50%美国人的净资产仅为2.08万亿美元,只占美国家庭总财富的1.9%。该数据同时显示,美国白人拥有全国财富的83.9%,而黑人家庭拥有的财富仅为4.1%[7]日益增大的贫富差距使美国社会阶层固化日益严重,普通民众向上流动的前景日趋黯淡,经济增长带来的收益大多被资产阶级(尤其是金融资产阶级)占据,无产阶级所面临的贫困问题非但未得到有效改善,反而可能出现贫困的代际传递。

新冠疫情加剧种族不平等

在以白人为主体的美国社会,拉美裔和非裔等少数族裔社会经济地位低下,贫困人口较多,长期遭受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黑人陷于贫困的几率是白人的2.5倍,其婴儿死亡率是白人的2.3倍,失业率是白人的两倍,家庭收入水平则低于白人的2/3,而被收监的几率则是白人的六倍多。[8]

新冠疫情暴发后,种族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美国疾控中心(CDC10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从51日至831日,美国白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51.3%;相比之下,占总人口12.5%的非洲裔美国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18.7%;占总人口18.5%的拉美裔美国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24.2%,这一数据比前三个月的统计结果上升了10.2%[9]

 

这一现象的出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拉美裔和非裔由于受教育水平低,大多从事维持社会运转所必需的服务业,疫情期间无法居家办公,直接面临病毒感染的风险;二是由于拉美裔和非裔收入低,比白人更容易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三是在疫情期间许多人失业,难以享受像样的医疗服务。[10]在这种条件下一旦感染病毒,患者的病情很容易恶化。

除此之外,相较白人而言,少数族裔在财务上处于劣势,经济上更脆弱,更容易受到外界环境变化的影响。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少数族裔家庭普遍面临严重财务问题,非裔和拉美裔家庭受疫情影响更大。[11]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美国白人拥有的企业数量减少了17%,而拉美裔和非洲裔拥有的企业数目分别减少了32%41%。即使有联邦政府的救助计划,最需要救助的少数族裔企业也几乎得不到优先考虑。[12]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不同族裔间的财富和收入差距越拉越大,少数族裔将会面临更为艰难的处境。

新冠疫情加剧医疗和健康不平等

美国的医疗系统完全市场化,其上下游被医疗机构、药厂、保险公司等利益集团把持,定价不透明,加之政府不对医疗价格进行规范,这导致美国的医疗费用通常是其他发达国家的两三倍。[13]

 

因此,对于普通美国人来说,医疗保险非常重要。美国的医疗保险大致可以分为私人医保(商业医保)和公共医保。美国约有66.1%的人拥有雇主提供的商业医保(亦被称作“雇主医保计划”),另有34%的人接受政府提供的公共医保。[14]一般来说,稍微好一点的商业医疗保险费用为每年2万美元左右,大公司可能会负担雇员70%左右的保费,雇员自付6000美元左右,但即使有比较好的商业保险,就医仍需自付10%左右。[15]

 

如果没有医疗保险,一旦患病将面临高昂的医疗费用。据统计,美国2018年医疗保健支出为3.6万亿美元,人均11172美元,比上一年度增长4.6%,卫生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高达17.7%。预计2019-2028年美国卫生支出将以年均5.4%的速度增长,到2028年,将达到6.2万亿美元。[16]然而,根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2019年的报道,近40%的美国人无法支付400美元的意外开支,有25%的美国人因为负担不起医疗费用而不得不放弃必要的治疗。[17]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就有8700万美国人医疗保险不足或没有任何保险。[18]每年有超过五十万个家庭因医疗相关债务而宣布破产。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使许多人的生活和命运发生了彻底变化。据《纽约时报》报道,那些处于较低经济阶层的人更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他们也更有可能死于这种疾病。而且,即使对那些保住了健康的底层人士来说,他们也更有可能因为隔离和其他措施而遭受收入损失或失去医疗保障,这种影响可能是大范围的。[19]

 

根据美国保险行业组织研究,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花费中位数为3万美元至6万美元不等(约合20万至40万元人民币)。对于数千万因受疫情影响而丧失医疗保险或保险不足的人来说,这一数字是难以承受之痛,一旦感染新冠肺炎就必须面临艰难而残酷的抉择:要么选择治疗,并做好破产的准备;要么放弃治疗,听天由命。

新冠疫情凸显美国医疗贫富差距,老人、穷人、少数族裔等群体首当其冲。相比之下,富人、体育明星、影视演员以及知名政客等权贵不仅享有病毒检测和治疗上的优先权,而且可以得到高水平的私人医疗服务,真正实现了“医疗自由”。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18日的白宫记者会上承认,有钱有名的人有时会被特殊对待,“也许这就是人生,这时常发生。我注意到有些人很快就接受了检测”。[20]

 

新冠疫情将美国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暴露无遗。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盘根错节的医疗利益集团,建立真正的全民医保制度,在突发性重大公共卫生危机面前,仍将有更多的美国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新冠疫情加剧教育不平等

美国政府承诺确保每个孩子都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然而,美国国内不同地区的教育水平存在差异,总体来说是东部和西部沿海地区高于中部地区。同时,由于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美国贫穷家庭和富裕家庭间的教育差距越来越大。美国的中小学以地方物业税为依托,学校的质量与社区质量有密切关系,房价越昂贵的高档社区学校质量越好。除“学区房”以外,富裕家庭还可以送子女去私立精英中小学读书,请有影响的人写推荐信,并让子女参与满足美国大学录取条件的各类活动,如:各类课外辅导课程、“贵族”运动培训班、海外游学等。在这种制度下,富人家庭的孩子往往能够享受最好的学校教育,而中心城区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孩子大多只能在教学质量相对较差的学校接受教育。[21]

 

在这样的政策和社会环境下,富裕家庭的子女显然会比贫穷家庭的子女享有更多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在高等教育阶段,收入和财富差距导致的教育不平等更加明显。美国高校实行申请制度,对校友以及提供大额捐赠者的子女给予优先照顾;同时,富人的裙带关系也会使其子女在申请大学时具备额外优势。近年来,美国高等教育成本持续高涨,政府的教育扶持资金却愈发匮乏。大学生能否顺利取得文凭,与其家庭的经济实力息息相关。据《纽约时报》统计,38所美国知名大学中,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前1%家庭的学生数量,多于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后60%家庭的学生的总和。[22]原本被视为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向上流动的重要手段的美国高等教育,在实际上却进一步助长了不平等,加剧了阶级和阶层的固化。

新冠疫情大流行引发了一场教育危机。一方面,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在疫情中备受冲击,最直接的影响是财政压力加剧和资金缺口扩大。据调查显示,在疫情影响下,政府的资金优先用于社会各行业的抗疫,大学的正常拨款被大幅削减;此外,疫情使得国际留学生入学率下降14.9%,这导致美国大学的收入急剧减少。与此同时,为了应对疫情,各大院校花费了数百万美元对学生进行检测、追踪和隔离。同时,学生改上网课、学校定时清理校园和宿舍等各项措施,也让大学的支出成倍增长。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影响了美国4000多所高等学府,包括哈佛在内的许多学校陆续实行了冻结招聘、员工提前退休、领导层减薪、重审预算甚至裁员等方法来平衡预算,一些小型文理学院在严重的财务危机面前甚至直接倒闭。美国劳工统计局报告显示,自今年3月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大学系统已经裁掉了30多万份工作岗位,亏损数亿美元。[23]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许多中低收入的美国人无法继续上大学或获得学位。贫困学生和有色人种学生将背负更多的债务,毕业率也会更低。在本科生中,美国原住民学生的下降幅度最大(-9.6%),其次是黑人学生(-7.5%),白人学生(-6.6%),西班牙裔学生(-5.4%)和亚裔学生(-3.1%)。[24] 美国国家学生信息交换所研究中心(NSCRC)报告称,今年新生入学的人数比去年下降了13%。进入秋季学期大约两个月以来,本科生的入学率比去年下降了4.4%,高等教育入学率总体下降了3.3%。[25]

 

在疫情面前人们发现,不论是在阶层跃升,还是在找工作方面,上大学并没有带来明显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质疑昂贵的学费是否物有所值。新冠肺炎疫情恶化了美国教育领域早已存在的各类问题,要使局面得以转变,就必须从根本上寻找原因并有针对性地进行调整。

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在私人垄断资本主义制度

长期以来,包括美国在内的学术界对社会不平等的原因进行了探讨,并一致认为财富和收入不平等是造成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关于财富与收入不平等,目前学术界形成了三种占据主导地位的观点:一是全球化论,即认为全球化扩大了美国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二是技术进步论,即强调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新科技革命使美国经济结构发生变化,由此造成“知识工人阶层”与其他劳动阶层的收入差距增大。同时又由技术进步论引出了另一种流行说法,即认为教育在美国收入不平等的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三是制度政策说,即政策选择、规则和制度对收入分配具有直接影响。[26]

 

有代表性的是法国学者托马斯·皮凯蒂的新著《资本与意识形态》,就持不同的价值观选择决定不同的制度和政策选择的说法。这些观点在美国国内的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引发了激烈的论战,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释美国社会不平等的原因。无论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都忽视了私人垄断资本主义制度这一根本原因。

私人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美国社会不平等的经济根源

马克思看来,造成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私有制条件下资本家对工人剩余价值的无偿占有,这一论断从社会制度层面揭示了不平等产生的真正根源。随着生产集中和资本集中的不断发展,资本主义已从自由竞争阶段进入私人垄断阶段。在这个过程中还产生了由工业垄断资本和银行垄断资本融合在一起而形成的金融垄断资本。美国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也是金融资本力量最为强大的国家。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垄断资产阶级控制了美国的经济命脉和上层建筑,支配了大量的社会财富,是美国事实上的统治者。通过市场控制、税收调节以及对本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劳动阶级的剥削,美国金融垄断资产阶级获得了高额的垄断利润。在新冠疫情期间,并没有阻挡金融资产阶级趁机发财,赚得盆满钵溢;相比之下,美国普通民众却在经济下行中苦苦寻找出路。这种严重的不平等局面从根本上说是由美国的经济制度造成的。

私人垄断资本主义政治制度衰败是美国社会不平等的政治原因

在私人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效率较低,其制度的脆弱性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暴露无遗。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最先冲击的是美国医疗卫生体系。疫情暴发后,美国迅速出现了检测试剂不足、医疗物资短缺、医疗资源挤兑等现象,公共卫生系统短时间内被击穿;紧接着出现了金融体系崩溃,美国股市五次熔断。与之相伴随的是美国失业人数激增,社会矛盾尖锐。面对系统性的社会问题,美国特朗普政府非但没有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反而一直极力淡化疫情的影响,甚至用反智和非理性的言论来压制科学的声音。在疫情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却急于督促各州复工复产,完全不顾及民众的生命安全。除此之外,新冠疫情也暴露出美国政治制度的腐朽和衰败。在疫情暴发前,美国两党部分议员一边对公众表示美国的疫情可防可控,一边却抛售了大量的股票。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非但没有通力合作、共同抗疫,反而相互指责,推卸责任,甚至出现了联邦政府“截胡”各州抗疫物资的情况。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特朗普政府任人唯亲,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负责的“空中桥梁计划”动用联邦政府紧急救灾的权利发国难财,从世界各地统一采购抗疫物资,最后却卖给了5家私人企业。美国各州想要获取医疗物资,必须从这5家私企手里竞拍。在疫情依旧严峻的形势下,两党不顾民众的安危和疾苦,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党派斗争和总统竞选上。美国在新冠疫情面前表现出国家治理能力低下、政治制度衰败使社会不平等成为顽疾。

新自由主义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社会不平等

新自由主义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边缘地位。直至20世纪60年代后期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出现了“滞胀”局面后,新自由主义才开始兴起,并逐渐在全球泛滥。新自由主义在完全自由的竞争市场和理性的自私经济人假说的基础上,主张“唯市场化”、“唯自由化”、“唯私有化”和“唯个人化”。[27]

所谓“唯市场化”,是指把生产要素、产品和服务全部交给市场去调节,反对国家必要的积极调控。所谓“唯自由化”是指让私人跨国公司在国内外市场完全自由地垄断竞争,反对国家和国际必要的制度和政策约束。所谓“唯私有化”,是指主张国有企业和公共服务要实行私有化(民营化),反对国家发展必要的国有经济和集体合作经济。所谓“唯个人化”,是指人们的福利和生活保障最大程度地由个人承担,反对国家实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措施。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反映垄断资产阶级的经济理论和政策,其影响遍及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等领域,给世界经济和社会的公平发展带来了许多恶果。

新自由主义是在反对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基础上产生的,旨在服务于金融垄断资产阶级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一目标。新自由主义在治理上主张放松金融监管,开放金融业务,实行金融自由化。这一政策的结果使金融市场迅速发展,尤其是美国,金融资本急剧膨胀,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脱钩,社会财富不断向金融资产阶级聚集,国家权力和上层建筑服务于金融资本的需求。在现实中就表现为美国政府和政党长期被金融利益集团操纵和控制,无法制定和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的税收、产业、社保等政策。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股市五次熔断,特朗普政府迅速采取了大规模的救市措施。相比之下,在抗击疫情上,美国政府始终行动迟缓,百般推诿,表现不力,成千上万的人因此而丧命。从美国政府救市不救人的做法上不难窥见,金融垄断资产阶级早已凌驾于政府和民众的利益之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以金融资产阶级为代表的大资本家的财富和收入越来越多,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必然越来越大。

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下,事关国民生计的医疗、教育、失业救济等行业均被私有化,公共服务被当作商品来出售,致使普通民众需要承受高昂的代价。在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重大公共卫生危机面前,美国社会依旧遵循私人垄断资本的逻辑在运转,一切都要以资本利益为首要考虑,民众的遭遇和疾苦都被弃置一侧。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代表极右垄断资产阶级的新自由主义仍然畅行其道,垄断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没有消除,美国由财富和收入严重不平等所引发的其他社会不平等问题就无法被消除。

  (编辑  杨利红)



* 李静,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博士后;程恩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首席教授、学部委员。

[1]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orld Economic Outlook, October 2020: A Long and Difficult Ascent [EB/OL](2020-09-30) [2020-10-22].          https://www.imf.org/en/Publications/WEO/Issues/2020/09/30/world-economic-outlook-october-2020.

[2] The New York Times. Thomas L. Friedman: China got better. We got sicker. Thanks, Trump [EB/OL](2020-10-13) [2020-10-22].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13/opinion/trump-china-coronavirus.html.

[3] 中央广电总台央视新闻.美国今年超500家较大规模企业申请破产[EB/OL](2020-10-12) [2020-10-22]. http://news.cnr.cn/native/gd/20201012/t20201012_525293386.shtml.

[4] 央广网70.9万!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仍居高不下[EB/OL](2020-11-13) [2020-11-15].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3256492190485109&wfr=spider&for=pc.

[5] CNN. US billionaires’ fortunes have skyrocketed $845 billion since March [EB/OL](2020-09-17) [2020-10-23]. https://edition.cnn.com/2020/09/17/business/us-billionaire-wealth-increase-pandemic/index.html.

[6] Bloomberg. The 50 richest Americans are worth as much as the poorest 165 million [EB/OL]. (2020-10-08) [2020-10-23].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0-08/top-50-richest-people-in-the-us-are-worth-as-much-as-poorest-165-million.

[7] 央广网.美媒:新冠肺炎疫情加剧美国社会经济不平等[EB/OL](2020-10-12) [2020-10-21]. http://news.cnr.cn/native/gd/20201012/t20201012_525293381.shtml.

[8] 新华网.联合国报告:美国贫困和不平等问题比想象的更为严重[EB/OL](2018-06-05) [2020-10-23].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6/05/c_1122940871.htm.

[9]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Race, Ethnicity, and Age Trends in Persons Who Died from COVID-19 — United States, May–August 2020 [EB/OL](2020-10-16) [2020-10-213].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9/wr/mm6942e1.htm?s_cid=mm6942e1_x.

[10] 唐慧云新冠疫情肆虐美国,少数族裔备受考验.《世界知识》,2020年第10期,第38-39页。

[11] 人民日报.美国少数族裔家庭面临严重财务问题.20201014日第016版。

[12] 人民日报.美国疫情蔓延凸显种族不平等问题[EB/OL](2020-08-31) [2020-10-22].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wap/html/2020-08/31/nw.D110000renmrb_20200831_1-16.htm.

[13] 央视新闻客户端美国分化:疫情加剧“医疗贫富差距” 全民医保道阻且长[EB/OL](2020-10-28) [2020-11-20]. http://m.news.cctv.com/2020/10/28/ARTIVRDZprb0fOxcP6Z7OJYI201028.shtml.

[14] 刘菲.新冠疫情冲击美国医保体制.《银行家》,2020年第8期,第75-77页。

[15] 参考消息网新冠疫情下的美国社会“众生相”[EB/OL](2020-03-17) [2020-10-23]. http://column.cankaoxiaoxi.com/2020/0317/2404885_6.shtml.

[16] 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 National Health Expenditure Fact Sheet | CMS [EB/OL](2019-12-17) [2020-11-20]. https://www.cms.gov/Research-Statistics-Data-and-Systems/Statistics-Trends-and-Reports/NationalHealthExpendData/NHE-Fact-Sheet.

[17] 新华网.中国人权研究会文章:新冠肺炎疫情凸显“美式人权”危机[EB/OL](2020-06-11) [2020-10-23].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6/11/c_1126100743.htm.

[18] U.S. News. 87M Adults Were Uninsured or Underinsured in 2018, Survey Says[EB/OL](2019-02-07) [2020-11-20]. https://www.usnews.com/news/healthiest-communities/articles/2019-02-07/lack-of-health-insurance-coverage-leads-people-to-avoid-seeking-care.

[19] The New York Times. As Coronavirus Deepens Inequality, Inequality Worsens Its Spread [EB/OL](2020-03-16) [2020-10-23].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5/world/europe/coronavirus-inequality.html.

[20] NBC News. Coronavirus: Trump says it may be “the story of life” that well-connected get testing first [EB/OL]. (2020-03-18) [2020-10-25].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coronavirus-nyc-mayor-slams-nets-over-testing-trump-weighs-n1162971.

[21] 中国社会科学网美国大学教育不平等加深[EB/OL](2018-01-31) [2020-10-24].  http://ex.cssn.cn/hqxx/201801/t20180131_3834433.shtml.

[22] The New York Times. Some Colleges Have More Students from the Top 1 Percent Than the Bottom 60 [EB/OL]. (2017-01-18) [2020-10-27].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7/01/18/upshot/some-colleges-have-more-students-from-the-top-1-percent-than-the-bottom-60.html.

[23] 央视新闻客户端.疫情之下的美国大学:裁员30多万人 亏损数亿美元[EB/OL]. (2020-11-01) [2020-11-20]. http://m.news.cctv.com/2020/11/01/ARTIVmg7ilt5IpTdDLNbjQ4r201101.shtml.

[24] National Students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 Fall 2020 Undergraduate Enrollment Down 4.4%; Graduate Enrollment Up 2.9% [EB/OL]. (2020-11-12) [2020-11-21]. https://www.studentclearinghouse.org/blog/fall-2020-undergraduate-enrollment-down-4-4-graduate-enrollment-up-2-9/.

[25] National Students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 COVID-19 Stay Informed with the Latest Enrollment Information 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s Monthly Update on Higher Education Enrollment November 12,2020 [EB/OL]. (2020-11-12) [2020-11-21].  https://nscresearchcenter.org/stay-informed/.

[26] 于海青.当前美国学界围绕不平等问题的争论与思考.《红旗文稿》,2014年第3期,第33-36页。

[27] 朱安东认清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实质《人民日报2012711日第002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12期

总期号:260期

2020年11期

总期号:259期

2020年10期

总期号:2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