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提前布局,在中美博弈中取得主动权

陈卫东 来源: 2019.09.17 13:35:38

 

目前,美国在金融领域的软实力相当强,在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在信用评级领域、监管领域以及国际金融的话语权等方面,相比中国都具有优势。美国的金融市场经验和人才优势也相当明显。我们对中美博弈在金融领域的严峻形势,要有足够的预判。

我国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占三分之二以上,内地对外证券投资资产约5000亿美元,其中27%是美国的证券资产,银行业有1.17万亿美元,对外资产70%是以美元计价的。

美国利用国际市场话语权唱衰中国

我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是很深的。美国以其现在的地位,可以在很多方面使中国在国际市场受到影响,比如通过美元清算和SWIFT体系影响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全球的经济活动;我们在美国市场以及从国际机构的融资,也可能会受到限制。

如果发生汇率战,一种可能是美国金融机构唱衰人民币,促使中国的资产外逃;另一种可能是美国政府逼迫人民币升值,由此降低中国的竞争力。还有一个极端的情况,美国可能冻结中国政府和机构在美国的资产,甚至通过“长臂管辖”约束其他国家对中国出口大宗商品,尤其是限制对中国出口石油和紧缺资源。现在美国制裁伊朗或者是其他的国家,都是采用这样一个手段和方式。还有一个领域,就是美国利用话语权方面的优势唱衰中国。它的评级机构可能会降低对中国主权评级和金融机构的评级,从而提高中国的融资成本,并可能直接导致资本外逃。

美国的驻外机构会利用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影响市场定价,这在发展中国家经常发生。在土耳其,美国的摩根唱衰土耳其里拉,导致里拉大幅度贬值。最近,花旗和美林都在降低中资金融机构在香港股市的估值,此事跟目前香港的政治形势以及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关系是很明显的。一旦中美博弈进一步加剧,这种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比方利用它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大幅降低对中资企业的估值,导致大量抛售,或者使我们在国际市场的融资受到重大影响。我们在香港、在美国、在伦敦上市的企业,都要有这方面的准备。

中资机构“走出去”要建立自己的服务体系

现在很多中资企业走出去,在海外所在国家没有自己的服务体系和产品,很大程度是依靠外资机构、特别是美资机构的网络体系、服务和产品。未来如果中美发生金融战的情况下,这些外资机构可能从这些服务中退出来,从而对中国在海外的企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华为的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捕,跟汇丰提供的信息有关。未来是否会有更多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们要有所准备。

我们要有应对措施和提前布局

总体上来看,中国和美国之间的金融战有三种可能:

第一,有一些摩擦和对抗是可以预防的,或者我们掌握相对的主动权。比如说汇率,美国如果要打汇率仗,我们手里调控的工具比较多,有一定的防范能力。

第二,有一些是我们没办法逃避的,比如说美国使用SWIFT清算体系,或者冻结我们在美国的资产等。

第三,要有底线思维,在一些方面要提前布局。比如说外债的数量、外债的结构,以及外资、尤其是美资在中国金融机构的持股,应该事先做好准备,万一中美经贸关系进一步恶化,我们相应的底牌和保护措施是什么。

为此我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要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争得主动,尽量减轻受到的冲击,首先我们自身的市场不能乱,特别是金融杠杆率不能太高,这非常重要。第二,我们金融市场资产不能有泡沫,泡沫就是金融市场的薄弱环节。另外,我们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制度、道路和信心非常重要,否则就会因为某些波动的力量导致大量的资本外逃。要建立宏观的安全线,关键是以下几个方面:(1)要控制外债的比重,对所有发展中国家来说,外债的比重往往是金融脆弱性很重要的影响因素。(2)外债的结构要注意优化,短期外债在整个外债中的占比要有控制,因为短期外债会导致资本的大进大出。(3)要掌握有效工具控制资本的流动。这都是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应对外部危机和外部冲击很重要的经验。不过,在目前市场发展情况下,我们需要发展什么新的工具,这个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第三,要控制美资对中国金融机构控股的比重。外资在中国的五大银行占比是不断下降的,从2012年资产占比49%逐渐下降到现在的37%,我觉得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现在这个市场环境中,我们银行业的市场,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的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考虑国家的安全屏障时,我们一定要评估现在在新的市场格局下,我们这些屏障是不是足够的坚固。另外,我们“走出去”的金融机构要有稳健的根基,不能轻易地触碰到美国的核心问题。只有我们自己足够稳健,才能够避免在这方面出现风险。

第四,应对美国挑战,需要争取尽量多的同盟伙伴。同盟一定是要在有制度保证的紧密的经贸关系基础之上才能形成。当然我们跟美国相比,同盟的力量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人民币国际化能够促使中国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是很长的,另一方面,人民币国际化也会成为外国的力量冲击中国市场的一个渠道或因素。所以在开放市场条件下,人民币国际化并不是降低外部风险的根本途径。

我们要准备足够的工具箱,一旦美国打击中国的海外资产,我们就要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同时,还要监控国内外市场的动向,尤其是当前,香港市场很可能成为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打击措施的一个敏感地域。

                                (编辑  季节)



* 陈卫东,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6期

总期号:277期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