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虹鹭钨钼:梦想照进现实

来源:秦伟 2019.09.17 13:37:27

  

  1906年,钨最早应用于制作白炽灯丝,照亮了一个时代。100多年后的今天,钨拓宽了应用,在非照明领域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将直径17.4mm3公斤的钨坯条,通过锻打、焊接和反复的拉制,制成高度精密的细钨丝。最细的钨丝8根绞合一起,才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直径。5公斤的粗钨丝拉成一根细钨丝,长度达1600公里,相当于从福州到北京的距离。

    虹鹭是世界三大钨丝制造商之一,也是国内首家实现钨丝出口的企业。在我国节能灯发展巅峰的2012年,中国节能灯产量占世界的80%,而其中80%的钨丝来自虹鹭。2012年虹鹭生产的细钨丝达到132亿米,足以绕地球325圈,可造出150亿个节能灯泡。“有灯的地方,就有虹鹭的光芒”——这就是钨丝行业的领军企业,厦门虹鹭钨钼工业有限公司的力量。  

1992年,厦门钨品厂(现厦门钨业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成立了虹鹭钨钼。1995年又引入战略投资者——韩国大韩重石超硬株式会社,虹鹭成为国有控股的中外合资公司,董事长是庄志刚。

 

梦想:让全中国灯火通明

  1985年,庄志刚毕业于东北工学院,分配到厦门钨品厂。但“到了厦门岛却找不到厦门钨品厂,打听了半天,才得知该厂在偏远的海沧,需要轮渡码头坐船过去。”

    第二天,庄志刚搭乘每天一班的运菜船前往海沧岛,找到钨品厂。当时,厂里只有几栋旧厂房,其余都是荒地,院里还有牛在吃草。

  钨品厂的前身是厦门氧化铝厂,1982年开始转产钨制品,1984年更名为厦门钨品厂。转产更名当年,盈利12.7万元,结束了20多年亏损的历史。看到中国照明市场的发展前景,厂长刘同高将工厂长期发展定位于钨深加工产品。

    中国是钨矿资源大国,但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还只能出口钨的初级产品,比如仲钨酸铵(APT)、钨精矿,出口钨粉都很难,出口硬质合金或钨丝,更是难上加难。1985年,厂里招了12名大中专毕业生,为建立深加工生产线做准备,庄志刚就是其中之一。

进厂后第二年,庄志刚和和其他两位大学毕业生被派到宝鸡有色金属加工厂学习钨丝加工技术。1989年,庄志刚离开钨品厂,到厦门某中外合资企业就职。3年后,刘同高厂长动员他回厂创业。老领导的鼓励和信任,激励着这位年轻人。“我很敬佩刘厂长:他动员我回厂那段话一直记在心里。让全中国灯火通明,也是我的最大梦想。”庄志刚慨然响应刘厂长的召唤,回到钨品厂筹建虹鹭。19929月,厦门虹鹭钨钼工业有限公司成立,投资总额800万元。

 

引进消化,博采众长

    从后道加工到初步形成生产线

回忆虹鹭的成立,庄志刚感慨万千。

  虹鹭成立之初,投资大,负债重,原材料紧张,公司连年亏损,连生存都困难。“最困难的时候工资都发不出来,我每个月要去找兄弟公司化缘,借钱发基本工资。总经理太难当了。当时我想,照明产业的前景蛮好,我们也有理想把钨丝产业做大,但是按现在这样做下去,公司就会消亡,不改变就没有出路。”

    庄志刚决定:尽管眼前这么困难,也必须自己把粗丝做起来,保证原材料供应,这才不会受到外界的限制。

    一次偶然的机会,打听到韩国有一家公司——大韩重石超硬株式会社(现名Taegu Tec),想转让部分设备和技术。这家公司是厦门钨品厂的客户。19955月,大韩重石超硬株式会社正式投资入股厦门虹鹭。虹鹭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700万美元,总投资1000万美元,建起了粗钨丝生产线。虽然最初的生产能力只有100吨粗钨丝的规模,但从没有初级材料到自己建立起相对完整的生产线,这对于公司的发展,确是一个里程碑。

    以我为主,拼盘引进

    虽然建了这条100吨坯条生产线,但因为投资太大,产能太低,所以体现不出投资效益,还是不挣钱。于是庄志刚考虑:如何构建一条能够超越别人的生产线?当时一些企业引进日本东芝、东邦、日本钨的技术装备,几乎都是1.5Kg坯条生产技术。如果延用过去的老方法建生产线,那就永远是跟在人家后面。虹鹭既然已经引进了大韩重石的3Kg垂熔技术,何不借鉴其他国家、其他企业的技术,做个“点菜拼盘”?

  于是,虹鹭分别引进了日本、韩国、加拿大、英国、美国的设备,再加上公司自己研发的设备,自己消化吸收,开发和这条生产线配套的整个工艺流程。因为是“拼盘”,没有人提供软件,软件是自己开发的。

同样是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别的企业都是从国外某企业完整地引进生产线,虹鹭则是立足自主、博采众长,引进、消化、吸收、改建、提高。这种办法比成套引进现成生产线难度大、风险高,但由于吃透了工艺和控制规律,更具优势。

 

创新为基,质量为王

  形成配套生产能力,公司解决了基本生存问题。不过,企业当时最大的困境就是“小”,不能形成规模,没有话语权,没有核心竞争能力,企业如何才能走出这个困境?

    庄志刚的结论是:唯一的办法,不仅要引进消化国外技术,还必须自己研发设备。购买外国设备太昂贵,财务负担太重。要想扩大产能,只能自己突破关键技术,自己做设备,才能降低设备投资的费用。

  引进“拼盘”,改变了虹鹭的产业链;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实现了虹鹭的扩张壮大。

    突破精密模具技术瓶颈

  虹鹭做设备不是简单的复制,而是把自己研究开发的工艺和技术融合进去,提升设备的性能,开发行业领先的专有设备。庄志刚举了一个模具的例子:

     钨丝制造,模具是核心。金刚石模具的拉孔最小不到10微米,相当于头发丝直径的1/8。当时,超细孔径金刚石模具的制造技术基本由国外企业控制,他们卖给我们的价格,比国内价格高2-3倍。虹鹭要扩产,金刚石模具又是易耗品,模具问题不解决,企业成本就降不下来。于是,庄志刚把国内众多知名模具厂的代表请到厦门,商谈供应超细孔径模具问题,而国内厂商没有一家能做好虹鹭需要的模具。

    “国内买不到,进口价格又太高,而且在供货时间和数量上都受制约。只有把自己的模具做起来,虹鹭才能继续扩张发展,”

    虹鹭找到世界四大著名模具企业,先下订单买他们的高价模具,然后谈条件:第一,我买你的模具,你必须让我的人到你工厂去培训学习;第二,你必须卖给我制修模的关键设备。

    通过派人去学习培训、消化吸收,再买回设备反复磨练体会。技术上有了把握,就开始试做模具,反复摸索改进,最后形成了自己完整的模具生产线。有了模具生产能力,公司实现了所需模具的完全自给,还可以外卖。

    钨丝制造行业是一个很小的细分市场,国外模具企业也不是量身定做的。虹鹭进口模具之后,还要经过修磨改造,才能用于钨丝拉制。自己做模具,不仅成本降低,而且更适合拉细钨丝;用自己的模具拉制的细钨丝,品质更好,更具有竞争力。今天,虹鹭制造金刚石拉丝模的实力,已达到国内一流。

    公司领导们总结:高质量精密模具制造能力的形成,是不断地消化吸收和技术创新的成果。如果关键生产设备被外国人垄断,自己辛辛苦苦挣的利润又要用在高价进口外国设备上,企业就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也更难以形成积累和扩大再生产。有了原材料供应,装上了“拼盘”生产线,解决了扩产瓶颈——3Kg垂熔机问题和高质量精密模具供给难题,企业“劲就有地方使了”。

  庄志刚带领技术团队,系统性地对比研究中国钨丝制造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之间的差距,提出了以钨掺杂、制粉、垂熔、焊接、压力加工等一系列工艺技术创新为突破口,结合装备技术改造和工装模具的技术进步,精心组织、科学攻关,解决了几十项技术难题,成功地开发出高性能单根重3-5Kg细钨丝和单根重8-12Kg粗钨丝。两项新产品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荣获福建省优秀新产品一等奖,替代了进口产品,填补了国内市场产品空白,结束了中国不能出口细钨丝的历史。

    开发节能灯用高档钨丝

  20世纪90年代,公司已成为国内行业龙头。从2000年起,公司产品的销量、质量和经济效益连续多年位居同行第一,跻身全球钨钼丝材企业三强之列。公司产品近40%出口到国际高端照明市场,是世界三大照明公司(美国GE照明、荷兰飞利浦照明、德国欧斯朗照明)的中国钨丝唯一供应商。

  节能灯的兴起成为虹鹭跨入新世纪的第一个挑战。节能灯的灯丝仍由钨丝构成,但是对钨丝直径的均匀性要求更高,这实际上是对钨丝材料稳定性和品质的更高要求。

虹鹭领导层判断:节能灯将是未来市场的热点。公司决定大力开发节能灯用钨丝。现实市场的走势和市场预测完全吻合。如今,全球节能灯用钨丝的60%以上都使用厦门虹鹭的钨丝,厦门钨业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钨丝供应商,创造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虹鹭借助中国节能灯的发展,创造了一段“有灯的地方就有虹鹭的光芒”的辉煌历史。 

 

管理为先、品牌致胜

  2000年,虹鹭受邀参加美国通用电气集团公司的供应商大会。“通用电气是爱迪生创办的,而爱迪生发明了白炽灯泡。通用电气有自己的钨丝产能,但还是选择我们作为唯一外部供应商,我们倍感自豪,这是对虹鹭的认可。虹鹭的品牌终于走向世界。”公司领导至今对此感到骄傲。

    2001年,虹鹭牌钨丝首次打入美国通用电气匈牙利公司,这标志着中国钨丝产品正式走出国门。

  庄志刚回忆:“从创立开始,我们一直坚持做‘虹鹭牌’,当时非常不容易。刚成立虹鹭时,合资外方是国内产能最大的企业,名气大,粉丝多。他们曾建议我们做他的加工厂,贴他的品牌。当时虹鹭刚起步,而且只是一个小小的改拉厂,由外方带我们走一程,路子当然顺利很多。但是我从心里就不愿意。我们一定要做虹鹭牌,只有通过自己过硬的产品质量,才能创出自己的品牌价值。”

    在市场上让人尊重,必须把质量做好,把服务做好,产品才有竞争优势。仅靠低价竞争是没有出路的。虹鹭的企业经营理念,始终坚持两条原则:一是技术创新,人家教给我的,不仅要学会,还要努力超越;二是品牌塑造,必须创出自己的品牌,通过质量来打造虹鹭的品牌。公司提出了这样的口号:“不求产量最大,但求质量最好”。

  技术创新,就是不满足于模仿跟随,要不断突破、不断完善。早先国内多数企业传统拉丝工艺是用苏联的单模拉丝技术。但国际上流行的已经是英国、日本的多模技术,放线收线两端,中间要经过四道、六道甚至更多道模具。很明显,多模技术效率高,能耗低。当时这个技术在国内没有推广开,很多企业买的先进设备却在“睡觉”,用不起来,因为对工艺技术的要求更高。比如,通过每一道模具的金属流量如果没算准,就很容易拉断;多模技术对模具精度的要求也非常高。但虹鹭想方设法突破这些难题,掌握先进技术,把它用于生产。

  需要突破的,不仅是要吃透新设备和新技术,更需要克服管理上的难题,管理就是做人的工作。很多工人不愿意用新设备,因为师傅教的是单模技术,而且老设备用惯了。但是传统的设备和技术效率太低,又占地又耗能。

    质量的提升与把控,核心是人。公司极力在转变机制方面下功夫,打破平均分配制度,建立绩效管理体系,让工人关注质量、关注效率。

    首先在公司内提倡精益求精,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其次灌输“一切为客户着想,为客户创造更高的价值”的观念,除了保证产品的质量外,还要了解客户的需要,为客户服务;最后是制度建设,特别是分配制度、薪酬制度的改革。

  虹鹭有句格言:“一丝不苟”。这有两层含义:一是工匠精神的一“丝”不苟,另一层含义是,每根钨“丝”的质量都要精益求精。这是虹鹭的质量方针,也是打造虹鹭品牌的核心。

  在“为客户创造更高价值”的经营理念指导下,公司坚持“提升经销商知名度,为经销商创造更高价值”、“提升终端客户粘合度,为终端客户创造更高价值”的宗旨。

    在产品质量方面,公司积极了解客户需求,结合自己在钨丝生产中的技术积累,对线切割电火花放电原理深入研究,根据客户的使用特点,对不同切割材料进行研究分类,开发出满足不同切割材料所需的线切割钼丝。

    在产品营销方面,通过线上服务终端客户,线下终端客户与经销商成交的O2O模式,让终端客户与虹鹭在互联网上有良好的互动,建立信任关系,使经销商与终端客户更加顺利地成交,让终端客户不断受益,让经销商更加轻松地经销“虹鹭”品牌。

虹鹭不断完善管理体系、全面推进质量管理、完善薪酬体系。公司领导尽力让广大员工了解自己与公司的鱼水关系,只要公司不断发展,效益不断提高,个人的工资收入也会随之改善;广大员工充分认识到薪酬与自身工作业绩和任职资格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从而激发广大员工努力工作、不断学习、提升技能、丰富自我的积极性。

 

钨钼材料的革新者

  从传统的白炽灯,到荧光灯、节能灯、卤素灯、HID,到近几年飞速发展的LED,虹鹭一路走来,一直紧跟产业发展的步伐,不断自我革新,引领行业发展。公司从弱小逐步发展壮大,不仅要虚心学习,更要善于总结提高,很多时候看似“运气”,更重要的是机遇来临之前的准备。

  面对未来,面对挑战,庄志刚和虹鹭如何面对?

  “我们要做好我们的主业——细钨丝,抓住‘金色的尾巴’。全世界的同行都停止生产钨丝了,虹鹭仍要做到最后,这是我们坚持的方针。高端汽车灯用钨丝市场是虹鹭在照明领域最后一块阵地了。” 虹鹭副总经理李明琪解释道,“汽车灯用钨丝必须在2000多度的高温下长期稳定工作,同时钨丝还必须承受巨大的无规则振动。”2015年,为了持续稳定的保障高端照明钨丝的生产,虹鹭开始推行零缺陷的质量管理。

    蓝宝石长晶炉热交换器

  但是,LED的发展终究是照明发展的大趋势,照明用钨丝市场需求量的下滑已不可逆。面对挑战,庄志刚的思路很清晰:利用公司团队优势和技术优势,整合新的资源,拓展新的产业空间。

    虹鹭的工程技术人员经过深入研究,将生产钨杆的工艺成功引入蓝宝石长晶炉发热体用钨杆的制造,开发出长寿命、低变形量的钨发热体。目前这种材料的钨发热体已经成为蓝宝石生产企业的首选材料,综合性价比提高了很多。

    蓝宝石等晶体具有抗腐、高硬、耐磨、熔点高、耐高温等特点,除应用于LED产业以外,还被广泛用于可穿戴设备、手机显示屏、军事、医疗等多个领域。蓝宝石的应用范围将随着成本的降低逐步扩大。

  蓝宝石生产所用的“热交换法长晶用旋压钼坩埚”和热交换器,一直是国内厂家的弱项。之前蓝宝石企业所使用的旋压钼坩埚和热交换器,基本全是国外产品,价格非常昂贵。前些年,蓝宝石价格经历了30美元到8美元左右的滑坡,降低耗材成本,成为蓝宝石生产厂家的当务之急,但国内能做出高质量旋压钼坩埚的企业却屈指可数,能做热交换器的厂家只有虹鹭一家。

    热交换器是热交换法生长蓝宝石的核心部件,用于控制热场的温度梯度。制作难度大的原因主要在于它有一米多长,而且外管还是盲孔,对于设备精度和操作人员的要求都非常高。

  目前,厦门的LED产业已形成较齐全的产业链,独缺蓝宝石的设备制造及生产这一环节。虹鹭的钨钼制品为21世纪新材料——各类晶体如蓝宝石、单晶硅、激光晶体等提供核心的热场。同时,高纯钨和钨钛等钨合金靶材,将助推厦门的LED和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和全产业链的形成,摆脱对国外先进材料的依赖。

    钨聚合物新型射线防护材料

  在产品展示间,记者看到一套非同一般的防护服,这是钨聚合物新型射线防护材料做成的。经国家权威机构检验,新材料达到了防护要求。材料本身无毒无害,从根本上解决了传统射线防护材料使用铅的污染问题,是一种新型环境友好材料。将钨这种“刚硬”的金属,驯化成“柔软”的材料,做成防辐射的衣服、手套,比铅制的防护制品更为轻便,可广泛应用于医疗、核工业和军事领域。这是虹鹭在钨钼材料领域的一项革新。

  作为业内最先进的射线防护材料,虹鹭推出的钨聚合物新型射线防护材料,充分利用了以钨为主的新型功能复合粉体材料对射线的屏蔽功能,以高性能聚合物为基体,采用特殊加工工艺打造,既保证了产品优良的射线防护效果,又确保了轻量化及柔软舒适性。以它为原料制作的医用射线防护服,无论从防护效果,还是材料的舒适度以及减重等方面,均优于传统铅橡胶产品。样品的各方面指标得到客户的广泛认可,填补了国内在该领域的技术空白。

钨钼材料科技领域的创新型企业

虹鹭是首批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国内钨钼加工行业首家企业博士后工作站,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联合成立了稀有金属加工实验室。近年来,虹鹭持续不断投入研发力量,致力于与公司主业相契合的新材料、新产品的创新及研发,希望在光源、半导体、高温炉等钨钼传统应用领域以外,开拓出更广阔的市场。

  在国家“十三五”规划期间,虹鹭公司参与国家科技部的基础材料研究,参与和负责相关课题研究,为国家基础研究贡献光和热;同时,虹鹭公司还参与中科院STS项目一项、福建省科技厅产业引导项目三项、福建省发改委产业化项目一项。虹鹭公司始终致力于成为钨钼材料领域的技术创新型企业,坚持把掌握核心技术当作企业未来发展之本。

1992年的年产3亿米细钨丝改拉小厂,到如今钨丝产销量世界第一,厦门虹鹭历经风雨,跻身世界三大钨丝制造商之一,实现了“有灯的地方就有虹鹭的光芒”。作为创业者的庄志刚豪气不减当年:“我希望虹鹭有一个新的飞跃,再规划一些新的产品,产业结构做一些调整。我希望助推虹鹭实现高质量增长,攀登上新的台阶。”

(编辑  苏歌)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6期

总期号:277期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