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香港在中国式现代化中的价值与角色

陈少波 来源: 2023.01.11 14:38:33


 

      香港的改革与开放

   发展是香港的第一要务。自2020630日颁布实施香港《国安法》之后,香港这几年完成了由乱到治的转变,新的执政团队正在推动香港由治及兴的发展,这是在中国式现代化这个大背景下推动的,我概括这就是港版的改革开放

     香港要成为中国式现代化的国际枢纽

   香港是一个开放经济体,香港未来发展需要深度开拓它作为中国式现代化国际枢纽的功能,这其中涉及三个方面。

    第一,开放功能的拓展。香港在过去是四大中心,十四五规划中明确了香港八大中心的新定位。

    第二,开放疆域的扩展。过去香港的国际化的联系主要集中在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一些联系,但联系并不深。随着中国式现代化的高质量发展和深化对外开放,未来香港开放的疆域也必须不断扩大,要把开放重点融入发展中国家。

    第三,开放内涵的深化。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背景,才能够拓展自己的开放。

           破除利益固化藩篱  深化改革

深化改革涉及三个方面。

    第一,行政改革。特区政府要从过去的小政府大市场,转为一个有为政府和高度市场化有机结合的管理体制。例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上任后发表的首份施政报告(2022)中提出,将要成立香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设立共同投资基金;政府设立系列KPI,推动行政绩效考核制改革。

    第二,市场改革。虽然香港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市场,但是仍存在着一些地产财团的垄断行为,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行业保护。

    第三,社会改革。香港政府的执政理念要转为以人民为中心。习总书记在二十大报告中特别提出,要破解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对香港来说,现在的核心是解决土地房屋问题。特首施政报告中推出了很多实锤的问题,现在就看如何一步一步扩大土地供应,尽快推进解决房屋问题。

    社会改革层面中,受到更多关注的是香港北部都会区的建设。北部都会区是香港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一步发展经济联系的桥头堡,同时也是深圳和香港深化合作的重要载体。其中涉及到三个方面的意义。

    第一,将过去的围港两岸的都会中心,拓展成双重的中心。在靠近深圳的北部都会区将新建一个都会中心,它跟过去发展模式最大的不同是产城一体化,而不是过去像天水围、屯门这样简单的“睡城”。这样把未来发展创新科技的产业放在北部都会区,形成“南金融、北创科”的城市布局。同时,随着在北部都会区开拓更多的土地,解决香港住房保障和贫富差距的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载体。香港自身的发展是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一部分。

第二,讲中国叙事的构筑与国际传播。讲好香港故事本身也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组成部分。过去我们在涉及香港问题上经常讲“维护港澳的长期繁荣稳定”,这两年比较普遍的说法是“由治及兴”。这个话语变化的背后,固然反映了治港历史阶段的变化,其意涵也具有更为丰富的想象和阐述空间。

    香港之是中国式现代化的产物,其内涵也必然要摆脱美西方学者在上世纪60-70年代塑造的现代化概念。不仅要突破其所设定的标准,而且要摆脱其内置的依附性话语逻辑;摆脱西方中心主义、欧洲中心主义,使其具有中国式现代化的内涵。所以香港的“兴”需要一个新的阐述、新的构筑,也需要一个新的亮度。

    2021年,香港TVB推出了一部电视纪录片,叫作《无穷之路》,其第二集为《无价之宝》。这是TVB第一次触碰现实的中国内地题材,它用一种港式叙事方式,讲述中国扶贫故事,真实而感人,在内地和香港热播,叫好又叫座,成为去年两地纪录片市场深受关注的文艺事件。

    《无穷之路》的突破,不仅在于它善于讲故事,精于传播之道,更在于它摆脱了香港影视剧、纪录片当中惯常的对内地的那种歧视印象,开始以一种平视的视角来观察国家巨变,客观观察中国式现代化。这种成功地将国家叙事与影视市场有机结合的方式,有力地证明了港人参与国家叙事所展现的巨大传播力和社会感染力,从而呈现出香港参与国家叙事的巨大发展空间。

    多年来,香港一直处于中外意识形态交锋的突出地带。这个位置非常特殊,斗争也非常激烈。香港所处的转口港地位,使得它不仅仅是货物的交流,也不仅仅是移民,还有价值观的交流与碰撞。可以说,在过去100多年,西方式现代化从香港向内地输入,而未来中国式现代化将从香港向海外传播。

    香港发展的八大中心定位之一,就是要建设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这个中心的建设不仅仅是要建设场馆及举办各种展览,更应该具有深层次的价值观的构筑。中国叙事的传播是香港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香港在中国式现代化中重要的价值和角色所在。

    第三,在《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工作面临着新的挑战。

    首先,海外乱港组织对香港本地进行隔岸遥控,煽动软对抗和城市恐怖主义。在去年的法官选举中就曾煽动投白票或者不投票,对香港稳定还在持续产生影响。

其次,香港海外乱港组织正在展开政治游说工作,参照以色列游说团体的做法,正在形成一个所谓“城市、国家和国际三级游说”的机制。一方面在国际舞台上打香港牌,抹黑中国形象,另一方面在固化海外香港人的“港独”认同。    

第三,前不久在曼彻斯特领事馆门口发生的冲突,其背后实际上是港独组织正在运用2017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推出的锐实力概念,即对海外的亲华力量和我们的驻外机构进行纳粹式的“清算”和威胁,威胁我国的海外利益。

    香港面临着地缘政治的风险,包括金融市场和城市安全的威胁。从2020年开始,香港持续受到美国的制裁,现任特首和政务司长等人都在美方的制裁名单里面。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和机制方面,香港自身尚未完全形成一整套机制,还没有完成“23条立法,也没有完成国家的反外国制裁法的本地立法,在制度和机制建设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编辑  季节)

 



* 陈少波,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资深研究员。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10期

总期号:281期

2022年09期

总期号:280期

2022年08期

总期号:27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