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中国共产党是前所未有的新型政党

鄢一龙 来源: 2022.08.17 10:11:24


 

              中国共产党引领中华民族由衰落转向复兴

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的近代中国,无数仁人志士都在探索救国的出路,尝试各种富国强兵的药方。甲午战争失败宣告了洋务运动的失败;维新变法、立宪改良等措施并没能挽救清政府灭亡的命运。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千年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并引入西方议会制政体,其后国家却陷入政治纷乱堕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局面。种种救国药方宣告失败,根本原因在于没能解决如何组织动员中国人民的问题。只有能够深入到社会各个层面,组织动员民众,才能焕发数亿人民的伟力,让他们掌握改变自身命运的力量,才能推进社会改革和进步、应对中华民族深陷的全局性危机。

中国共产党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由衰落转向复兴的关键所在。正是有中国共产党作为核心力量,成功地领导了伟大的中国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才从根本上改变了近代以来积贫积弱、饱受列强欺凌的悲惨境地,把中国引向光明和复兴的康庄大道。

近代以来,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中比重持续下降,沦落到亚洲最穷国家的行列,工业规模甚至不如一个欧洲小国。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开始启动大规模的工业现代化建设,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到2014年,如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GDP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以汇率法计算可望在2030年左右超过美国。2021年中国人均GDP已经突破1.2万美元,很快就会跨入高收入国家的门槛。1949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比1820年时法国还要低;2021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7.3岁,预计“十四五”期末将再提高1岁。这意味着虽然以汇率法计算的中国人均GDP还不到美国五分之一,但是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超过美国(2019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78.8岁,2020年因新冠疫情下降了1.8岁)。

           中国共产党与西方政体下的政党有根本的区别

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没有辜负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承担起带领中华民族由衰转盛的历史使命,根本上是由于中国共产党是前所未有的新型政党。要理解这一点,就有必要打破西方政治学关于政党理论的迷思,需要构建新的政党理论与政党类型学分类。中国共产党根本不同于西方选举型政党,根本不同于所谓“一党独大制”中的一党。

例如,美国的两党可称为“三无政党”:没有正式的纲领,有的只是竞选纲领;没有严密组织纪律,有的只是松散的协调;没有正式党员,只有选举时登记的党人,党的所有资源和行动都围绕着赢得选举这一目标而展开。而中国共产党则是具有高度使命感的政治纲领、高度严密的组织纪律、高度忠诚的党员的新型政党。中国共产党代表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通过领导、组织、动员人民来共同应对挑战,不断与时俱进,共同为实现伟大使命而努力奋斗。概括地说,中国共产党是兼具人民性、先进性、使命性、整体性、先锋性、组织性、革命性、实践性的新型政党。

人民性。不同于那些脱离人民或者代表部分社会群体利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人民血肉相连。理解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的主客辩证关系是理解百年中国道路的关键,一方面,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体,而党是实现人民意志的工具;另一方面,党是历史进程的主心骨和领导力量,正是通过党的领导,人民才改变了“一盘散沙”状态,变成具有集体意志、集体目标、集体行动能力的历史能动主体。中国人民是创造中国现代历史的真正英雄,而中国共产党则是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最高组织形式与意志表达。中国人民作为集体英雄的伟大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不竭力量的源泉,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使得人民掌握了改变自身命运的主动权。中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而中国共产党则是中国人民的主心骨。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依靠人民、为了人民,执政党与人民之间密切的、全过程的互动,本身就是人民民主的最生动实践。

先进性。不同于那些缺乏科学理论指导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先进理论武装起来的政党。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洞察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矛盾、指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随着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发展,马克思主义愈发显示其真理的力量。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理论体系,根据时代的要求不断地丰富和发展。中国共产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本国革命建设的实践相结合,形成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三次飞跃。正是有了与时俱进的科学理论指导,中国共产党既避免了僵化的教条主义,也避免了盲人摸象的经验主义,而是始终能够以正确的理论指导武装自己,始终能够勇立时代潮头,引领时代前进方向。

使命性。不同于那些缺乏明确一贯的政治纲领与奋斗目标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具有高度使命性,根据不同时期形势特点制定奋斗目标与纲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中国共产党一经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百年奋斗的主题就是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同时,《党章》规定了中国共产党更为远大的使命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由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使得中国共产党具有崇高理想信念与务实的行动方案,使得中国共产党能够走得实、走得久、走得远;能够在长远的政治纲领指导下,通过历次党的代表大会,根据变动的形势调整或更新行动目标与纲领,从而带领全国人民沿着预定的目标持续努力,一代接着一代奋斗,不断改变中国的面貌。

整体性。不同于西方代表特定群体利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是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意味着一个重要的政治经济学含义,即人民的整体和根本利益有了现实的代表者与行动者。而美国政治体制的突出问题在于难以整合碎片化的利益与观点,十人十义,百人百义,每个人、每个团体都有自己的利益与主张,但是缺乏有效的力量协调众多个人和团体的利益,形成共同行动。例如,美国差不多和中国一起开始规划高铁建设,奥巴马总统在他的国情咨文中多次谈到美国的高铁梦,2011年曾说在未来25年里,我们的目标是让80%的美国人坐上高铁”。11年后的今天,中国已形成覆盖全国的高铁网,高铁总里程达到3.7万公里,而美国的高铁只有645公里,高铁梦依然遥不可及。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说:“为了让美国政治人物、利益集团、游说者、工会及官僚们认识到他们最好应当整合国家目标——仅仅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继续存在——他们都该去乘坐一次中国高铁。”

先锋性。不同于所谓的“精英党”,中国共产党是具有高度先锋作用的政党。精英党高据人民之上,而先锋党在人民之中,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抗疫期间广大党员的表现是突出的范例,他们与人民群众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命运与共,吃苦在前,牺牲在前,鲜红的党旗高高飘扬在抗疫第一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514日,我国战疫牺牲517人,其中党员占70.6%80.7%是因为过劳去世的。正是基于高度的先锋性精神,才赋予中国共产党道德权威来领导、组织、动员人民共同奋斗。

组织性。不同于那些松散型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具有高度的组织性。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一整套与全社会高度同构的组织体系,内嵌到不同类型的机构,“纵向到底,横向到边”。中国共产党现有486.4万个基层组织,全国8942个城市街道、29693个乡镇、113268个社区(居委会)、491748个行政村都建立了党组织,覆盖率均超过99.9%。各级机关单位、事业单位、公有制企业、非公企业、社会组织,都有党的基层组织,总体上实现了应建尽建。[1]同时“支部建到连上,党小组建在班上”,实现了社会组织化细胞单元与党组织细胞单元的结合。现代中国社会治理的一个关键奥秘在于,既依照现代社会多元分工的特征,设立各种不同类型的专业化组织,同时又以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嵌入其中,以中国共产党坚强的领导贯穿其中,从而实现了统一性与灵活性的结合。正是具有高度的组织性,中国共产党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现代社会各自为政、不相统属的问题,才能够真正实现全体人民的有机团结,既能够在全国层面进行部署与动员,又能够深入社会的细胞进行组织动员。

革命性。不同于那些陷入僵化固化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是具有高度革命性精神的政党。唯有创业才能守成,唯有变易才能不易。历史表明,许多政党、组织、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陷入观念僵化、利益固化、体制老化,失去了生机与活力,苏共亡党亡国的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就在于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性是自我革命与社会革命的统一。对内勇于打破僵化观念的束缚,能够与时俱进调整或更新方针路线,能够刀刃向内、清理自身肌体上的腐败因素。正是自我革命的精神,才能够避免党自身的异化与蜕变,才使得党永葆青春,永葆生机活力。对外则勇于推进社会革命或改革。中国共产党从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面对社会上滋生的垄断势力、利益集团、特权阶层,党有勇气、有担当、有能力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和长远利益出发,打破既定利益结构,打破固化利益格局,拒绝腐蚀,不断推进社会进步。

实践性。不同于那些脱离实际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是具有高度实践精神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认识真理的大学校,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是头脑中固有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又反过来指导实践;从战争中学会战争,从建设中学会建设,实事求是使得中国共产党的路线和方针能够尽可能地符合实际,即便犯了错误也能够及时调整和改正。中国共产党是脚踏实地,务实进取的政党,牢记“人要吃饭,走路要用脚,子弹能打死人”,在仰望星空的同时始终不忘“看脚下”,提出的目标不超越发展阶段,坚持问题导向,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遇到什么坎迈什么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一步步将中国推向前进。

世界上许多政治家认为,他们的国家能够在中国共产党身上学习到有益的经验。巴西前总统卢拉曾经表示,中国能够如此迅速地抗击新冠病毒是因为中国有一个强大的政党,有一个强大的政府。巴西没有这些,其他国家也没有。[2]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表示,他所领导的塞尔维亚前进党从中国共产党学习到的经验,是要将人民、政党、国家机构联接在一起。[3]历史已经表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键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承担起历史性使命,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是新型的政党,中国政党制度是新型的政党制度,中国政治制度是新的政治文明形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但是中国最大的制度优势,也是对于人类政治文明进步的贡献,是破解人类社会面临的许多政治难题的答案。

(编辑 碣石)



* 鄢一龙,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

[1] 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截至202165日。

[2] 《李世默对话巴西前总统卢拉:中国为什么能说到做到,因为她有一个强大的政党》,观察者网,2021626日。

[3] CGTN 采访武契奇, CGTN抖音号,202171日。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4年02期

总期号:297期

2024年01期

总期号:296期

2023年12期

总期号:2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