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农业农村投资要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责任

刘守英 来源: 2022.09.08 15:31:27



 

现在很多企业进行农业农村投资,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最初带着情怀进入乡村,发展几年后,因为大量的政策不匹配导致企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因此,企业投资农业农村一定要清楚地认识农业、农村和农民,正确分析投资的机遇到底在哪儿。

城乡融合是未来中国城乡空间发展的归宿。破解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就是要打破原来的城乡二元结构,包括以工业化的导向忽视农业产业的发展等问题。

绿水青山要变成金山银山,需要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需要企业在进行农村投资的时候,必须遵循农村生态本身的价值。如果有些投资项目把当地农村的生态环境破坏了,降低了整个乡村的生态价值,那么企业将很难在当地立足,也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城乡融合是未来发展的归宿

现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包含两大空间,一个是城市空间,另一个是乡村空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城市化率达到64%。在讨论乡村振兴时,要考虑到从以城市为中心到以城乡融合为中心的战略转变,企业投资乡村的时候,要考虑到现在的新发展阶段,而新发展阶段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其中最不平衡、不充分的就是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解决城乡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要考虑到现阶段城乡之间到底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

在新发展阶段中,我们要从过去单向的快速城市化发展阶段转向城乡融合的发展阶段。发达国家一般在城市化水平达到70%左右时就开始转向郊区化发展,即城市空间以外区域的产业发展,人口开始从城市向乡村流动,以及公共基础设施在乡村的发展。实际上,这是城乡融合的一种形态。

实际上,城乡融合形态是未来中国城乡空间发展的归宿。城乡空间发展不仅是城市化率的提高,或把城市发展得更漂亮,还包括城乡融合的空间。未来破解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就是要打破长期以来的城乡二元结构,真正实现城乡融合发展。

发展主业是社会责任的重中之重

在新的城乡融合形态下,企业进行农村投资的机会很多,但要明确哪些投资项目属于盈利性投资,哪些是公益性投资,哪些要在体现社会责任的同时兼顾经济效益。

在国家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从国家角度来讲,企业对粮食安全、食品安全责无旁贷,农业主业是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重中之重。在小规模农业、小规模土地的基本约束下,整个中国的农业产业革命如何推动?这需要投资农业产业,尤其从事粮食和食品产业的企业,要与地方政府进行有效的合作。

首先,一个县域要能够做成相应的主导产业,应依托当地的比较优势,政府与企业之间开展合作。发展农村主导产业,就是要提高单位土地的报酬,实现土地、资本、劳动、技术和资产要素的有效组合,进而提高农业的规模报酬,使这个产业变得更有竞争力。这不仅需要企业认真探索,也需要政府与企业之间进行有效合作。

其次,要提高乡村产业本身的复杂度和知识含量。历来中央文件包括一号文件出台了很多关于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政策。在此背景下,要让企业有钱可挣,需要重新定义乡村产品。现在农产品的复杂度太低,基本局限于田间地头,缺乏知识的含量和人力资本的含量。提升农产品的价值含量,打造更多“名优特”产品,往往需要企业家的努力。

第三,在乡村与城市两个空间平等发展的前提下,整个县域级产业的发展应该为企业提供更多乡村发展的空间。

企业进入乡村投资,农民信任企业投资者的最重要指标,不是在这里圈了多少地、上了多少项目,而是看你是不是真干实干。如果一年365天只有5天在乡村,其他时间都在天上飞,当地农民估计永远不会相信你,投资项目也很难实现盈利。

当然,也有很多农村投资项目是非盈利性的。对于企业来说,村庄公共服务的改善,道路、桥梁和其他设施的改善,以及很多文化建设,都是体现企业社会责任的投资。这些项目不能完全依靠政府,而要把它们作为一部分社会责任进行投资,以此赢得农民的信任,从而为乡村投资项目获得盈利性机会。

乡村投资的特殊性呼唤社会责任

在乡村振兴战略下,企业进行乡村投资为什么一定要强调社会责任?其原因不仅是农村产业的弱质性问题,还包括乡村投资的特殊性。

第一是土地。乡村所有的投资都与土地相关。城市的土地可以盖房子,乡村的土地是农民的“根”和“魂”,一定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为什么很多乡村投资项目强调集体所有制不能改,就是因为农村土地具有特殊性和可持续性。

现在很多土地投资项目都很注重土地整理,却忽视了对土地的长期可持续性的投资。日本的地往深挖,土还是黑黝黝的,因为他们使用了大量的有机肥。反观国内一些项目,一把化肥撒下去,大型农机高效率运转,土地被压得出现板结化,导致肥料下不去,土地的整体结构变得非常畸形。

第二是生态问题。生态环境决定了整个乡村和城市的特殊性。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水青山要变成金山银山,需要对整个生态环境的保护,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因此,企业在进行农村投资的时候,必须承认生态本身的价值。

第三是乡村的人。城市是陌生人的社会,农村是熟人的社会,正如费孝通所讲的礼俗社会。如果只用法律、契约,我们很难和农民打交道,彼此之间的信任往往建立在大量非正式规则的基础上。

中国实现现代化必须解决乡村的问题,企业家进行乡村投资实际上是一种社会责任。如果企业在下一轮发展中不关注乡村问题,实际上是对中国现代化问题的漠视。解决乡村问题拥有大量的机会,我们进行乡村投资一定要认清乡村的特殊性,这些特殊性决定了乡村企业家其实就是社会企业家。

(编辑  宋斌斌)



* 刘守英,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4年04期

总期号:299期

2024年03期

总期号:298期

2024年02期

总期号:29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