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舆论战中的国际战略

于中宁 来源: 2021.07.30 11:14:43


舆论战是美国国际战略中的一个部分,在美国的其他战略能够首先奏效时,它不会使用舆论战战术。但是美国现在对中国明显毫无办法:美国的经济战已经失败,政治战看不到前景,它在第一岛链又失去了军事优势,在这种情况下,颠覆与煽动战略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主战场,舆论战就是这个战略的一部分,也是为这个战略做准备的。 

美国的国际战略是为美国的发展战略服务的

美国的历史传统有一个特征,就是它的绝大部分发展动力都来源于外部而不是内部,这是美国与中国崛起的根本不同之处,也是东西方文明的一个重要区别。所谓西方崛起和美国的发展,是依靠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私有产权保护”的国家契约理论的新制度经济学历史观,以及冷战后形成的新西方意识形态所重新塑造出来的西方中心主义神话。美国在赢得冷战后重建了国家崛起的“历史”叙事方式,掩盖了当年通过殖民主义、奴隶主义、帝国主义战争的暴力发家史,不仅为其野蛮行径进行遮掩辩护,还为它在21世纪维持全球霸权提供话语权。

美国的早期发展得益于从印第安人手中掠夺了相当于一个中国的土地规模,其土地资源作为资本主义初始发展的最根本资源在美国早已满溢了。有了这些土地,才有了大量的从欧洲和世界各地前往美国的移民和资本。所以美国资本主义早期发展的三大要素都来源于对土地的掠夺。与英国资本主义不同的是,英国一部分发展动力来源于内部掠夺,例如圈地运动。而美国全部来源于外部掠夺。

美国中期资本主义发展得益于将整个拉丁美洲变成自己的资源地和市场。为此美国和西班牙打了一仗,并且恬不知耻地宣称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绝不允许其他人染指。美国资本迅速控制了拉丁美洲的金银开采、矿产开采、种植园和大部分大型工业生产活动,所有企图将经济脱离美国的控制、实行国有化的政治家都被美国幕后策动的政变推翻了。拉丁美洲一度真正变成了美国的“后院”。

以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标志,美国在20世纪开始了全球的扩张。美国向相互竞争、对立的欧洲大国提供资本和产品,培植它们的战争能力。它们在美国的经济培植下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结果是相互损耗到精疲力竭,美国得以迅速控制了包括日本在内的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在其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使其经济和金融依附于美国。一旦这些国家的经济有摆脱美国的倾向,美国立刻施以颜色。

多年来,欧洲和日本这些老牌帝国主义为美国所控制,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美国在军事霸权的掩护下,以美元霸权剪全世界经济的羊毛,其科技发展也得益于全世界的人才。美国对其他国家也使用军事威慑、政治欺凌、经济盘剥、资源掠夺、文化压制等手段。总之,美国资本主义高度发展期也得益于其对外部的掠夺。

 美国作为多元国家,其内部一直矛盾重重。四百年来,美国的种族矛盾始终没有解决;除了近半个世纪的新政时期,美国的阶级矛盾也始终没有解决。美国一直是通过攫取外部资源来缓解内部矛盾,包括中国等国家长期为美国提供的廉价产品。 

虽然美国内部的贫富差距很大,远高于一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但是美国工人阶层的工资一直高于一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这种靠外部攫取喂肥“家猫”的办法,平衡了美国的内部矛盾,使得美国不像欧洲的一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那样一直受到革命的威胁。 

但是美国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和企业家没有想到的是,靠超发美元攫取通缩产品的路有一天会走到尽头。这样一个无本万利的买卖竟然翻了车,这种寄生生活,或者说是“印假钞买外卖”的生活竟然让自己家的长工失去了工作,又不能把他们送到别人家里去。于是家里翻了锅。 

美国的文化、美国的理论、美国的经验和美国的“出类拔萃之辈”能给美国找到一条新路吗?应该说他们即使有“贼心”也没“贼胆”,因为唯一的新路就是平衡美国的贫富差距,回到新政的道路,这可是要了他们精英的命的事情。 

美国只有一条老路可走,就是维持美国霸权,继续剪世界经济的羊毛,用来补贴内部捉襟见肘的资源平衡。这是一条既能安抚国内的中下阶层,又能使美国的上层阶级继续获得超额利润的路子。美国的国际战略从来都是,将来也仍然是为它的这一根本利益服务的。

美国的谎言政治、谎言文化是从西方2000年文化中继承下来的政治统治术,它们靠“民主、自由、法制”发展起来的理论,不过是一个被美国种族主义的“集体潜意识”所包装和炮制出来的神话,是一个伪命题。美国有强大的谎言文化、谎言政治和谎言机构,这些是中国学不了、也不能学的东西,一个正常人和撒谎成性、欺人成性的流氓是没道理可讲的。它和美国的国际战略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其中的关键纽带就是美国的这一根本利益。 

美国的自由主义战略早已破产

长期以来,美国的对外政策是建立在六大战略支柱上,一是谎言与傲慢;二是侵略与屠杀;三是威慑与讹诈;四是遏制与围堵;五是封锁与制裁;六是颠覆与煽动。 

谎言与傲慢就是美国战略学者所说的理想主义战略或自由主义战略。美国宣称,他们的国家目标就是在世界上推行他们认为的自由民主,并且他们自诩为“自由民主的灯塔”;他们是所谓“山巅之城”,可以俯视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他们是上帝的特许之人、特许之国,别的国家必须听从他们的;他们还具有“美国例外”“美国优先”的特权,可以随心所欲地行使他们的“自由权”,包括随意对他国诉诸武力,别人则不行。 

然而,美国的所谓“自由”只是美国统治精英的自由,不但美国的少数族裔和下层人士不享有这种自由,而且还不许其他国家享有决定自己发展道路的自由、继承自己传统文化的自由,否则就会受到美国“自由”的惩罚。 

所以,美国推行的所谓“民主”,其本质是“美主”,别国政权采取何种形式,都要以是否符合美国的心意为标准。符合美国心意的,即使是君主制也是民主的;不符合美国的心意,民选政府也不是民主的,美国必将进行干涉,必欲推翻而后快。 

两度普利策奖得主蒂姆·韦纳在他的名著《灰烬的遗产》(中译本名为《中情局罪与罚》)中描述了美国中情局以冷战名义在拉丁美洲先后推翻了11个民主选举产生的西方式民主政府的过程;1954年美国策划推翻了伊朗的民选政府,70年代,又支持萨达姆推翻伊拉克政府,并支持萨达姆挑起长达10年的对伊朗的战争,然后又以一小管洗衣粉的谎言出兵推翻了萨达姆政权。 

1965年,美国中情局策动了印尼苏哈托的军事政变,然后支持了对印尼华侨的大屠杀。1965年,中情局策动了柬埔寨的朗诺政变,推翻了受柬埔寨人民拥护的西哈努克亲王。中情局还曾枉费心机地向西藏空投特务和叛乱分子。被美国政府称为恐怖组织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都是中情局一手扶植起来的,然后他们又花了20年时间以2万亿美元和死伤2万多人的代价,与他们培养起来的这些组织打仗,现在正在灰溜溜地撤回老家。 

这还不包括美国在上世纪发动的两场正式局部战争,即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这两场战争美国也可耻地失败了。 

在“民主”的名义下,美国不但在国内实行种族歧视政策,使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而且在国际上推行国家歧视政策。美国甚至可以直接地侵略和屠杀,直接侵犯别的国家人民的主权、人权和自由。 

特朗普把美国媒体描述为“谎言媒体”,把华盛顿决策层形容为“华盛顿沼泽”,对所谓的自由主义战略不屑一顾,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占了美国民众的一半,这说明美国人也看透了美国的所谓自由主义战略。拜登这位“老牌政客”,又把这个破烂不堪的旗帜打起来,又捡起通过超发纸币剪世界经济羊毛的损招,就像它们生命一样,还长的了吗?

美国的主要国际战略

 

美国的谎言与傲慢战略,也就是美国的所谓自由主义战略,由于其旗号与现实中的巨大反差,在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了,在美国国内也被美国的主要战略学者批得体无完肤了。例如,基辛格将美国的自由主义战略称为是新十字军战略,而哈佛大学教授、所谓进攻现实主义战略的主要代表人物米尔斯海默,更是直接斥责自由主义战略为谎言。所以,自由主义战略破产是美国意识形态破产的一个重要表征。

美国对外政策的其他五个战略支柱,就是美国战略学者所说的现实主义战略。其中的侵略与屠杀就是所谓进攻性现实主义战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美国的侵略与屠杀战略不断地遭遇失败,实际上,美国的政治家和体制精英十分清楚,美国的侵略与屠杀战略遭遇了失败,因而在实施时变得小心翼翼了,例如在利比亚、叙利亚、伊朗和朝鲜问题上,美国已变得用言语恫吓配合军事小动作,而不敢轻易进行大规模军事侵略了。

美国特朗普政府将进攻性现实主义战略,或者我们称其为侵略与屠杀战略,列为国家安全文件中的国家战略。特朗普执政时,这个战略内涵发生了根本变化。执行进攻性战略,美国早已力不从心,但在美国战略学家中,现实主义战略仍是其主要理论基础,如果失去了这个基础,那么美国国家就变得毫无战略语言了。战略理论家认为不需要再举着谎言的旗帜,直接拿国家说事就可以了。政治家和统治精英已经认识到,美国已经没有力量到处开展了,即便对中小国家也是如此。美国国家安全的战线太长,设定的战略空间过于广泛,美国没有力量来维护战略学家所认定的国家安全。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政府都意识到美国的战略理论已经彻底破产,美国国家需要面对现实的战略,这就是大国竞争战略。这也是拜登抛出竞争、合作、对抗的对华战略主要背景。然而,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仍然有虚与委蛇、不可言明的内涵,其实质就是美国现今在世界上所推行的剩下的四大战略,它们成为美国当今国际战略和外交政策的核心。 

威慑与讹诈战略建立在美国军事实力的基础上。过去,对于中小国家,美国是不由分说直接入侵,威慑与讹诈主要用于大国竞争。但是由于美国的侵略政策连连失败,直接入侵这个选项,即使对中小国家也慎重了许多,更多地使用了威慑与讹诈战略,这在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清楚地表现出来了。 

威慑与讹诈主要是一种心理战,在古巴导弹危机、台海问题、南海问题上都使用了这种战略。美国现在退出中程导弹条约,发展小型核武器,更新战略核武器,都是这种威慑与讹诈战略。 

遏制与围堵战略依仗的是美国的外交实力。美国利用控制国、依赖国和敌人的敌人来构建对敌人的包围圈,将对手在外交上孤立起来,在出现紧急事态时,由这些国家当炮灰、打头阵。 

美国将它所控制的国家称为盟友,实际上这些所谓盟友都或多或少地受制于美国。它们在军事上依赖美国,经济、金融与美国深度挂钩,因而将自己国家的主权不同程度地出让给了美国。美国的战略要求是它们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的。 

美国的所谓盟国根本不是主权的独立国家,美国对其可以为所欲为。美国情报人员斯诺登早就爆出,以及最近丹麦再次爆出的美国对所谓盟国领导人进行全面监听,而这些所谓的世界大国对此无可奈何,这是最明显的例证。 

封锁与制裁战略依仗的是美国的经济实力。美国对于对手国家、潜在对手国和“不听话”的国家(包括自己的盟友)实行经济制裁、金融制裁,直到高科技封锁甚至经济封锁。美国依仗自己及盟国的巨大市场和高科技及其产业优势,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以及美国所能控制的国际市场空间,造成被封锁、被制裁国家经济停滞、人民生活困难,剥夺了这些国家人民的发展权,从而离间这些国家的人民和政府间的信任,削弱这些国家得以挑战美国的能力,因而越来越成为美国对外战略的重点。 

然而,美国的军事优势、外交优势和经济优势正在逐步缩小,美国竭其所能,只能延缓差距缩小的趋势,而无法逆转这种趋势。正因为如此,美国正在越来越倚重它目前享有最大优势的领域,这就是仰仗美国的意识形态、情报和媒体实力的颠覆与煽动战略 

美国的战略运作,是灵活地运用这四大战略支柱,或者是运用其中一个或几个,或者是几个全部招呼上,这就是所谓的“混合战争”。

美国的颠覆与煽动战略有许多手段,例如情报战、间谍战、舆论战、暗杀,培植反对派和代理人,挑拨内乱和内战,通过策划已久的“颜色革命”对政权进行颠覆,在别国国内发动代理人战争,甚至直接派出情报系统的小分队,进行跨境或空投在对象国进行小规模战争等等。美国颠覆与煽动战略的背后是美国强大的情报系统和美国所操纵的西方强大的媒体系统。 

舆论战也是美国颠覆与煽动战略中的一部分,中国需要针对其制定自己的战略,分析和研究其软实力和硬实力特征,投入资源、改造结构,使中国在软实力和硬实力部分尽快和我国的国际地位相吻合。

(编辑  季节)



* 于中宁,原中央电视台导演,国家一级导演,国家有特殊贡献专家。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3年10期

总期号:293期

2023年09期

总期号:292期

2023年08期

总期号:2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