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金融战与现代战争(下)

乔良 来源:2016年07期 2016.07.13 15:04:03
目前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美国近期会再次加息,因为条件对美国并不有利,美国人制造的趋势还没有完全达到它的目标,所以金融战还没有到最后打响的时刻。现在属于战略僵持阶段和战略趋势的营造阶段,到下一步才进入战役期和战术期的时候,我们才会看到索罗斯等类似的金融机构会正式登场。中美金融战最后的厮杀何时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金融呼吸:用战争驱赶资本

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中国目前仍然保持6.9%的增长率。更重要的是,当全球发达国家都是低利率、零利率、负利率的情况下,只有中国仍然以较高的利率在吸引着国际资本。这将使我们与美国面临着一场真正的金融资本的争夺战。

    虽然我们今天又一次看到了索罗斯的身影,但是我们不要把他们当作是金融战的主力。因为这样一个大趋势,不是任何一个投资机构、一只对冲基金能够独自营造出来的,它必须是一个国家力量才能制造出来。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金融战几乎都是“美国制造”。美元是全球结算货币,美元也是国际资本最主要的代名词。我们今天能够观察到的,都是美国为了让资本回流美国、去迎合美国资本项目的顺差而营造出一种趋势。没有这种趋势,索罗斯他们是掀不起大风浪的,他们恰恰是在美国的大背景下才能兴风作浪,这是我们对今天的金融战的一种理解。

现在究竟鹿死谁手,我们还暂时看不出来。而美国所做的这一套,我把它称作美国的“金融呼吸”,就是美国把钱放出去,大水漫灌,形成了“呼”。然后,当大水漫灌给其他地方带来经济繁荣,或者换句话说,就是把羊喂肥了,再开始宰杀它,这就是美国的“吸”。这种大开大合之间的“金融呼吸”,可以看作是一种广义的做空和做多。这就是用金融的手段制造金融趋势。如何制造这个趋势,美国比其他国家更有办法和经验,而且屡试不爽。

伊拉克战争:不为石油为美元

美国为什么要打伊拉克战争?对此人们自然会想到石油。但是,如果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的话,那么油价怎么会从38美元变成149美元,美国军队打下了伊拉克却没有享受到低油价,事实上美国并没有从伊拉克拉走一桶石油。我认为,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争是因为美元与石油之间的挂钩。

当全世界的石油都用美元结算的时候,美国打仗提高油价意味着什么?通过战争把油价从38美元一桶提高到149美元一桶,你如果想买石油,就只能用你国家的产品和资源去换美元。而此时的定价权在美国手里,它可以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从你手里收走你的产品,然后给你一张绿纸。

回想一下,中国从20世纪80年代向美国出口衬衣,到现在一件衬衣还只有2美元,这样定价权的操控多有力量。美国人通过战争打高油价,其实是打出了全球的美元需求。美国政府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印刷美元,然后还可以说不要指责我滥印美元,是全球市场对美元有需求。但是这种需求是美国通过战争打出来的。所以说,美国打伊拉克绝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美元。

    我们还可以看另一个例子,美国人为什么一定要致萨达姆于死地?1999年欧元正式诞生之后,萨达姆以为他可以在欧元和美元之间玩点小把戏,马上就宣布伊拉克的石油交易将不再用美元结算,而改为用欧元结算,而更让美国不能忍受的是,俄罗斯马上跟着宣布其石油交易也将用欧元结算;然后伊朗的总统和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也跟着宣布,石油交易也考虑用欧元结算,这还了得吗?枪打出头鸟,美国必致萨达姆于死地。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一年后才抓住萨达姆。可是实际上在2003年的7月美国攻克巴格达之后不久,就迫不及待地成立了伊拉克临时政府。更引人注目的是,临时政府成立后的第一条法令,不是如何稳定国家的局面,而是宣布伊拉克的石油交易由欧元结算改回用美元结算。

科索沃战争:美国对欧元的第一仗

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是又一个生动的例子。科索沃没有石油,也没有美元,美国为什么要打科索沃呢?按照美国的说法,是米洛舍维奇政权在科索沃屠杀了9万阿族人,制造了惨无人道的人道主义灾难,所以美国要替天行道,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名义打击南联盟政权。可是打完仗之后,美国人就公开承认,所谓屠杀了9万阿族人完全是个弥天大谎,是美国中情局和西方媒体联手造出来的谎言。美国打南联盟,表面上是为了除掉一个“红褐色”政权(南联盟的领导人过去都是共产党人,被认为是红色,然后美国人说这些人现在全变黑了,黑色和红色掺到一起就变成了褐色,所以说把他们称作“红褐色政权”)。但真的是为这个目的吗?199911日欧元正式启动。欧元启动之日,欧洲人自信满满,自己把欧元与美元的比价定为11.07。美国人当然不高兴,凭什么一个刚刚启动的货币,还没使用,你的币值就高于我。按照西方的说法,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我们不能够因为你发行一个新货币就跟你打仗。但不打仗不等于不打经济仗,不等于不打金融仗。欧洲人最后发现,科索沃战争实际上就是美国人对欧元的第一仗。

    科索沃战争, 经过78天的狂轰滥炸,米洛舍维奇政权垮台了。70多天在欧洲腹心地区的战争状态,让全球的投资人对欧洲投资环境的恶化充满了担忧,然后资本撤离了。当时全球大约有7000多亿热钱,其中有5000多亿离开了欧洲,,欧元直接下跌30%,变为0.82美元兑1欧元。欧洲人这才第一次领略了美国人为美元而战的厉害。

通过这些例子,我们还看到了美国人如何通过战争来驱赶资本,这是我们过去没有领略过的。7000多亿热钱有5000多亿离开了欧洲,其中2000多亿到了美国,这笔钱正好支持了当时克林顿时期的经济,带来了连续90多个月的经济繁荣。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连续90多个月的经济增长记录,这是克林顿时期创造的奇迹。还有2000多亿热钱去了中国香港。香港是弹丸之地,显然投资人们是指望着拿香港做跳板进入中国的内地,看好中国的经济。可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不幸的事件。

    美国用5枚精确制导炸弹,非常准确地“误炸”了中国驻南联盟使馆。一方面美国宣称其武器是精确制导,可以从通风孔里钻进去,消灭地下室里的人,一方面又说是“误炸”。这完全说不通。当中国使馆被炸之后,在香港滞留的2000多亿热钱迅速抽逃,最后全都去了美国,支持美国经济的繁荣,一口气顶到104个月,这一轮繁荣期才结束。

阿富汗战争:打回全球投资人的信心

2001年,恐怖分子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动了“9·11”恐怖袭击,使美国本土第一次遭到了恐怖主义的袭击。美国人发动阿富汗战争明显是为了复仇,这总和美元没有关系了吧?但是我们看一看,美国在过去的20年里发动的4场战争,有3场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这样中等规模的局部战争都是要准备半年时间,而唯独发动阿富汗战争不到一个月、20多天就打响了。打得非常仓促,仓促到居然仗打到一半的时候,就把巡航导弹全部打光了,临时紧急调整,弄得手忙脚乱。美国人明明知道打一场局部战争需要半年多的准备,为什么阿富汗战争却这么仓促?原因就是华尔街等不及了、美国迫切需要通过一场战争打回全球投资人的信心。果然像美国人所预期的那样,巡航导弹在喀布尔落下的当天,道琼斯指数短暂下探之后,迅速地反转,一天回升600点。全球的投资人长松一口气,华尔街一片欢呼,这就是美国人用军事手段去打金融战。一场战争,达到美国所需要的金融效果。而全世界也只有美国人可以打这样的战争,因为美元是全球的结算货币。

中国面临的金融大战

    今天的中国是不是正在卷入一场金融大战,很多人为此感到忧心忡忡,但是我们又被很多事情所分心。钓鱼岛、黄岩岛、香港占中、南海等等,我们没有人会把这些事情和金融战放到一起思考,但是如果我们把它们全部放到一起观察,它会产生什么效果呢?

    2012年年初的钓鱼岛争端发生之前,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的谈判已经接近要达成协议的阶段,马上就要有成果了。但是钓鱼岛争端的出现,一下子就把东北亚自贸区搅黄了。而我们很多人以为日本人购买钓鱼岛就是一帮右翼分子所为,甚至没有注意到,石原慎太郎在购买钓鱼岛之前,专门去美国长游了一次,跟美国的许多政客有过很密切的接触,至于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无从猜测,但是我们要相信这里面不会那么简单。石原慎太郎在美国其实是一个并不受待见的日本政客,但是这一次美国却破天荒地支持他,而钓鱼岛争端浮出水面后,直接搅黄了东北亚自贸区。

    东北亚自贸区是中、日、韩、港澳台地区将近20万亿规模的经济体(规模起码十五六万亿),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且这个经济体会南下与东南亚自贸区整合,成为东亚自贸区,一个世界第二、甚至第一大经济体很可能就此出现。它还有可能会向西去整合南亚次大陆、中亚五国,甚至整合西亚的阿拉伯世界的一部分。那么一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经济体就将出现。

如果这样一个以亚洲为主导的经济体,它一定不会使用欧元或者美元作为内部贸易结算单位。我和几位学者在2003年提出“亚元”的概念。但之后考虑到欧元的前车之鉴,我转而对欧元持反对态度了。欧元虽然作为欧盟的统一货币,但是由于欧盟各国不肯交出自己的财政主权,结果欧盟并没有能力对欧洲的财政政策做出安排,至今欧元仍是个软货币。我们如果搞“亚元,指望哪个国家交出财政主权呢?肯定谁都不肯交出。所以我坚决支持人民币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未来亚洲的区域货币,甚至逐渐成为国际的结算货币。

只有这样,中国巨大的甚至有些过剩的人民币存量才能被世界所消化。因为中国发行的人民币的总量实在是太大了。美联储于1913年成立,到2013年整整100年,它发行的美元一共是10万亿。而按照中国央行的说法,2014年发行138万亿人民币,按6.5来兑换美元,相当于发行了20万亿美元。这么巨大的货币存量,让中国13亿人来消化非常困难。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样一点:中国今天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而我们上游要购买很多国家的资源和能源;下游要依靠很多国家的市场,我们生产的产品要为它们所用。既然中国对上下游国家的经济有这么巨大的引擎作用,总不能让好处都是别人拿走,麻烦都留给中国。

人民币未来有可能成为国际结算货币,甚至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结算货币时,会出现什么情况?世界货币由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分天下之后,美元一统天下的全球霸权地位就会受到威胁。所以,美国一定要打击中国,无论东北亚自贸区,还是其他什么。其实最后捍卫的还是美元的权力。

2015年美国在鼓动各方势力给中国找麻烦都不能得逞的时候,美国人不得不派出自己的军舰和飞机,一次次闯入中国南海岛礁周边12海里的地方。今年斯坦尼斯号航母特混大队再次从中国南海经过,再次向中国施压、示威。网上很多人说,这是美国人扇中国人的耳光,这就看得太浅了。美国人不仅仅是要扇耳光,它就是要让中国周边的投资环境承受不住美军这样的压力,让投资者感觉到大战将临,不敢把钱留在这里,这才是美国真正的意图。而中国和美国正在开始新一轮的金融对杀。201623日晚上,中国和美国的金融战场搏杀出现了这样一种奇观:美元当天晚上所有的多头被“屠杀”,而所有做空中国的空头被“屠杀”。一个晚上1万亿的美元市值全部蒸发,这说明中美之间的金融的博弈已经到了接近白热化的程度。

所以,美国才会派出它的航母,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本来它完全可以不从南海走,但却一定要绕一个大圈、多花5天的时间非要走南海。显然它不是为了让中国的军舰围观它,它就是要做一次秀给全世界看。这样一种时刻,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在营造趋势。当趋势倒向美国一边的时候,金融战已进入收官的阶段。

目前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美国近期会再次加息,因为条件对美国并不有利,美国人制造的趋势还没有完全达到它的目标,所以金融战还没有到最后打响的时刻。现在属于战略僵持阶段和战略趋势的营造阶段,到下一步才进入战役期和战术期的时候,我们才会看到索罗斯等类似的金融机构会正式登场。中美金融战最后的厮杀何时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专家评论

刘纪鹏(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战争的目的是掠夺和财富的再分配,资源的再配置。过去是靠军事手段,今天看现代战争的主要战场是金融。所以军事是硬战,金融是软战。

时建中(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金融战发动的路径有一些特点。或者是从金融市场本身开始,或者是通过战争手段来开始。如果我从金融法研究的角度来看,那可能就是这样一句话,“苍蝇一定要叮一个有缝的蛋”。那如果这个蛋没缝怎么办呢,我打也给打一个缝出来,然后把这个蛋变成一个臭蛋。因为是一个臭蛋,所以资本就逃离了,那么美国的目的就达到了。从非军事的角度来看金融战,首先要制造金融风险,扰乱金融秩序,破坏金融稳定,损害金融安全。这样把金融市场的风险秩序稳定破坏之后,传导到了经济非金融领域,甚至传导到社会领域,再传导到政治领域,这样用传统的军事手段不能实现的目的,通过金融战完全可以实现,因此金融战是现代战争的一个部分。

张捷(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交易中心主任):美国崛起的时候,它奉行的不是开放,而是孤立主义,它是不让外国资本进来的。在国家快速发展的时候,外国资本进来伴随着你的发展,等到它要走的时候,它1美元就要变成10美元,外汇储备再多也平衡不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对中国道路的理论研究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挑起了这个大旗,进行中国道路的研究。在这些地方绝对不能人云亦云、跟着外国的舆论走。

李肃(和君创业总裁)乔良将军从军事角度把金融、地缘政治和整个产业打通了。从美元统治全球经济的历史角度,把中美关系以及美国与世界关系放到这里边,然后把它讲清楚了。他开创了一个体系,用金融战争的眼光去看世界大势。

 



乔良,国防大学教授,空军少将。本文是作者在本刊与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共同主办的“中信大讲堂”第八期所做《金融战与现代战争及我军变革前景展望》报告摘编。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10期

总期号:258期

2020年09期

总期号:257期

2020年08期

总期号:2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