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谣言永远是可耻的谣言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国的互联网上出现了一股完全否定中共在抗战中贡献的歪风。在贬损共产党敌后抗战的谣言中,有四则最为恶劣。

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国的互联网上出现了一股完全否定中共在抗战中贡献的歪风。一些实名登记的网络大V的相关言论流布极广。有一则耸人听闻的谣言竟然说,八年抗战,共军只击毙了851名日军。如此颠倒黑白的言论,竟然在互联网甚至部分纸质媒体上通行无阻。

在贬损共产党敌后抗战的谣言中,有四则最为恶劣。

谣言一:日本人从未轰炸延安。

19383月到194110月间,日本人曾先后17次轰炸延安。其中,19381120日的大轰炸,造成当时不足2万人的延安城死伤152人,包括抗大校舍在内的房屋近400间被毁;193998日的轰炸,再度造成我死伤58人,150余间房屋被毁。

侵华日军后来在反思其之所以失败的原因时,曾检讨对延安认识的不足:

此外,还有所谓“圣地”问题。无论日本或重庆方面都不想放置延安的陕甘宁边区于不顾,但由于政治、军事以及其它方面的制约,无法将其攻破,结果使它发挥了“圣地”的作用。时至今日,才充分认识到“圣地”对革命者是不可缺少的,陕甘宁边区所起的作用是太大了。(资料编号3,第473页)

抗战后期,当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攻城掠地时,日本人越发认识到延安的可怕,甚至有通过先占领西安再从西安进攻延安的计划。对此,日方有如下记载:

求助于国共斗争来消灭共产党的想法,完全是一种姑息的看法。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毅然决然地围剿消灭共产党势力。因此,曾考虑在西安作战中以延安为作战目标之一。华北方面军作战主任参谋岛贯武治就曾说,华北方面军的真实意图,却在于消灭延安。(资料编号3,第96页)

但这一设想后来因侵华日军内部在先进攻四川还是先进攻西安、延安认识上的分歧而未能实施。

中央部512日召开参谋长会议,华北方面军参谋次长有末精三少将赴京出席会议,他对省部特别对田边参谋次长强烈要求实施西安、延安作战。田边次长……认为实施四川作战虽尚须视形势的发展进行研究决定,但首先单独实施西安作战则有必要。中国派遣军对上述参谋次长的作战通知,未能同意。(资料编号4,第361-362页)

谣言二:日本人与共产党代表在山西曾达成秘约。

在“日本人从未轰炸延安”的谣言风行一时后,新浪微博上接着就有人发布这一消息,并指消息来源是1947723日国民党的《中央日报》,看似有根有据。

实际上,这恰是国民党出于“亲日反共”目的捏造的一则谣言。1945年日本投降后,延安共产党政权立即将冈村宁次列为第一号战犯,要求蒋介石政府予以严惩。但迟至1947年年初,在其他许多日本战犯已被宣判或处决的时候,南京政府仍然没有审判冈村宁次,反而就如何反共不断求助于冈村,加之南京方面对各界关于冈村去向的疑问从来未出面澄清。于是,共产党背景的《大公报》不仅揭露此事,而且引用外界“猜测性”报道说,“冈村有可能正在江北前线指挥对共军作战”。为进行反宣传,国民党方面一些人欲盖弥彰,编造了一则谣言,反咬共产党与日本人“勾结”。

《冈村宁次回忆录》正好有一则此日日记,摘要如下:

723 ……。

今日的《中央日报》、《和平日报》(均为政府系统报纸)以“毛泽东的卖国行为”为题,煞有介事地登载:1943817日,冈村宁次与毛泽东于山西神池达成共同对国府军作战协定,以及该协定的内容。此报道显系捏造,但以“军闻社”通讯发表,恐引起误会。闻国防部第一处及战犯处理委员会已采取措施予以更正。

据闻由于共产党系报纸经常捏造或夸张我与中国政府军部的关系,新闻局第二处年轻人出于愤慨,乃作出此种过火的反宣传。(资料编号10,第200页)

谣言三:因为日本人“帮助中共发展自己势力”,毛泽东多次当面表示感谢日本人。

我们先引用两处正规文献所记载的毛泽东关于“感谢”日本人的谈话。

1956年,毛泽东在会见日本客人南乡三郎时,说了“感谢”。毛泽东自己回忆说:

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才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1]

1960年,毛泽东对来访的日本文学代表团说:

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2]

引全了上述两段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毛泽东式的“幽默”,而决非真是要感谢日本侵略者。因为毛几乎对所有的敌手都表达过这样的“感谢”。兹举几例:

国内来说,最好的教员是蒋介石。我们说不服的人,蒋介石一教,就说得服了。蒋介石用什么办法来教呢?他是用机关枪、大炮、飞机来教。还有帝国主义这个教员,它教育了我们六亿人民。一百多年来,几个帝国主义强国压迫我们,教育了我们。所以,坏事有个教育作用,有个借鉴作用。[3]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他把我们赶到农村去。这个时期很长。十年内战,跟他打了十年,那就非得研究一下农村不可。[4]

这不是一个好教员吗?世界上没有杜勒斯事情不好办,有他事情就好办。所以我们经常感觉杜勒斯跟我们是同志。我们要感谢他。[5]

毛泽东说“感谢”日本侵略者,的确还有更深的含义。那就是,不经过甲午战争以来这场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血与火的洗礼,中华民族无由实现现代性成长,中国也不会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中国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恰是经过这段漫长而痛苦的历史才建立起来的。

我们今天反思两个甲子之前甲午惨败的深刻教训,一个深层次原因在于民众对国家、对民族前途命运的冷漠。梁启超曾用两句话来形容当时的中国人,“只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家;只知有天下,而不知有世界。”结果,整个国家一盘散沙,整个民族遭受屈辱。所以,毛泽东同志在《论持久战》中这样明确指出: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而中国共产党之所以通过伟大的抗日战争成为民族中坚,就在于只有她才最终使一盘散沙般的民众团结起来,实现了民族的整体觉醒,并最终建立起现代国家动员体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

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感谢”日本人的侵略最终促成了中国人民的觉醒。

那些拿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者说事的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别有用心!

谣言四:中共军队一共才击毙851个日军[6]

这则谣言据说最初是“自干五”的一个“钓鱼帖”,但竟然被众多网络大V和公知视为“重大史料发现”。今年6月底,有署名“小右派”的网友发了这样一则长微博:

日本公布了二战在华阵亡数据:死于国军之手:318883人。死于共军之手:851人。基本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吻合。共军百团大战毙敌302人;平型关大捷毙敌167人;38年晋察冀秋季反围攻毙敌39人;39年冀南春季反扫荡毙敌37人;39年冀中冬季反扫荡毙敌27人;40年春季反扫荡毙敌11人;115师陆房突围毙敌16人。共击毙日寇599人,加上小战斗,合计被共军杀死851人。死者都有姓名年龄、家乡,部队、死亡地点、被谁所杀详细纪录。

这则微博一出炉,诸多实名网络大V争相转载,这则谣言在网上的阅读量已经达到百万次以上,转载量超过数万次。如不以正视听,将来又会如同此前“日本人从没有轰炸过延安”一样,由“谣言”上升为“真相”。

日本防卫厅在编撰系列战史时,关于“战果”部分并不系统,且是根据战时日军各部上报给大本营的记录整理出来的。但正如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在回忆录中所承认的那样,日军各部都在夸大己方战果,抑减中国方面战果。“大本营发表的统计数字相当可观,但其中70%是为了夸耀战果而增加的水分。”(资料编号1,第2页)

尽管如此,仅摘录《华北治安战》中日方报告在与中共抗日武装交战中伤亡的一些零散记载,所谓“共军仅击毙851名日军”的谣言是如何耸人听闻还是一目了然:

第一一0师团报告,19388-193910月间,师团阵亡者,为533人。(资料编号2,第156页)

第二十七师团报告,从19391月至194011月肃正作战期间,我忠勇的官兵丧失了649人,负伤1378人,甚为遗憾。”(资料编号2,第278页)

在此次作战中(作者注:即日军所谓“第二次冀中作战”),……战死71名、负伤66名、失踪2名。另据旅团战死名簿记载,从820日至123日在旅团战死276名。(资料编号2,第312页)

关于此次作战(作者注:指1940923-1012日间日方发起的所谓“察南南境反击作战”)……仅我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方面我战死133人、生死不明31人。(资料编号2,第315页)

我方战死161名,其中军官9名,伤323名,其中军官14名。(资料编号3,第161页,这里指的是19426月日方所谓的“冀中三号作战”期间伤亡情况)

19439月对中共抗日武装发起的所谓“冀东一号终期作战”,战事于11月中旬结束,日方报告说:

我方损失也较大,计战死221人,伤91人。(资料编号3,第214页)

另据日本防卫厅《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记载,仅1941年这一年:

治安讨伐与肃正作战没有取得显著效果……华北方面军的综合战果是:交战17198次。……据报告,日军损失是,战死2352人,负伤501人。(资料编号11,第79页)

而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情况又如何呢?第一次长沙会战与第二次长沙会战,国民党方面声称每次歼敌都在4万至5万余人。而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在《长沙会战》一书中有如下记载:

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没能给予重庆军以应有打击……我方损失竟达战死1591人,战伤4412人。(资料编号12,第214页)

11军发表的第2次长沙作战的战果及我方损失如下……敌遗弃尸体28612具……我方损失战死1591人(其中军官数108)人,战伤4412人(其中军官数241人),死伤战马1766匹。(资料编号12,第215页)

对比一下,两次长沙会战,毙敌数量均远少于同一部书中所记载的1941年中共抗日武装所击毙日军数量的2352人!

再作一个对比:19435月至8月间浙赣作战,日方作战部队为中国派遣军第十三军和第十一军,对手是国民党第九战区长官薛岳指挥的第五十八军、第七十九军和第四军。日方在《昭和十七八年的中国派遣军》中记载日第十三军报告战果如下:(资料编号13,第170-171页)

总计国军遗弃尸体共64430具,日方战死人数1284人,其中军官76人。

所记载第十一军报告战果如下:(资料编号13,第188页)

国军共遗弃尸体15758具,我方战死336人,其中军官22人。

对比一下可发现,浙赣会战各阶段,国民党军毙敌数量,与1942年以来共产党抗日武装在任何一次反扫荡作战中日方所记载的毙敌数量在同一个量级!

上述,仅仅是根据日方极少部分部队很零散的参与所谓“肃正作战”时的战报,不包括共产党武装主动发起的攻击,消灭日军已经甚众。不知何来“抗战八年共军击毙日军仅851人”的结论!

在评价国共抗战战果上,国内知识界有人在故意使用“双重标准”:在评估共产党战绩时,用日军大本营资料,且用不完全材料;在评估国民党战绩时,用国民党当局资料。而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用一把尺子量:因为如果都用日军大本营资料时,国共两党抗战战绩如何,就将大白于天下!

简单分析,四则谣言其实都很低劣。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此离谱的谣言,在互联网上不仅登堂入室,还得到众多公知、大V们的争相点赞和转载。足见有些人“为反对而反对”到了何等疯狂地步!

抗日战争是近现代以来中华民族团结一致抵抗外侮所获得的一次伟大胜利。纪念抗战胜利70年,本是华夏儿女共同缅怀历史、展望未来一次契机,但一些公知、大V出于消解中共合法性的目的,大量制造和传播贬损中共敌后抗战的谣言,其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谣言永远是可耻的、见不得阳光的谣言!

参考资料:

[1]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华北治安战(译序)》,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2年印。

[2]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华北治安战》(上册),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2年印。

[3]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华北治安战》(下册),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2年印。

[4]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大本营陆军部(上)》(摘译),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7年版。

[5]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大本营陆军部(中)》(摘译),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7年版。

[6]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大本营陆军部(下)》(摘译),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7年版。

[7]日本驻“满州国”军政部顾问部:《满洲共匪之研究》(第一分册),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中华书局1982年印。

[8]日本驻“满州国”军政部顾问部:《满洲共匪之研究》(第二分册),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中华书局1982年版。

[9]日本驻“满州国”军政部顾问部:《满洲共匪之研究(下)》,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中华书局1982年印。

[10](日)冈村宁次:《冈村宁次回忆录》,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1981年版。

[11]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二分册),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中华书局1981年印。

[12]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长沙作战》,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中华书局1985年印。

[13]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昭和十七八年的中国派遣军(上卷)》,中华民国史资料译稿。

[14] ()藤原彰:《中国战线从军记》,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55页。

精彩句子:

不经过甲午战争以来这场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血与火的洗礼,中华民族无由实现现代性成长,中国也不会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中国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恰是经过这段漫长而痛苦的历史才建立起来的


[1]《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第460-461页。

[2]《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第534页。

[3]《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92页。

[4]《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32页。

[5]《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第356页。

[6]对这则谣言的反驳文字曾以《从一则耸人听闻的谣言说起》刊载于《红旗文稿》2015年第8期。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

2022年02期

总期号:2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