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从元阳精准扶贫谈扶贫的普遍性与特殊性

刘仰 来源:《经济导刊》2017年08期 2017.08.30 17:34:01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最显著的成效之一就是减贫人口数以亿计,占联合国“千年计划”中全球减贫目标的70%以上,是人类历史上短时间内最大规模、最成功的脱贫成效,称其为“史无前例”并不为过。也因此使得改革开放在中国获得广泛的拥护,在世界获得普遍的认可。

脱贫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随着时代的变化,贫穷的标准也会改变。当今中国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体处于贫困状态。中国政府加大扶贫力度,提出精准扶贫,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宏大目标的组成部分,要求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分享改革红利。因而,各级政府在这个时间限度内尽可能地将贫穷人口降到最低,扭转贫富差距加大的趋势,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底线要求。

过去几十年,中国民众脱贫致富有一个大规模应用且简单有效的方法,即结合沿海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大批农民进城打工,与发展城镇化以及国家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相伴,步入工业化生产行列。这一方式成为无数农民脱贫最常见的脱贫途径,但近年来这种方式的有效性降低了。首先,我国制造业发展速度降慢,吸纳劳动力的能力降低;其次,制造业转型升级对员工技术素质提出更高的要求,农民经简单培训就成为工人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少;第三,中国城市化率从30多年前的不到20%发展到接近60%,虽还有增长空间,但速度也在降低;第四,农村地区青壮年大量外出,老年人口难以成为有效劳力;第五,社会保障制度还未全面足够覆盖,造成当今中国依然有约10%的贫困人口。

如果说中国前几十年的脱贫是“大兵团作战”,那么,这对中国剩余的贫困人口已不再完全适用。如今中国的贫困人口主要在偏远地区,分布不均,交通不便,地区人口密度不大,自然条件各异,社会文化条件也错综复杂,很难再通过相对简单一致的办法实现迅速脱贫。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今剩下的脱贫工作相对难度更大,进入“零敲碎打”、因地、因人而异的最后攻坚阶段。

元阳因其特殊性更需要放开思路

中信集团长期贯彻中央的扶贫方针,几十年来在多个偏远落后地方坚持扶贫,屏边、元阳就是其中的两个县。除了提供相当数额的扶贫资金、选定扶贫项目外,中信集团还常年在这两个县派出干部挂职,参与当地扶贫。应该说中信的扶贫工作是有效的,体现了中央企业为国分忧、为民众办实事的社会责任。中信集团在云南两县的扶贫工作是多样化的,例如教育扶贫、产业转移、整体搬迁等。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精准扶贫”,中信集团的帮扶方式也是因人而异,体现了灵活多样、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

元阳虽是个贫困县,贫困人口较多,但这个偏远的地方举世闻名。元阳属红河州,地处哀牢山脉,人口以哈尼族为主,还有其他少数民族与汉族。元阳县20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全是山地,最低海拔144米,最高海拔2900多米。44万人中91.5%是农业人口。宋朝就有当地人开始开垦梯田的记载,红河州最早的梯田有1300年的历史,如今仍蔚为壮观,号称“大地艺术”。2007年,哈尼梯田被批准为“国家湿地公园”。2013年,哈尼梯田被列为“世界遗产名录”。哈尼梯田的主要景区都在元阳。

然而,这样一个举世闻名、令人过目难忘、流连忘返的地方,却是一个贫穷的地方。到2014年底,全县贫困人口3万多户、14万多人,贫困发生率35.34%。经近几年努力,贫困人口下降到2.3万户、9.5万人,贫困发生率24%,但贫困人口数还是全州第一、全省第八。我想指出的是,元阳与其他地方相比有很大的特殊性。元阳扶贫需要看清自己的特点,在扶贫上创出一条新路。

元阳的特殊性在于:首先,由于元阳梯田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因此,改变梯田、尤其是水田的状态是行不通的。元阳总体上说难以通过征用土地发展工业。其次,元阳梯田都是山地,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基本没法用,只能采用人力和畜力,因而生产效率也难以提高。第三,元阳共有水田19万亩,核心景区7万多亩,因其生产特点需要大量劳动力,如果农民离开土地转为其他谋生方式,元阳梯田景观也将不复存在。第四,元阳梯田一千多年来,形成了当地特有的水稻品种——红米,红米亩产只有300多公斤。虽然从种质基因的角度,元阳红米表现较为优秀且稳定,农民可以自留种子,但这样的亩产还是很难让农民有较高的收入。第五,由于元阳人均耕地仅0.84亩,水田的产出基本只能糊口,难有更多剩余。由此,元阳的扶贫工作必须面对它的特殊条件:为了保持和维护人类这一伟大的创造,为了让如此壮观的大地艺术永留人间,农民不能离开这里的土地,而且只能用传统的方式从事低效率的农业生产,连改种其他经济作物都不行,这使得元阳农民的脱贫面临长期性的挑战。

多重附加值打造元阳的精准扶贫

元阳因为其特殊性,只能定位于单一作物的小农经济。提高当地农民收入唯一或者说主要的方式只有提高农产品价格。目前,在元阳新县长主导下,已开通网上的“元阳商城”,元阳红米按不同档次和加工工艺,每公斤最低卖19.9元,最高卖79.9元。这个差价主要是红米后期加工工艺不同导致的。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政府设定了不随市场变动的收购价,每公斤7元。也就是说,一个农民如果有一亩水田,正常情况下,每年水田红米的收入大约不超过2500元。现在的元阳农民一般是扣除留种,以每公斤7元卖出红米,再以低于7元的价格在市场上买入白米做口粮,能留在手里的活钱并不多。与市场价的差额部分或者属于工业附加值,或者属于物流或商业利润。

创造属于农民的工业附加值

这里涉及到的工业附加值,即把初级农产品加工成不同的商品。只是工业附加值如何才能属于农民,而不是属于本地农民之外的工业群体,这是一个问题。我认为,元阳可以做一些自己的尝试。元阳目前的人均耕地只有0.84亩,似乎太少。如果根据当地情况,制定一个小农经济水田劳作适当的人均耕地面积(假设5亩),则可以倒推:该有多少农民离开土地进入农产品加工行列。这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应使他们尽量留在本地转到工业,或成为农户手工业的模式,以个人、家庭或集体合作社的方式分享农产品的工业附加值。这一方式的好处是,劳动力离家不远,农忙时可以帮忙。

在工业附加值方面,除了水田的红米,还有旱地和林地经济作物,都可以通过增加工业附加值的方式,使农民得到更多收入。元阳水田的水源除了自然降雨,主要来自高山森林的自然蓄水,如果山地开田过多则水源不足。因而元阳近年来有几万亩水田实行退耕还林,以使山地保持水分涵养。这样元阳虽以壮观的水田梯田而举世闻名,但还是有一定数量的旱地、林地可资利用。例如中信集团在元阳帮扶的项目之一,就是山坡种植林下板蓝根。中信集团的帮扶方式是贫困户加入合作社,中信集团免费提供板蓝根种苗,板蓝根生长养护期间,合作社向贫困户优先提供有酬用工。板蓝根由医药公司定点采购,贫困户享受合作社的年终分红。这一方式还可以适度发展,如果板蓝根种植面积足够大,未来可改出售原材料为建厂加工。除板蓝根外,还可以有其他经济作物,例如屏边县引入的红心猕猴桃等。针对元阳还需要强调一点:如果元阳转为工业的收入大大高于农业收入,很可能会导致梯田弃种抛荒。这一现象不应该出现。对此,元阳应该注意本地第二产业收入与农业收入的比例关系。而最根本的是提高农业收入。

多方位开发文化附加值

从事元阳梯田劳作的农民还可以在政府帮助下获得第二个附加值,我称之为“文化附加值”。元阳红米的文化附加值尚未得到充分开发。类似元阳农产品的文化附加值有一个参照,即湖南韶山毛氏祖田的大米。韶山冲毛泽东故居门前有20多亩水田,曾经是毛家的祖田。前几年“祖田米”热销,产量不多,每公斤能卖到100-150元。这是农产品文化附加值的一个例子。据记载,元阳梯田最长有1300年的历史,从这个角度出发,元阳可以结合考古、民间口头记事、家谱、地方志等资料,确认某些地块为宋田、元田、明田、清田等标志认证,并核发证书,从而使得某些地块的红米提高市场价位。

此外,元阳水田只能采用人力畜力的小农经济方式,在纯商业条件下是市场劣势,但可以通过文化加以转化。中国几千年来一直以农业为本,精耕细作的农业生产方式在全世界属独一无二。然而,随着现代化进程,这种方式在主要农业产区的平原地带已不多见,尤其是千百年来很多中国人独创的农业生产工具,现在只能在各地的博物馆里看到。元阳正可以利用它的特殊性,复活所有的古代农具,将《天工开物》、《齐民要术》等古代农业经典著作中的描述,以及历代帝王颁发的“劝耕图”,在元阳的水田里复活,将元阳梯田变成数千年中国农业史的一个露天开放的、活着的博物馆。把数千年来为中国人做出巨大贡献的古代精耕细作农业,在元阳留下一个依然健康延续的活标本。换句话说,将元阳梯田变成数千年中国农业史的微缩版,农民的劳作成为古代农业真实历史的演出。这一文化附加值的潜力不容小觑。游客还可以亲自下田体验,犁田、插秧、除草、收割、脱粒,操控中国人祖先使用的农具。

中国农业模式长期以来被称为男耕女织,所谓织,有棉麻,也有丝绸。在中国传统的丝绸产区,例如长三角和珠三角,由于工业发展造成地价上涨,桑树种植面积已大为减少,当地丝绸产业不得不将桑树种植转移到湖南、广西等地。元阳也完全可以与江浙地区的丝绸纺织企业联合,接纳一部分桑树种植和养蚕业,从而使得“男耕女织”得到更充分的体现。

利用优越的自然环境提升生态附加值

元阳红米在品质上有其独特性,其遗传基因的稳定,是优秀特征之一。元阳农民种植水稻和其他作物,和中国传统社会的所有农民一样,以前从来不用农药和化肥,元阳施用农家肥还有一套特殊的做法。元阳梯田的特殊环境还有一个好处是病虫害较少。

当今社会,食品安全问题引发全社会关注,元阳可以利用其优越的自然环境,做好生态农业的品牌。云南自然资源丰富,是我国重要的自然基因库之一。生物基因资源涉及种子、医药、观赏等多个方面,在未来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必须加以保护和开发。保护方面,首先是要严格防范外来物种对本地独特基因的侵害。前几年,我国南方几省引入了外来物种速生桉树,但在元阳几乎没有看到。速生桉树作为外来物种可能对本地物种造成基因侵害和基因污染,而且,速生桉树对水分要求高,长期过多种植容易造成土地荒漠化,对元阳梯田生态造成严重危害。由于抵制了速生桉树,当地生态保护良好,旱灾影响也较轻。

我认为,元阳应该有较严格的生态立法,在加大科研力度的基础上,防范外来物种,保护本地基因,进而宣告:全县禁止使用农药化肥。使得元阳农产品的生态品牌形成全国、全球性的知名度。当然,加大科研力度同样是指加大对生态肥料、生态防止病虫害的研究。例如,在中国有久远历史的稻鸭鱼系统,水田冬季养殖浮萍等,其他地方己不多见,但在元阳依然非常普遍,这些都是在全球范围内具有价值的生态施肥、防止病虫害的传统。在这方面,元阳可以与外部科研单位加强合作,引入科研单位在元阳建立分支机构,针对本地生物资源,开展常态化研究。

动员社会力量提高道德附加值

前几年,农产品市场出现“蒜你狠”、“姜你军”的现象,即大蒜、生姜价格猛涨。如果农产品涨价,好处能落到农民口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但事实上,农产品涨价的好处大都成为中间商、批发商赚钱的机会。因此,压缩销售中间环节,让消费者付出的钱,更多更直接地到达农民手中,我将其称之为农产品的“道德附加值”。也就是说,如果消费者确认,自己付出的钱,直接帮助了一个生活困难的农民,至少一部分消费者愿意多付一点钱,这是一种类似捐款的慈善现象,又不同于直接捐款的慈善,这种方式类似常说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在这个领域,中信集团的扶贫工作可以有所作为。例如,元阳当地政府详细开列尚存的2.3万户、9.5万人的贫困户名单(如果太多,可首先集中于核心景区)。注明各贫困户基本状况以及劳动能力、适合或有意愿从事的农业工作,例如种水稻、养猪、养鸭、养鱼等。中信集团有能力召开扶贫活动推介会,由个人或企业当场以合适的价格,认购名单上某个或某几个贫困户的所有农产品。同时设立扶贫网站,接受全社会对贫困户的农产品认购,认购期限可以一年,也可以多年。当地政府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监督农产品生产过程以及成熟后的加工程序,保障物流。物流费用可协商解决,甚至可以由大型物流企业以慈善方式认购。贫困户如果缺乏必要的生产成本投入,除了当地政府部门帮助解决小额贷款外,消费者也可以提前支付部分认购款项。消费者可以是个人、家庭,也可以是企事业单位,很多企业都有员工食堂,农产品需求量相当大。以这种方式精准扶贫可以保证消费者付出的钱,绝大多数都直接归贫困农民,大大减少了中间环节。这一精准扶贫的方法未必在全国有效,但对于元阳是最合适的。

以民族风情为重点开发旅游附加值

提高元阳当地农民收入还有一项就是旅游附加值。目前,元阳全年接待游客约150万人次,随着交通的更加便利,旅游设施日益完善,元阳接待游客数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结合前文所言的文化、生态建设,元阳旅游未来升级上档次,广泛接待国内外游客,是可以预期的。

元阳是多民族居住区,不同民族在这里长期和谐相处,民族风情也应该成为主重要的旅游资源,但现在这方面开发不够。例如,虽然行人还有很多穿着民族服装的,但建筑风格为传统民居独有特色的蘑菇房有所减少。政府部门应结合民族建筑与现代化生活设施的需要,设计几种民族建筑的样板房,指导或引导民众的个人建房。元阳旅游还可以给每一位认购贫困户或当地居民农产品的单位和个人提供旅游优惠和特殊服务,例如免除门票、全家或集体受邀参加长桌宴等民族节日活动。还可借此开发体验式旅游,游客如有兴趣,男女老少都可以亲身体验农作物种植、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借助民族风情、中国传统以及梯田景观,元阳还可以开发蜜月旅游,使元阳成为传统婚礼的理想之地。很多民族手工艺品经现代艺术改造加工,应该会很有较大市场。

扶贫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长期的工作。随着中国的日益发展,贫困标准也会相应改变。精准扶贫只是当前阶段的一项重要工作。结合精准扶贫的政策要求和工作力度,短期与长期相结合,针对元阳的特殊情况,制定一个可操作的长远规划,未来使得元阳的农民成为中国农民群体中令人羡慕的幸福榜样。

(编辑  杨利红)



*  刘仰,独立学人。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4年02期

总期号:297期

2024年01期

总期号:296期

2023年12期

总期号:2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