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交锋交流需要原创性话语

张维为 来源: 2021.06.16 15:00:12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核心内容之一,是中国的迅速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走衰,由此产生了中美博弈。在话语的沟通方面,估计要经历一个从交锋到更好地交流的过程,恐怕这是绕不过去的。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我们对西方文化、美国文化能够准确地把握,做到知彼知己。

只有经过交锋才能更好交流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对自己比较清楚,但对于外部不是很了解。西方文化的一个特点叫狼性文化,尊重实力,尊重强者。作为博弈的 对手,示弱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只有在经过交锋之后才能更好地交流,这是一个辩证的关系。

在硬实力方面。比方说在南海问题上,我们的岛礁建设实际上就是交锋,钓鱼岛、东海防空识别区也是这样。经过交锋之后,就进入了全新的局面,棋就走活了,就可以在新的前提下更好地进行交流。软实力也是一样,中美要经过交锋才能更好地交流,因为它是承认实力的,而这个实力包括硬实力,也包括软实力。我们一些同志长期做解构西方话语和建构中国话语的工作,这样就比较敢对西方话语亮剑,也很愿意和他们对话、交锋。当然交锋并不是说一定要声嘶力竭吵架。如果他傲慢,我可以比他还傲慢,如果他客客气气,我也客客气气。但关键是把道理说清楚,讲出的话背后有知识的分量、思想的分量。这是最关键的。

构建有原创性的大话语体系

为了能够更好地交锋,一定要进行原创性的思考、原创性的研究。知识分子和学者如此,对我们的外交人员和各方面的干部,也都应该有原创性,只说套话、官话是不行的。当务之急是建构自己的大话语体系,包括学术话语、大众话语和国际话语。只有打这三种话语的组合拳,中国话语才能走向社会、走向世界。中国话语应该具有全面、透彻、强势的特点,并具备解构西方话语对中国的主流叙述的能力。

西方对我们的攻击和舆论围剿,不仅是官方话语,也包括学术话语、大众话语、国际话语。所以我们要打组合拳,既有官方话语、学术话语,也有国际话语和大众话语。官方话语很重要,是我们在各方面问题上的定海神针,但光有官方话语是不够的,在交锋当中,一定要有原创性的东西,这样才能得到人家的尊重。

    2020年我国抗击新冠疫情取得很大的成功,这个成就极大地增强了我国人民的自信和自豪感。我们的年轻一代通过移动互联网了解全世界的动向,而且时时刻刻在进行比较,对照比较之下,西方神话不再,美国模式走下神坛。这对于我们沉着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应对美国发起的挑战非常重要。一方面,官方平台要发挥正式渠道的作用,同时非官方的或者半官方的平台,活动的余地可以更大一点,更加真实一点。不久前BBC播放了它对北京市民的采访,记者问店铺的小老板,你们现在生意恢复了吗?人家笑呵呵地说,比你们国家好多了。这话很真实,真实能够打动人。问那个女孩子,你们的生意怎么样?她说哪像你们国外,都乱跑。这个是真实的话,它能够打动人。

    构筑话语体系的前提,要对世界和中国有真实的把握。“一切在于国际比较”,只有了解世界,才能看清自身的好与不好,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不要有过多的条条框框,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当然其中有些激进的不理智的声音,但毕竟是少数。中华民族总体上是心平气和的、讲究“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民族。真实的东西老外是会感受到的。中国是一个文明型国家,

    中国治国理政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叫做民心向背,这是核心,是民心的概念。还有民意,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民意(Public opinion)就是舆论。西方现在的治国理政最大的困境就是舆论治国,这不行的,民心向背是人民整体的长远利益,所以治国一定要从民心的角度考虑。

    民意可能反映民心,也可能不反映民心。我们通过民主集中制,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能做出比较理性的决策。所以疫情很经典地反映出,谁更加相信科学?谁的决策更加理性?可以为我们的制度自信感到更多自豪。

    关于新疆问题,就是不陷进西方的话语陷阱,直接跳出去,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美国人把伊拉克搞乱,把阿富汗搞乱,把叙利亚搞乱,把也门搞乱,现在还想把我们新疆搞乱,把我们香港搞乱,这是不允许的。这个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在新疆经历过恐怖主义袭击之后,采取一些相对比较严厉的措施,在任何法治国家都是可以理解,也都是应该做的。过去整整三年,新疆没有出现过一起恐怖主义事件, 2019年新疆的游客是2亿人,是新疆历史最高的,这个成功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在整个伊斯兰文化主导的地区内,现在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现代化的国家,或者现代化的经济,但是新疆现在的经济已经比它周边的这些中亚的邻国要发达,有可能10年、15年左右,成为在伊斯兰影响比较大的区域内最发达的经济体。

 

让原创性的中国话语走向世界

原创性的中国话语走向社会,走向世界,用原创性的中国研究、中国话语,对西方的研究,然后再加上话语组合拳,这样的效果可能会好一点。让原创性的中国话语走向世界,这是我们最近这些年一直在做的工作。电视节目《这就是中国》,很大意义上是把原创性的中国话语推向整个社会。现在每年的收视率是1.5亿人次,这么多人看了这个节目之后,说过去不敢谈民主,现在可以谈了。人权过去不敢谈,现在可以谈了。中国共产党过去不敢谈,现在可以谈,大大方方地谈,产生了很好的效果。走向世界也是一样的,利用各种各样的平台,中国话语的软实力,西方会感受到的。



本文是作者在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近期召开的“国际交往体验及当下应对之我见”专题座谈会上的发言摘编。

* 张维为,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

相关阅读

张维为

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所长、瑞士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客座教授。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1年08期

总期号:268期

2021年07期

总期号:267期

2021年06期

总期号:2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