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2016年“春晚评论”舆情分析

源清智库 来源:2016年04期 2016.06.30 09:00:48
2016年2月7日,央视春晚在中央电视台等主要频道播出,如往年一样,春晚吐槽也随之而出。但是,今年春晚的吐槽和往年春晚的吐槽存在本质性差异,与以往草根段子手“找乐子”不同的是,今年的吐槽除了针对节目本身质量之外,更多的是将矛头直指春晚的政治性和意识形态:“史上最差春晚”“政治春晚”“严肃的颂功会”“歌舞版的新闻联播”等嘲讽与负面吐槽在微博、微信和知乎等媒体平台上掀起阵阵舆论热潮。

 

春晚播出之后

201627日,央视春晚在中央电视台等主要频道播出,如往年一样,春晚吐槽也随之而出。但是,今年春晚的吐槽和往年春晚的吐槽存在本质性差异,与以往草根段子手“找乐子”不同的是,今年的吐槽除了针对节目本身质量之外,更多的是将矛头直指春晚的政治性和意识形态:“史上最差春晚”“政治春晚”“严肃的颂功会”“歌舞版的新闻联播”等嘲讽与负面吐槽在微博、微信和知乎等媒体平台上掀起阵阵舆论热潮。

与此同时,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夸赞本届春晚贯穿“中国梦”的主题、弘扬了正能量的文章也陆续推出。春晚总导演吕逸涛在春晚播出的第二天,对本届春晚打一百分,并说:“我觉得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于是,对于今年春晚的评价走向了两个极端,舆论态度也迅速分化为批评派、力挺派和少量中立派,并呈现出民间舆论场一边倒吐槽和官方媒体一边倒点赞的分离态势,形成了“春晚评论”舆情。

舆情走势

根据源清智库舆情监测室的数据显示,从201628日至2016226日,共有涉及春晚评论的媒体报道724篇(不含媒体转载),微博5025条、论坛主帖515条(不含其他博友评论和互动讨论),微信公众号相关文章共有1011篇。

1  “春晚评论”舆情走势图(媒体+网络)

27日晚2000,央视猴年春晚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春到福来》刚播出,网友便开始在网络平台上吐槽该节目“歌功颂德”的内容。

之后,从主持人的串场到节目的内容来看,全场晚会是围绕着“中国梦”、“一带一路”等核心主题而展现,大家在网络吐槽的重点也转向了春晚与政治之间关系的讨论。一时间微博、微信、知乎等平台都异常活跃起来,评论、跟帖的内容多为批评、讽刺,除了常规性的吐槽,还有对中国意识形态管控的抱怨,认为本届春晚的政治性压倒了艺术性和观赏性。28日,央视等官方媒体以及春晚导演一边倒地称赞春晚的言论更加激起了网友的反感,评说的言辞也更加激烈。28日晚的新闻联播央视春晚好评如潮的报道播出后,又引发了网民和一些民间媒体对其数据真实性的怀疑,增加了网友不满的新热点。

28日到226日左右,关于春晚的讨论在各地媒体和网络上一直“高温”不降。

媒体舆论态度比较

屏幕快照 2016-03-09 下午2

2 媒体舆论态度比例分布图

 

态度一:批评春晚

议题1:讽刺春晚的政治性压倒了晚会的艺术性和娱乐性

从第一个节目《春到福来》开始,这一观点便开始在网友们的评论中发酵。知乎网友十八花生在问题《如何评价2016年央视春晚?》中回答道:(第一个节目)所有的词没有韵,也没有调,就是赤裸裸的国内新闻十大头条……。”这一回答得到了2042个赞。以清华大学校园公众号小五爷园文章《吐槽集中帖|观看春晚的你值得拥有》的精选留言为例,关于第一个节目就有关注者留言:“开场简直就是新闻联播……”“第一个节目真好,时政大联播哈哈”等。

针对整场晚会的报道舆论有:搜狐平台个人作者发表《只要坚持看春晚 2016没有过不去的槛》,极力讽刺春晚巧妙地避开了所有人想看的节目;一些媒体翻出2013年的一篇旧文《央视前副台长洪民生:政治毁了春晚》再次登出,通过此文中对过去春晚歌功颂德风气的批评,来喻指今年春晚;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在《政治仪式之外的春晚》中说,一方面,春晚这道“不可或缺的年夜饭”的民间仪式感已经大为削弱;另一方面,春晚被赋予的独有的软性权力平台,却持续造就了强劲的政治仪式感,强硬地宣传和灌输主旋律;台湾中华时报中文网的《央视春晚,文化屈居政治之下》也讽刺春晚用“文革”式的口号来向人们灌输主旋律。

微博网友@李蒙不蒙你在游迅网文章《猴年春晚很成功》中评论道“今年的春晚差的真是远远突破了底线,尽管多年不看春晚,每年还是会看看回放的部分节目,有个总体印象。今年春晚之差,实在是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年。可以说,已经彻底放弃了艺术性、观赏性!”

微信公众号@中国道路运输在线的《2016年猴年春晚网友评论 年年吐槽年年看》中,多数评论是批评春晚的政治性太强。微信网友@杲杲杲杲杲杲杲阿在搜狐的微信推送《吐槽比春晚还精彩!》中反话正说道:“我觉得,在一档严肃的政务宣传节目中插播歌舞是不合适的!(知乎问题“评价2016春晚被删)我就想问下连评论的权利我们都没有了吗?

    在知乎平台上,问题“如何评价2016年央视春晚?3780条回答, 其中得到最高的点赞数(2842条点赞)为张方的回答这届春晚办得跟十八大演讲似的,三观正的我都不敢中途上厕所,以免被人说政治不正确……看完之后感觉自己离中国梦又近了一步!

    可以看出,在这一议题上,网友们往往以反讽、戏谑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观点。

议题2:对官方媒体给予春晚以及总导演称赞和好评表示不满

春晚播出后,官方主流媒体也开始肯定和夸奖这场晚会。从大年初一开始,《新闻联播》开辟了“你我中国梦,全面建小康”的固定栏目来讨论春晚。其中大年初一、初二关于春晚的报道时间都长达15分钟,大年初三的报道长达5分钟。《人民日报》发表头版文章《央视春晚传递正能量》,评论《向着梦想进发》;新华社发了评论员文章《普天同庆演绎时代精彩》和《通信共筑中国梦携手再谱新华章》等;《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春晚:温暖的在家感 满满的获得感》等。

对此,其他媒体的反应是:FT中文网刊登先后刊登才让多吉《中国春晚:毁于傲慢》和叶檀的《从经济学角度谈春晚》等,叶檀一文开篇就说“辉煌的垃圾也是垃圾”,并从春晚的垄断谈到对市场经济改革的担忧,说春晚收视率不是刷金漆的理由,总导演打一百分的态度也是垄断机制下的傲慢表现,并由此生发到对社会产能过剩的担忧。游迅网的《猴年春晚很成功》,讽刺春晚不顺从民意,网友@四季轮回评论道:弘扬正能量我们需要点赞,本无可厚非,但对于春晚的质量我真的不敢恭维,看到媒体宣传今年春晚如何好,我曾一度怀疑自己的审美能力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搜狐网微信平台的《春晚好评率95%98%网友反对》(被删)中称,吕导演自评100分时, 98%的网友投了反对票。并说,大家都理解春晚不好办,导演不好当,可是如此高比例地唱反调,已经不是意见分歧而是绝对民意了。微信公众号@一点资讯《央视春晚,你的受众是谁》强调春晚受众不是政府领导而是14亿人民,抨击主流官方媒体一味给自己点赞的行为不得人心。

 

态度二:赞扬春晚大气磅礴,是一场真正的全民大联欢

议题1:贯穿了中国梦的主题,弘扬了正能量

如央视网,评价了今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称其在玩笑间传播了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在爆笑声中传递正能量。新华网的《各地观众话说猴年春晚:接地气聚人气鼓士气兴喜气》称春晚反映民心所向,思想性强,体现文化多样性,很接地气。荆楚网的《魅力春晚弘扬正能量》认为2016年春晚以你我中国梦、全面建小康为主题,努力实现东西南北中、全民大联欢,在真情、感人、欢乐、祥和的氛围中传递社会正能量,聚焦了年度大事,贯穿了中国梦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主题主线,在歌曲、情景剧、舞蹈、小品、杂技等各类艺术作品中,都充分地融入体现,可谓精彩纷呈。

新京报《春晚,和你聊一聊数字的“真相”》中报道,“据新华社电春晚播出期间,电视、网络、社交媒体等多终端多渠道,海内外收视与互动的观众总规模达10.33亿。

  其中,国内有6.9亿观众通过电视收看了晚会直播;有1.38亿观众在网络上收看了春晚直播;参与五福临门贺新春互动人数超过1.63亿;通过央视网在FacebookYouTube等多个海外社交平台收看晚会的观众总人数超过115万,参与互动的人数超过260万。

  据统计,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的409家电视机构使用了央视中、英、西、法、阿、俄6个国际频道的直播节目信号,其中394家全程转播,海外传播力度、覆盖广度创历年新高。此文用大数据说明大家对于春晚的参与度,获得92条转载。

议题2:肯定春晚的创意和亮点

如《人民日报》文章《央视春晚传递中国正能量》称晚会直播中通过央视网,创新使用全媒体传播方式,达到“大屏带小屏,一屏带多屏,多屏共振”的效果,以先进的互联网手段吸引年轻观众。光明网的《网络春晚:“互联网+文艺讲述中国故事》称晚会以互联网+”为主要形式依托,并完成了电视+”的新愿望,兼顾电视受众及网络受众群体,开创全民手机大联欢“APP送年货的先河,重新定义了大年夜的概念。《经济日报》的《魅力春晚文化盛宴》报道:每一年春晚都离不开宏大主题,今年更具大国风范。每一年春晚都彰显民族特色,今年尽显十足的“中国范儿。每一年春晚都努力创新表达,今年更凸显开拓精神。中国社会科学网在《今年春晚别样好——社科学者喜谈春晚》的系列访谈中梳理了春晚的亮点。《北京晨报》的《回看央视猴年春晚哪“带劲儿” 春晚不变是情怀》主题评论说:“始于1983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如今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在逐渐演化为文化风俗集萃和社会文化盛事的同时,近年也遇到一个不小的尴尬,就是网友各种各样的吐槽,寻根溯源,众口难调是春晚永远躲不过的课题。”

议题3:阐释目前舆论中的错误引导

如中国青年网《从经济学谈春晚究竟在谈什么》批评叶檀发表在FT中文网的文章《从经济学角度谈春晚》,认为此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叶檀剑锋所指,是央视春晚上的正能量。经济学角度解读的包装下,是意识形态斗争的本质。此文同时对网友的吐槽采取了一种豁达明智的评析:“春晚吐槽本身就是一种互动和欢乐。以吐槽来概括所有市场需求显然有所偏失。笔者身边多数朋友尤其长辈都对这台春晚赞誉有加:每个节目都饱含正能量,更加期待未来的生活。央视春晚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这是党对文艺战线提出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决定央视春晚前途命运的关键。这篇文章认为,叶檀一文看似谈经济,实际是对春晚正能量的攻击,是对弘扬中国精神的质疑,是对坚守中国道路的质疑。这绝不是一篇经济学小品,而是一篇意识形态檄文。

态度三:分析春晚吐槽舆论分化的原因

   议题1:梳理春晚吐槽的历史以及观众的变化

如《中国日报》转载腾讯娱乐《春晚三十三年:到底是它变了,还是我们变了?》,从春晚和观众两方的变化来解释大家对于春晚的评价呈两级态势的原因。未来网称,正因为有了春晚的存在,我们的春节才有了看点,正因为有了春晚,我们守候着才能集体吐槽。新浪新闻《我为何不吐槽央视春晚?》揭示了民间舆论场一边倒吐槽VS官方媒体一边倒点赞的现象,并作出原因分析:一是央视春晚太夺人眼球,众口难调是难免的;二来语言类节目整体疲软,长期脱离实际,脱离现实生活,看起来似乎取材于现实生活,实际上很多包袱都是为创作而创作,这种现象值得深思。

议题2:客观呈现春晚的亮点及不足

如四川在线发表《第4小时的春晚高潮不断 创新之处可圈可点》肯定春晚,但是结尾引用成都观众徐建永、邱玉清的话说:“今年春晚与往年春晚相比,其观赏性,娱乐性真还是要逊色一些。”与此同时,新浪娱乐等媒体只是摆出客观事实性的报道,并没有给予进一步的评价和分析。

舆情评析

    此次春晚评论中,舆论场呈现出明显的两级分化的状态。舆论态度中,一方是由背景各异的网友组成的“批评派”,由于近年来春晚吐槽几乎已和春晚一样,成了一些人在春节中约定俗成要做的事,犹如一件与春晚伴生的娱乐项目,加之短小篇幅、抓人眼球的吐槽本身就具有传播优势,可以体现出存在感,所以许多人乐此不疲,而今年裹挟着政治调侃的吐槽批评比往年更加声势浩大,似有一呼百应之势,也就不足为奇了。另一方是由央视和《人民日报》等传统官方媒体组成的“力挺派”,赞扬春晚贯穿了“中国梦”的主题,弘扬了正能量,但说话口吻和表达话语与网络中平民舆论的立场和网络语言截然不同,因此有如“鸡同鸭讲”,未能引发网络舆论场的共鸣。尤其是总导演吕逸涛对自己表现100分的绝对性评价,成为进一步激化网民吐槽和不满的催化剂,加速了舆论场呈现出对立态势。

虽然,春晚吐槽早就成为近年来的一种常态,但是今年春晚被说成“史上最差”“政治春晚”,并且引起巨大舆论反响这一现象背后仍值得深思。

210日,观察者网发表文化学者刘仰的文章《央视春晚好得很?糟得很?》,跳出了对春晚节目吐槽的肤浅争论,提升到对春晚文化方向感上去做出评价。他认为:“这年头,对于文艺工作者的吐槽往往被网络放大,他们想必也早有准备,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估计会被唾沫淹死。”“‘中国特色’实际上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我们在思想理论层面,对于中国现实的解释力完全不够。”“中共十八大以后明确要求从政治上端正立场。这个试图结束思想混乱的举动如今终于清晰地体现出来,我认为,这个方向感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必须肯定这一方向感。前几年,一些文艺工作者表态支持《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结果遭到舆论媒体的群殴,就是因为群殴者发现了中国重新树立思想标杆的意图。难道,因为这种痛骂和群殴,我们连明确这种方向感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因此,部分文艺工作者能够坚定立场,端正思想,不怕痛骂、亮明态度,我觉得就是一个值得肯定的进步。”

    2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后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坚持党性原则,最根本的是坚持党对新闻舆论工作的领导。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党的新闻舆论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做到爱党、护党、为党;都要增强看齐意识,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都要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把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变成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及时把人民群众创造的经验和面临的实际情况反映出来,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

    “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如果我们将央视猴年春晚体会成一台要领风气之先的实践之作,就可以增加了许多理解,明白了它的方向感,是对“娱乐至死”的一种反动。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今年的央视春晚在正确意识形态指导下表达手法上的乏力,内容落于空洞、形式过于直白、展现流于简单。既缺少“寓教于乐”的内敛,也鲜与观众喜怒哀乐的共鸣。网友们的吐糟点,并不是无的放矢,恰恰是在宏大叙事下不能接地气的软肋。这种主观方向感的正确与客观播出效果的背离现状,正如赵月枝教授所说:“这种分裂的情感和价值,某种角度是真实的,但在另外的角度,也是被知识精英和文化精英扩大化的。也就是说,这种分裂和分化,在对央视春晚进行评价的主流观众里面其实是更厉害的。”“从央视的做法中可以看到它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设立东西南北分会场,渲染‘全民大联欢’氛围等,但是这本身并没有改变春晚的生产体制,以及春晚的生产者与社会的脱节。”“不是说要不要国家角色的问题……关键在于权力的政治性质和导向,以及权力在什么样的层面和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发挥作用。”[1]

    而刘仰的文章更直白,也多了几分理解与宽容,他说:“当然,在方向感之下,我们的确可以讨论艺术表现手段,但我们也应该面对现实。当今中国,找一个手艺好的导演很难,找一个三观正的导演更难,找一个手艺好且三观正的导演更是难上加难。几十年来,在文艺市场化去政治导向的社会生态环境中,各类艺术院校在培养人才的时候,还有几个是按照《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标准来选拔、培养人才的?毛泽东说:“政治路线确定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过去把培养人才方向定为“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后来,这个标准早已被替换了。

恰如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葛兰西所言,文化领导权(hegemony)是建立在公民的常识和同意的基础上的,因此要找到与大众文化的咬合点(conjunctural points,意识形态是制造同意的艺术。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话语表达格外活跃,春晚遭到非议,再次凸显出新媒体时代增强主流媒体和文化产品政治传播能力的迫切。大家都在盼望新时期文艺英雄辈出的到来。

 

  (编辑  杨利红)                         



[1] 赵月枝、龚伟亮:《从“春晚”到“村晚”——兼谈农村的衰败叙事》“批判传播学”微信号2016-2-28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4-05月刊

总期号:276期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

2022年02期

总期号:2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