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连锁全球化”:脆弱性、竞争力和控制力的新来源

杨利红 来源: 2020.01.15 09:44:04

 

 

乔治• 华盛顿大学的学者亨利法瑞尔(Henry Farrell)和乔治城大学的亚伯拉罕• 纽曼(Abraham L. Newman)在2020 1/2 月的《外交事务》(ForeignAffairs)杂志上刊发了文章《全球化的链条:为何此时脱钩为时已晚》(Chainedto Globalization: Why It’s Too Late toDecouple),阐述了在新的全球化时代各国面临的新挑战。

“连锁全球化”的新挑战

 

1999 年,《世界是平的》一书的作者托马斯• 弗里德曼(ThomasFriedman)宣称,冷战地缘政治体系已消亡,和谐时代即将到来,各国将主要担忧如何管理市场力量,而不是彼此压制。他认为这个世界“已经从以墙壁为核心的系统变成了以网络为核心的系统”。尽管弗里德曼成功预言了全球化时代的全面到来,但对世界未来的预言并不准确。各国政府和企业并没有因为全球化而得到解放,反而被纠缠其中。

随着数字网络、资金流和供应链遍及全球,各国(尤其是美国)开始将它们作为相互羁绊的一张大网。如今,美国国家安全局潜伏在互联网的联结中心,进行各种监听活动。美国财政部使用国际金融系统惩罚那些所谓的“流氓国家”和不听指挥的金融机构。为了与中国进行贸易战,华盛顿针对全球供应链中的薄弱环节,将其大型企业和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手脚都捆住。简而言之,全球化不再是解放的力量,而是脆弱性、竞争力和控制力的新来源。网络已经成为新型的枷锁,而不再是通往自由的路径。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的一切证明了在经济上相互依赖产生的风险,各国都已认识到、并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中国和美国这样体量的国家已经深陷其中,无法做到在不造成混乱的前提下实现相互分离或“脱钩”,也不能将世界分裂成各自与世隔绝的个体。尽管相互之间的联系会带来风险,但是各国还将维系这种联系,从而开创所谓的“连锁全球化”(chainedglobalization)的新时代。在这个背景下,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的同时也将产生相互束缚的作用。冷战期间,西方和前苏联阵营两个经济体系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点,因此也几乎没有任何可供发生经济胁迫的机会。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大国已经陷入了难以预测的金融、贸易和信息网络中,从而增加了引发危险冲突的可能和发生高风险事件的几率。

接受和理解“连锁全球化”的现实是减少这些风险的第一步。政策制定者不能执着于自我隔离、或对良性整合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既然各国之间相互联系和制约的纽带无法打破,那么就必须学会如何掌控它们。

如何与全球化形成的网络共生

 

几十年来,舆论一直将全球化理解为是市场自由的自然延伸。但事实证明,即使全球化本身也将引发新的冲突。随着世界经济和信息网络的扩展,这些网络在单一控制点上形成枢纽,一些国家试图将这些枢纽作为武器来对付竞争对手。最早进行这种功能转换的网络之一是支持国际金融交易的系统。在1970 年代,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简称SWIFT)网络使全球各国银行之间进行交易的路径变得更加容易,而美元清算系统让这些银行能够应对以美元计价的大量资金流。而一旦银行和个人用户都接受了这种新的传递系统,国际间的交易就更加依赖美元,从而使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获得更多的杠杆作用。接下来是国际供应链。在20世纪80 年代和90 年代,苹果等专利企业开始将生产外包给富士康这样的制造企业,从而建立了承载着数十甚至数百家供应商的供应链。然后,在本世纪的前十年,云计算开始将互联网的关键功能都集中在由亚马逊和微软等少数大公司运营的系统当中。就这样,资金、商品和信息都通过某些重要的经济枢纽进行传递。一些特权大国则掌控着这些枢纽中心,从而有机会排斥或监控其他经济体。

9 • 11 事件之后,美国财政部利用全球对美元的依赖性,将全球金融体系转变为一种长臂控制机制,冻结对手的账户,并利用制裁威胁银行以实现其目标。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利用某些电信提供商的网络,通过秘密程序来将互联网转变为监视全球的工具。自2018年以来,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时就一直在利用美元清算系统,以限制伊朗获得全球金融资源的机会,并威胁要制裁与伊朗有业务往来的欧洲公司。欧洲各国政府普遍担心,这些措施是美国进行更广泛胁迫的序幕。一些欧洲决策者正在考虑如何对此进行防御。一种选择是,如果某些美国公司要遵循美国政府的制裁措施,从而损害欧盟成员国的利益,那么欧盟将会撤回这些美国公司在欧盟的经营权,使美国与欧洲的经济关系受到损害。

在这种情况下,错误决策可能会引发升级螺旋式上升,相互猜疑可能会引发敌对情绪。因此,各国采取措施规避这种风险也就不足为奇了。比如,中国正在向本土半导体产业投入资源,以保护其免受美国的威胁。韩国试图建立自己的化学产业,以减轻该环节对日本的依赖。同时,俄罗斯已着手创建所谓的“主权互联网”,防止外国力量通过互联网对俄罗斯进行干预。实际上,只有在少数地区或者个别领域,可能会产生一定程度的“绝缘”效果。各国政府都会意识到,重蹈全球化出现之前那样相对独立的国民经济是不可能的。毕竟,今天各国不仅仅是在利用全球的金融系统、制造供应链和信息网络,并且高度依赖它们。

文章指出,美国必须学会与全球网络共生,而不是退出全球网络。美国政府必须意识到,强势将其竞争对手困在美国主导的金融和信息系统中可能会引起反弹,从而鼓励其他国家将美国与自身的联系切断,以摆脱美国的控制。而世界各国都应当努力让自己的决策更加透明,更具可预测性。

                              (编辑  宋斌斌)

 

相关阅读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0年2-3合刊

总期号:251期

2020年05期

总期号:253期

2020年04期

总期号:2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