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刊
分享:

东莞扫黄事件舆情分析

源清智库 来源:《经济导刊》2014年04期 2014.04.05 21:35:18
这次南方的媒体和广东发布等力挺东莞阵营的齐声呐喊,更像一个媒体化的政党在行动。作为执政党代言人的传统中央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优势受到极大挑战,新兴媒体已经成为国内对执政党不满的利益集团所把持的优势资源。此类媒体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有着明确的政治目标和成熟的营销策略。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屏蔽什么、不屏蔽什么,删什么帖、不删什么帖,在微博里重点推荐谁、封杀谁,来制造民意、引导舆论,营造政治氛围,甚至通过与某些舆情编写部门紧密合作,有选择、有议程地呈报“舆情报告”和“舆情排名”,影响高层决策部门。

201429日,央视对东莞多个娱乐场所涉黄进行暗访报道。同一天,东莞迅速部署全市统一查处行动,广东警方也以雷霆之势掀起为期3个月的全省扫黄专项行动。截至21213时,全省公安机关共清查各类娱乐服务场所18372间次,共查处涉黄场所187间,抓获涉黄违法嫌疑人员920人,刑拘121人、行政拘留364人,停业整顿歌舞娱乐场所38间,桑拿按摩场所156间。

扫黄行动如火如荼,舆论场则更喧嚣沸腾。继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产业之后,以一些“网络大V”及南方都市报评论、广东发布为阵营,微博舆论场掀起了反央视、挺东莞的言论战。尔后,《人民日报》连发四篇社论予以反驳,舆情陷入对峙和激辩。关于央视及其背后公权力的讨论,甚至超过对扫黄打非本身的关注度,议题出现明显漂移。

本次事件中,一方面微博等社交媒体的舆论动员力和对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力更为凸显,另一方面舆论场阵营分化加剧、舆论博弈更为激烈。本文从舆论阵营分析和微博热点分析入手,通过东莞事件案例,捕捉并探讨当下舆论场的发展趋势和微妙变化。有名人称东莞扫黄“目的是救党”,此结论透露出的关键信息是,这次南方的媒体和广东发布等力挺东莞阵营的齐声呐喊,更像一个媒体化的政党在行动。

舆情脉络分析

据有关数据统计,从201429日至225日,共有涉及东莞扫黄事件的相关新闻10706篇(含新闻网站转载),论坛主帖10921则,博客文章4680篇,微博主帖832943条(不含其它博友评论和互动讨论)。

舆情可以分为:爆发期(29-210日)、发展期(211-213日)、高潮期(214-217日)、回落期(218-225日)。

媒体舆情脉络

2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焦点访谈》等多档栏目曝光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该报道引动了舆情爆发。210日,新华网、中国新闻网等主流媒体跟进报道东莞扫黄举措,舆情热度迅速飙升。

舆情发展期。参与媒体数量持续增多,观点鲜明的评论文章层出不穷,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是非界限岂能模糊》、环球时报的文章《骂央视,反主流,这种乐子莫成瘾》、光明网的评论《东莞扫黄,关键是反腐》、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大V不该为“东莞色情”选边站》等,均将矛头对准南方报系与网络大V,舆情进一步发酵。

舆情高潮期。214日新华社发表东莞公安局长被免职的通稿,东莞市委对扫黄工作不力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随后,216日当地媒体《东莞日报》刊登4名镇党委书记的公开道歉书,人民日报发表第四篇评论《治理责任不可含混》。媒体对东莞色情业背后的“保护伞”的揣测与打探成了高潮期的主基调。

舆情回落期。全国各地的扫黄行动分散了媒体对东莞的集中关注,评论转向对东莞扫黄后经济发展的讨论。在此期间,218日,东莞召开娱乐服务行业专项整治工作会议;221日,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对东莞扫黄遭非议进行表态、力挺主流媒体的政治责任;222日,东莞一副市长声称“扫黄后若经济上不去将留笑柄”等均引发媒体小幅关注,但整体呈回落态势。

网络舆情脉络

舆情爆发期。 29日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起,网络舆论场就掀起不小的波澜,网络大V“作业本”、“五岳散人”、徐昕、李银河、罗永浩及南方都市报评论、广东发布等连夜发出抨击央视的言论,炮制煽情口号“东莞挺住”、“东莞不哭”、“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等,一时间“东莞挺住”成为微博上的热门话题,与主流媒体舆论场形成对峙格局。

舆情发展期。网络舆论场关注话题逐渐深入与分散,观点趋向多元。如四月社区的帖文《“东莞挺住”不过是南都“绝望的呐喊”》,凯迪社区的帖文《东莞扫黄:“太子辉”梁耀辉好日子到头了?》、《央视对东莞的色情业报道是否客观公正?》,中华网社区的帖文《梁石川:拿东莞扫黄替卖淫者脱罪或是伪命题》,共识网的博文《胡赛萌:央视曝光东莞涉黄背后的权力博弈》,网名为“钞太平”的博文《东莞事件的舆论立场分析》等,各种观点的碰撞,网络舆论场活跃度继续攀升。

舆情高潮期。广东对东莞扫黄不力人员的问责成为网络讨论的焦点。面对汹涌质疑,网民将当地政府部门免职东莞公安局长这一行为解读为对中央的初步交代。对此,独立学者司马南提出,“必须追究东莞泛黄的主要领导者责任”,西祠胡同的帖文《严小康何以当上东莞局长?》将矛头指向广东省领导。与此同时,对央视的批评声音并没有停止,如网民“王东Money”在微博上发起“央视、东莞你支持谁”的投票,将舆论的对立与分裂进一步直观化。

舆情回落期。由于没有新的爆料与发现,网络舆论场的话题转移到如京津冀持续雾霾、中央反腐新进展等其他领域,舆论热度日渐回落到平稳水平。在此期间,网民对色情行业该不该合法化的讨论仍有余音。

综上,在舆情爆发期,央视报道为网络关注设置议程,但网络大V和南方报系发出“东莞挺住”的声音,又引发了以央视、人民日报为首的中央主流媒体针锋相对地回应反击。在两大阵营胶着对峙下,舆情进入发展期,观点碰撞激烈,甚至从扫黄打非主议题偏离到媒体责任、新闻伦理、权力庇护等次生议题。

随着地方官员被免职和发出道歉信,舆情关注度在走向高潮的同时,也逐渐向理性讨论回归,各地扫黄打非行动渐次出现,中央以扫黄来反腐的决心和行动力愈发显现,舆论平稳回落。此次舆论事件,并没有明显的潜伏期,但纵观八项规定、扫除“四风”到近期整治政法腐败,东莞扫黄事件的发生并不偶然。

此事件再次表现出,在媒体时代,网络舆论更容易聚焦、瞬间点燃、集中爆发;社会舆论泛政治化特点愈发明显,舆论场分裂已经从暗处走向明处。除央视等中央主流媒体和南方报系明显对峙外,商业媒体开始站位,地方媒体或暧昧不清或前后矛盾,舆论场博弈恐将愈发激烈,网民对央视等中央主流媒体报道风格的习惯性反感将成为博弈的软肋。

舆论阵营分析

话题一:“东莞挺住”与“挺央视”的辩论

围绕央视报道的激辩在三大观点阵营中最为突出。这一阵营辩论的焦点并不在卖淫嫖娼是否合理合法,而在于对中国的所谓“公权力”的质疑。在时下网络许多问题的辩论中,几乎都可以按照质疑或支持“公权力”的标准分为正方和反方。

@作业本和@徐昕为代表的一些大V发文称,“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东莞挺住!东莞不哭!今天,我们都是东莞人!”短时间内便获得上万转发量,引发舆论高潮。

《南方都市报》评论官方微博@南都评论也发文:“东莞挺住!舆论对央视暗访东莞色情业的揶揄和反弹,不仅是对报道本身的不满,更是对权力僭越要管住公民下半身的恐惧的本能反应。”

@五岳散人发表博文对央视的报道表示不满:“做小姐的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我哪怕要曝光此事,也只会找背后的原因,不会用猎奇的手法拍下她们跳艳舞的镜头哗众取宠。一个掌控着巨大媒体资源的机构,它的使命绝对不该是如此做新闻。”

212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骂央视,反主流,这种乐子莫成瘾》之后,@五岳散人又发表博文,赤裸裸地对央视进行调侃:“央视代表中国主流社会?那就是说中国是城乡结合部更年期女性为主流的国家了?”

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广东发布”,210日起持续挂着“东莞挺住”的内容。“东莞你好,不要害怕嘲笑”,“东莞你好,不要害怕诋毁,请告诉他,因为挚爱,我们不会出卖灵魂”等,被认为是对央视的直接反击。

除去微博上的言论,平面媒体中《新京报》社论《东莞“扫黄”重点不在“小姐”》也隐晦地批评央视“找错了重点”:“杜绝色情业泛滥,关键不在于抓了多少‘小姐’,关了多少经营场所,而在于当地是否依法打击这个产业背后的犯罪,铲除背后的权力‘保护伞’。”“如果司法机关和媒体老是不能找到真正的重点所在,无疑就是对这个产业的变相纵容。”

此外,外媒对大V与央视的PK也颇为关注。《新京报》在微信的电脑版“爱微帮”上发表的文章《外媒评“东莞扫黄”》中提到:《华尔街日报》调侃说,央视“曝光”无疑是为东莞做了一次免费宣传。《纽约时报》则指出,东莞的性产业有目共睹,央视的偷拍式“曝光”很荒唐。

另一方面,从213日到16日,《人民日报》连续4天刊发署名“钟新文”的系列评论文章,分别从是非界限、文明底线、媒体责任和治理责任等方面,表达对“东莞扫黄风波”及其引发的舆论波澜的思考。

218日,《北京青年报》发表评论《对东莞扫黄唱反调有违公序良俗》,支持央视,“央视等媒体曝光东莞色情业泛滥,可谓扫污浊、扬正气,从大处说可利国利民,往小处说也可重塑一地的良好秩序,在微博上有少数人嗤之以鼻,甚至故意唱反调,真是可叹更可笑,可悲复可鄙。”

《法制日报》的《东莞扫黄为何被搅变味》以及《光明日报》的《东莞需要“挺住”什么?》则批评一些网络大V哗众取宠、一些网民跟风起哄的行为,指出“东莞需要‘挺住’的是城市精神,更应该‘挺住’基本的道德和良知。”

话题二:色情业合法化的辩论

围绕色情业合法化的争论由来已久,此次东莞扫黄事件之后又再度复燃。网上一些大V借此宣传合法化的好处,但普通网民大多数反对色情业合法化。

@文史女教师发表微博称:“政府为什么不正大光明承认性产业合法化呢?这样做好处有三:一是可增加财政税收;二是定期检查性工作者的健康,防止一些疾病的流传;三是杜绝相关部门的灰色收入。”

灰鸽子会肥在果壳网上发表日志《想哪儿写哪儿》,提出卖淫的行为不可能完全消失,而扫黄动用的社会成本和警力成本太高,不可能持久,如果只是把色情中心从东莞赶到其他地方,意义何在?

以上是支持色情业合法化声音的几条典型观点;对此,新华网评《重拳扫黄也要清扫某些人思想上的“黄流”》反驳道,“这种思想观念无疑是荒谬的,也是极其危险的。”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吕新雨在微博上评论称:“性的市场自由被等同于性自由,是东莞被挺的原因。事实上,性交易中女性被剥削与欺凌,甚至制度性人口贩卖与强制的伴生,从来就无法依靠自由市场来解决,而是相反。”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也参与进来,其官方微博发文称:“性工作者和所有人一样应当享有选择自己工作的权利,不应当因为工作选择而受到歧视和侮辱性的对待。”关于性工作者的社会问题,本来存在争议,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选在29日晚上发出这一论断,让人怀疑其批评指向。

作家@宝中堂创作了一个生动的小故事反驳@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想象一个未来世界,17岁的女儿要买一个iphone10s手机,没有钱问父母要,父母不给,女儿就去已经合法的院子里卖淫,不,进行性工作的打工。父亲知道后,大怒下打了女儿一记耳光,女儿找到了媒体,搬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条例,对父亲进行了深刻的普法教育,要他尊重女儿的人权,最后父亲因为家暴被捕。”

作家陈希我发表博文《嫖娼的政治学》,从政治的角度解读此次扫黄行动,认为谁掌握着政治权力,谁就拥有性的特权。建议“如果确实要彰显法制精神,那么该杜绝的应该是高档的卖淫场所,而不妨保留底层民众的嫖娼空间。”

对此,《环球时报》社评《合法化,中国色情业决走不到的彼岸》指出,“广东扫黄是一个重大信号,它意味着中国始于2010年的大规模扫黄运动并没有中断,色情业从非法向半合法灰色地带过渡的通道仍被牢牢堵死,卖淫嫖娼活动在中国继续具有高风险。”

话题三:东莞模式及未来发展的辩论

随着扫黄行动的推进,舆论渐趋平稳,讨论的重心转移到东莞城市的未来发展上。在这一话题上,阵营分化没有前两个话题那么明显,报道基本都围绕东莞转型与产业升级进行,但有些媒体有意无意地强调“扫黄”给东莞带来的经济上的损失,而另外一些媒体则反驳这种说法。

《新京报》文章《东莞涉黄业发展史:95年前后出名 97年渐成“性都”》提到,文化专家吴祚来曾撰文建议引进法国“红磨坊”发展模式,将东莞改造成有中国地方特色的情色之都。东莞应该发展的不是色情产业,而是情色文化。

财经网转载大公网的文章《东莞扫黄致色情产业链断裂 20万人另谋生计》,称“东莞居民对当局严打地下色情业‘喜忧参半’。东莞色情业直接和间接至少提供20万个工作岗位。有部分商家担忧色情产业链断裂,影响生计。”

211日香港《新报》发表报道《反腐必须扫黄 东莞经济另寻活路》称,“尽管很多网民都认为,扫黄的副作用并不小,对经济和民生有重大的影响,但大方向是值得支持的,因为反贪腐是大工程。但是,东莞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始终还是要解决的。中央政府和广东省如何救活东莞,减少当地居民的民怨,也是当务之急。”

《环球时报》对所谓东莞扫黄导致巨大经济损失予以驳斥,报道《外媒关注东莞扫黄风暴:负面形象将使其引资更困难》中,记者就“扫黄给东莞带来经济损失达500亿元”这一说法采访东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得到“这一说法完全不靠谱”的回应。文中还引用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郑梓桢的话称,“不能说这么大的城市是靠色情事业支撑的,那是对东莞改革开放30多年成绩的否定。”

《华夏时报》221日的报道《东莞:痛并迷惘着色情产业链突然断裂》也认为扫黄影响经济发展和“反腐影响经济”的论断同样经不起推敲,“除去肿瘤的世界工厂更健康”。荆楚网的文章《“莞式服务”不能成为东莞的内涵》则提醒相关部门,长久致富之路怎么走要想清楚。

美国《侨报》211日载文《东莞该挺住什么?》指出:色情业这种灰色产业在东莞发达的背后,是东莞模式的衰落。以吸引外资和制造业起家的东莞经济,近些年来面临着人力成本上升、技术人才短缺之困。东莞色情业的此番整顿,舆论应该讨论的是像东莞这样的城市及其产业如何升级转型,服务业如何创新而高端,更关乎中国发展。

微博热点分析

本次事件中,微博成为舆情发酵、升级、观点激辩的主战场。有鉴于此,课题组应用XGOT的微博数据挖掘工具,对微博热点予以发现和梳理。

蒲公英图(图5)揭示出本事件中最为活跃的微博聚集热点及其推动力量。其中,蓝色实心圆代表舆论风暴中心,由此生发的红色实心圆代表引发活跃转发和评论的微博。被蓝色圈住的为媒体微博原创,被紫色圈住的为大V微博原创,被绿色圈住的为政府微博原创,被紫色圈住的为企业微博原创。红色实心圆周边的绿色实心圆均为与之互动的其他微博博主。

由图5可见,在东莞扫黄事件中,产生较大微博影响力的,为媒体原创微博;但是,央视、人民日报等中央主流媒体原创微博,互动的以普通网民为主,头条新闻、南方报系等商业媒体原创微博,则相对有更多的网络大V起到关键性的二次传播作用。

2显示出在东莞扫黄舆情中,最活跃的5个微博。排在第一的东莞官方微博“莞香花开”在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后,14:00发出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东莞下了场不小的雨”引爆舆论。排在第二位的是央视新闻,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产业也成为微博交锋最突出的话题。人民日报从213日到16日,连续4天刊发署名“钟新文”的系列评论文章,分别从是非界限、文明底线、媒体责任和治理责任等方面,表达对“东莞扫黄风波”及其引发的舆论波澜的思考。大V“于建嵘”217 11:53就“东莞扫黄”分析当下形势,称“上在集权,有意治乱反腐,目的是救党;政界大佬各有利益和顾忌,观望为主”挤进了微博排行的前五。

点评与反思

在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泛滥后,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广东发布”立即推出“东莞你好”,其用意究竟如何?不得而知。而广东媒体《南方都市报》官方微博“@南都评论”发文《东莞挺住!》,直接指责“东莞扫黄”,各路“大V”公知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蜂拥而出,异口同声地反扑央视,“东莞挺住”、“东莞不哭”、“今天,我们都是东莞人”、“平安东莞”、“天佑东莞”这些看似熟悉而又陌生的口号弥漫整个网络空间,令人联想到2008年汶川地震时,“汶川挺住”、“汶川不哭”等通过央视等主流媒体的传播、已经耳熟能详的口号。时过境迁,而今网络上的一些意见领袖使用央视的表达方式来反对央视,“央视无情人间有爱、天堂里没有央视”,这些表面上看是对央视报道的不满,实际上反映了中国的政治生态和舆论环境已经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舆论是很容易被持有优势媒体资源的利益集团操纵的,政党化媒体为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服务,操纵舆论。以“东莞事件”为例,央视的报道究竟多大程度上受到了网民的关注?支持和反对央视报道的人比例各有多少?支持和反对那些咒骂央视的公知的比例有多少?网络平台提供商可通过删帖、封帖、置顶、推荐等方式影响舆论的比例和方向,在“东莞事件”发生后,打开某微博平台,话题榜第一的就是“东莞挺住”,满屏看到的都是咒骂央视和支持东莞的声音,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民意”?在《南方都市报》官方微博“南都评论”发布了《东莞挺住》的微博后,跟帖中出现了大量的普通网民反对的声音,但很快被删除。

有大V称东莞扫黄“目的是救党”的结论透露出的关键信息是,这次南方的媒体和广东发布等力挺东莞阵营的齐声呐喊,更像一个媒体化的政党在行动。作为执政党代言人的传统中央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优势受到极大挑战,新兴媒体已经成为国内对执政党不满的利益集团所把持的优势资源,这些集团可以利用每天发生的任何一件事,进行舆论动员、社会动员、政治动员,其手法之娴熟,渠道之畅通,网络平台阵地就好似其家园一样。如果政策许可或治理松弛,聚集在某些媒体周围的经济、社会力量形成独立政治势力的可能性很大。此类媒体在中国政治生活中扮演着不可小觑的角色,已经成为影响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最大变数。

此类媒体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有着明确的政治目标和成熟的营销策略。很多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通过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通过屏蔽什么、不屏蔽什么,删什么帖、不删什么帖,在微博里重点推荐谁、封杀谁,来制造民意、引导舆论,营造政治氛围,甚至通过与某些舆情编写部门紧密合作,有选择、有议程地呈报“舆情报告”和“舆情排名”,影响高层决策部门。网民和大众并不清楚某些大众性媒体的政治意图,结果在诸如东莞扫黄和乙肝疫苗等舆论事件中,民意被绑架。本来作为政党与群众联系纽带的媒体集团演变成了议程设置者、甚至政治动员者和组织者。正如麦克奈尔说,“今日的政治已经进入媒介化时代,倘若不能正视媒介在政治过程的角色,将不能了解政治活动的真相。”

 

热门话题

关注医改,没有健康哪有小康

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疗改革,明确医改的目的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

查看更多

新常态下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

2015年4月22日,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牵头,邀请行业内部分重点企业领导人和管理部门&...

查看更多

>

2022年03期

总期号:275期

2022年02期

总期号:274期

2022年01期

总期号:273期